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娟娟﹐美是你的命運 () —— 李志超         1986 1 月      號 外
 
…… 接上文
 
 
                                                                                                              攝影:李志超
 
Part 2 - 美的使者
如果年齡是女人的秘密﹐娟娟的秘密不是她的年齡﹐從她當台灣模特兒到台灣退休﹐到結婚﹐到離婚﹐到今天重頭開始!這是她的命運﹐娟娟走去找王亭之看相。
 
「王亭之怎樣說你?」
 
「王亭之說我也差不多吧﹐我覺得很準確﹐就是前幾年的事情總不如意﹐心情壞﹐我記得那天﹐一早答應了電視台下午回去錄映時裝的部份﹐車撻不著火﹐於是我上樓找我的丈夫幫忙﹐他竟然床邊和另一個女人講電話。」婚姻完了!
 
                                                   楊凡鏡頭下的劉娟娟和張天愛
 
娟娟的命運就是這樣﹐ 27 歲結婚﹐ 28 歲生孩子﹐跟丈夫從台灣搬到香港來﹐一天在海運商場逛公司﹐碰上了貿易發展局的 Doris Ng 邀請她復出。
 
「我本來早已退休。」
 
第一次復出﹐把她扭轉成為一個國際模特兒!北京的 Pierre Cardin 時裝表演、巴黎的 Givenchy、日本的 Junko ……時裝界的的浮華盡在她腳下。大概是這麼多年做國際名模的經驗累積關係﹐娟娟變成一個適應能力很強的女人﹐最近替楊凡做「玫瑰的故事」造型指導時﹐她才知道這麼多年來﹐她真的累了。
 
楊凡那天模仿她的表情說:「大清早六時她一走走進大門﹐四週看看﹐說『樣樣都靚啦!』然後 bom 的一聲﹐掉在房間的地板睡著了。」這麼容易就睡著了。
 
                                                                             楊凡的另一構圖,劉娟娟 (中),張天愛 (右)
 
「我在德國做 show 的時候﹐白天綵排﹐晚上其他人去 disco只有我選擇回房睡覺。不能不睡呀!」
 
娟娟也見過許多自暴自棄的模特兒。
 
「一年在英國看見一個女孩子﹐十七、八歲像仙女一樣﹐後來到了香港時已經殘了﹐因為她變了 drug addict我還是她走之前才認出了她﹐就是以前那個小公主。她知道我認識的人多﹐走上來托我找一點drug給她﹐否則第二天她幹不下去了﹐我幾經辛苦幫了她﹐朋友都罵我﹐她第二天就走了﹐這個幫忙我其實是不應該幫的﹐可是我又不忍心。」
 
娟娟在模特兒行業有她得天獨厚的地方﹐她有五呎九吋高﹐到國外時裝表演她也可以「冒出頭來」﹐不過身邊走過的隨時是一個她剛出道時候那個年齡的小女孩﹐記者訪問:「你今年多少歲?」她想:「不如說卄八歲!」她身旁的女伴說:「她卄三歲呀!」
 
                                                            攝影:李志超
 
她其實站在舞台上心裏畢竟有點負荷﹐畢竟你的命運和她們不同。
 
「如果我生遲十年 ……」娟娟說﹐那麼一切會是 right time right place
 
十七、八歲那一年﹐娟娟還在工商學校唸書﹐她說自己並不喜歡唸書﹐在朋友的報名和慫恿下出現在「中國小姐選美」的舞台上﹐她長得特別高﹐台大的時裝表演她也去客串一兩次﹐算是個半職業模特兒。之後﹐台視開始廣播﹐娟娟就在電視台螢幕前的婦女節目正式做起架子來了。另外一些時間她還在一間會計行工作﹐當日本一間叫東麗特多龍的服裝公司跑過來台灣找一群模特兒來訓練時看上了娟娟﹐決定把她栽培訓練。訓練完畢﹐和另外五六個女孩子準備好先到日本亮相。娟娟還學了幾句日本話例如「你真漂亮」之類。出發前娟娟父親怒罵:「你去了﹐不要回來跟我姓!」娟娟去日本不成﹐結果在父親的催促下﹐她和一個工程師結婚﹐她對結婚無熱烈的渴望﹐剛好有人追她﹐就結婚吧!她的丈夫是個在台灣讀書的越南華僑﹐後來獲派來香港工作﹐娟娟便退出了模特兒行業﹐算是嫁雞隨雞。
 
                                                                                                             攝影:李志超
 
「可能是那時候我不是很想結婚﹐父親叫我結婚﹐我就為他結婚。可是後來我真的想一個家﹐有一趟我到巴黎做時裝表演﹐我丈夫追過來說不要我做﹐我就立即取消了合同跟他回香港。Vogue 找過我拍封面﹐ Gucci 找我做 house model我一次又一次的拒絕﹐我說我不是找成名﹐我得顧著家裏的事。」
 
不過有些時候﹐你不想要的東西﹐卻自然地來﹐你才開始認真地想想留住它的時候﹐卻留不住了。「我其實很羨慕人家做少奶奶。」娟娟說。「但現在自己一個人﹐只得讓自己重頭開始!」
 
「我做什麼好呢?」她問自己。她是一個不想有事業的人﹐無野心﹐「有人勸我開餐館﹐我想開了館只能看生意﹐我要自己 chop 自己 clean自己弄出來的菜才滿意。」娟娟其實是一個很母性的女人。
 
她愛煮中國菜﹐她是安徽人﹐上海菜是她拿手﹐她覺得燒菜烹飪時種樂趣﹐以前的一大群人在高文安家裏宴客她就自動請纓做菜﹐吃畢了﹐ Stella Wong 就爭著幫忙洗碗。
 
「或者我可以開一間服裝店﹐許多設計家都願意把label賣給我﹐但這筆投資太大了。」其實我覺得這個選擇是最屬於她的﹐因為她從小喜歡自己縫衣服自己穿﹐到現在還一樣﹐除了稍偏愛的 Armani Issey Miyaki 之外﹐她跑上荷里活道的故衣店找了一件古老結婚的緞子旗袍﹐親手改做晚禮服。
 
她喜歡穿黑色﹐披一件斗縫﹐眼睛下有一滴淚光﹐像法國的 Pierrot 的美﹐那種美是很遙遠的在光影以外的美。
 
                                        Pierrot
 
娟娟的生命力正是如此﹐她對美麗事物的一點執迷﹐令她過活過得有意義。
 
「如今開了自己的模特兒學校﹐真心想灌輸美的概念給那群有潛質的女孩子﹐教她們如何扮靚。」十月的時候她又率領一群女孩子上北京做日本設計師 Junko 的服裝展覽﹐又上中央電視台「美的使者」節目﹐又有人邀她留在上面幫北京的女孩子扮靚﹐娟娟寧願把這個使命感放在香港。
 
娟娟是獨具慧眼的﹐幾年前她提名夏文汐參加港姐﹐卻連三十名也不入﹐ Stella Wong 還走過來安慰她﹐如今夏文汐也紅了﹐證明她的眼光沒有錯﹐所以她最後選了開儀態學校來作為新的開始﹐是一個又安全又聰明的選擇。
 
   夏文汐 1982 年 10 月號外封面     美術指導:張叔平    攝影:陳道明
 
聖誕前一天﹐我摸上娟娟的儀容學校﹐要拍她的照片﹐裏面落地長鏡﹐黑的櫃枱﹐白的牆壁﹐一切都是新的﹐還未正式上課。俞琤幫娟娟學校改了一個簇新的名字:Charm School又在「姊妹」、「城週」上登了廣告﹐我們談天時﹐不停有電話來問幾時開課﹐娟娟見聖誕前夕﹐一早把助手放大假﹐落得要自己接電話﹐但娟娟終於是開始了﹐看相的說還有一個十年﹐娟娟誠心相信。這個十年裏面﹐要應付的事情真的太多﹐只因為她的認真令我覺得安心。我到娟娟模特兒學校時她的兒子丈夫都很偶然地在我眼前出現﹐出現片刻便消失了。正經而有點發福的中年男人丈夫﹐和那像父親多於像母親的孩子﹐我覺得娟娟和他不是同一類人﹐娟娟應該要找尋自己的所屬﹐那不再是一段完滿的婚姻﹐那是「美」﹐「美」足夠可以叫人驕傲的生活下去。
 
                                          攝影:李志超

 

請點擊此處閱讀《女人就是女人》欄目內《劉娟娟》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