頭等風光           2011 11             Metropop
 
 
 
每當我坐東鐵去羅湖經過上水站,總有一大群看來一點也不像會坐頭等的人一湧而入頭等車廂,或許我應該把「不像會坐頭等」寫得婉轉些、隱誨些,免得被他人扣我帽子,說我勢利看不起人,但還是爽快些清心直說好了;他們額頭確是鑿著「水貨客」三個字。
 
 
上水站月台頭等車廂入口經常有職員把守,所以這些水貨男女必然是付足全費,不存在欺詐成分。他們拿著大包小包及必備的手拉車湧入車廂後就馬上各就各位分頭進行一連串可能是走水貨必經的工序,包括用極迅速和純熟的手法重新分配、整理及包裝貨物,更見過有個男的摺高褲腳,用包裝膠紙把一些類似電腦板手機板環繞小纏貼,這可超越走水貨而是走私了!香港人真的要鋌而走險至此?不過這些大概都是屬「輕量級」走私,捉到了可能是罰款了事,不致判極刑吧?
 
 
這群不速之客不由分說把頭等車廂當做包裝散貨工場當然令到車內的乘客特別是外國人驚訝不已,他們肆無忌憚的聲浪(包括「正經事」如落柯打、交換過關貼士,或在說笑、打牙較),也叫人搖頭,雖然聲浪不是水貨客的「獨家」,同時在頭等,那群來港購物的國內新貴,他們的聲浪也不容忽視,然而國內人士的高聲是在閒話家常,而水貨客的聲浪,可能是我想多了,當中是流露出求生必須的逼切性,和闖關前那份焦慮的投射。
 
 
在羅湖下車後,如人有三急要大解那幾乎是不可能,廁所內每一格都像給人長期佔用,而裡面經常傳出拉膠紙撕膠紙的聲音,車廂內他們用膠貼電腦板,鎖在廁格內他們貼甚麼?唉,或許他們確是有著焦慮的原因,當然我希望也是想多了。
 
 
不過我始終想不通為甚麼這些水貨客(起碼其中一部分吧)會付高些票價選擇坐頭等?相信舒適的環境絕非他們的考慮,剩下唯一的解釋就是有更多的空間給他們作最後準備,亦有可能車資是他們幕後摣弗人付的,難得這些摣弗人也顧及員工們的工作環境。
 
看到香港人無論在甚麼環境下仍然努力地活著,我是滿懷著敬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