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夢幻         2011 10           
 
 
 
一個星期日黃昏我二弟小宙打電話來﹐約我明天一齊上上海﹐並叫我請多一位女伴一同前往!
 
他剛在 Christie's 的拍賣會投得了半打 1911 年份的 Moet & Chandon 香檳﹐跟著才知道原來酒廠會將在亞洲五個地區拍賣同一年份香檳所得到的款項全數捐給大自然保護協會作保育地球用途﹐並繳請了小宙聯同他幾個朋友第二天飛上海參加它們晚上的宴會。
 
 
不要說才只有十多小時時間準備(我指是心理上的準備)﹐以我近年懶到什麼地方都不想去的習慣﹐我怎會答應出席一個我全然陌生的宴會?但 Moet & Chandon 可不簡單﹐除了提供商務機位之外﹐更安排我們入住新開張不久的 Waldorf Astoria!這確是一個令人難以拒絕的 offer更奇怪是我一位女友也是毫不考慮﹐不惜拋夫棄子就一口應承第二天在機場見。
 
                                                         The Waldorf Astoria Shanghai
 
Waldorf Astoria Shanghai On The Bund
應該是 Waldorf Astoria 吸引了我才有今次的旅程吧﹐多個月前周採茨興高采烈跟我說她明年初將會在上海華多夫舉行全中國第一個閨女舞會(Debutante Ball)﹐她不用「閨女」而自行翻譯為「元媛」﹐確是一絕!我從她這個「元媛舞會」的官方網站看到這間酒店的照片﹐既有歐美古典氣息﹐又不乏氣派﹐現在忽然有機會入住﹐也就顧不得那麼多了。
 
                                                                                        上海 Waldorf Astoria 舊翼的大堂
 
屹立於紐約曼哈頓 Park Avenue Waldorf Astoria 是全美國最高檔的酒店之一﹐但一直都沒有「連鎖」意識﹐從來都是只此一家﹐近年才開始在國內﹐稍後更在世界其他地方用它的名字經營酒店。
 
                                                                                            The Waldorf Astoria New York
 
在上海它們就拿下了面對外灘﹐以前為 Shanghai Club 的會所﹐再在其後面加建一幢新大樓與之連接。Shanghai Club 和我們的 Hong Kong Club 都屬同一性質﹐是租界/殖民地時代英國商人的會所/俱樂部﹐都是「華人免進」的「高級」地方﹐我們香港原本那間早已拆卸﹐建了新的會所﹐反而在上海﹐就像外灘其他那些二三十年代的西式建築﹐在國情的陰差陽錯﹐竟得以保存下來。
 
主人家實在太客氣和周到了﹐把我們通通安排入住套房﹐但或許到了我這把年紀是有著這把年紀的不幸﹐其中一樣就是好像什麼都見過﹐套房再大再豪﹐感覺也不外如是﹐已無驚喜可言了。
 
                                                                                            上海 Waldorf Astoria 的套房
 
不過這間華多夫即使沒有令我失望﹐也真的談不上喜歡﹐後來有一個朋友說它沒有人氣﹐可能真是說對了﹐不知是否因為收費太貴(我們的套房優惠價也近萬元一晚)﹐不是說它沒有生意﹐而是付得起這樣價錢的客人大部份都應該都很 discreet整間酒店靜悄悄的﹐空溜溜的確是欠缺了人氣﹐及我認為一間酒店很重要的那份 energy而且對我來說﹐它的照明調得較陰暗﹐而那種暗又營造不出什麼氣氛﹐所以在外灘另一端的半島酒店﹐也就無需感到有什麼威脅﹐真的可以各有各做。
 
The Banquet
我們住是在華多夫﹐但晚宴和第二天午宴都安排在半島酒店﹐ Moet & Chandon 的總裁﹐及總調酒師親自款待﹐並有機會品嘗到 1911 年的香檳。晚宴大約有一百多位賓客﹐除了本地的「名人」(我猜是吧)之外﹐還有來自韓國、日本、印度等地的貴賓。
 
 
晚宴是在半島頂樓的天台舉行﹐它們預先搭了一個大帳篷﹐我們就在半露天的環境下吃晚餐和喝那百年歷史的香檳﹐那晚天公造美﹐天氣絕佳﹐看到整個上海外灘夜色﹐而最絕妙是主人家在帳篷下用上過萬隻香檳杯子搭了三道成 U 字型的幕牆﹐除了配合主題之外﹐更有一種華麗﹐像進入了水晶宮的童話感覺﹐當時真的很慶幸二十四小時前所作的決定。
 
 
晚餐後我們又移師到附近一間在天台上 club Bar Rouge加入 Moet & Chandon 另一個至少有幾百人參加的露天派對﹐那個地方有點像我們的 Sevva不過它的裝修手工相比之下就顯得十分粗糙了﹐然而在如此熱烈的氣氛下﹐有誰理會?香檳源源不絕供應給全場應該可以稱得上是上海的最時髦的一族吧﹐久違了﹐那種  hedonistic 的感覺。
 
                                                                                                                   Bar Rouge
 
看到主人家如此慷慨花費﹐我是有一陣的神傷;中國確是一個龐大無比的市場﹐全世界上中下品牌都要進軍中國佔一席位﹐不惜大灑金錢來打響知名度﹐加上國內硬件軟件基本上已齊備﹐這些錢都沒必要花在香港來了﹐香港怎麼辦?
 
                                                          過萬隻香檳杯子搭了三道成 U 字型的幕牆
 
第二天在半島的午餐大約有二十多人出席﹐據聞都是國內較年輕的富豪﹐是在一個好像叫 Aviation Lounge 的小型宴會廳舉行﹐主人家說當天那十多個客人全是乘坐他們的私人飛機到上海參加這午宴的﹐又正好與這個宴會廳的 motif 配合﹐他們都是十一月份北京站拍賣的目標投價者﹐預先品嘗 1991 年的香檳﹐到時可能有更好的拍賣成績。
 
                                                                                     上海半島酒店的 Aviation Lounge
 
 
還有 Scarlett Johansson
講漏了一個小節﹐ Moet & Chandon 的親善大使/代言人是影星 Scarlett Johansson她也出席了今次在上海的活動﹐我可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和一個荷里活明星接觸﹐難得竟是那麼的平易近人﹐就像一個普通的美國女孩﹐和我們交談完全沒有擺明星架子﹐又不做作。
 
                                                  Scarlett Johansson
 
過去幾個月她一直跟隨 Moet 的團隊到各地宣傳推廣﹐而身邊竟沒有一個我們香港藝人不可缺的「私人助理」﹐當然我們的藝人﹐即使有些名字我聽都未聽過﹐也遠不止有一個私人助理﹐每次亮相總有一班人侍候著﹐其實有沒有必要擺這樣的排場呢?Scarlett Johansson 說頭髮通常是自己弄的﹐粧也是自己化的﹐挺多有時會去酒店內的髮型屋 set 下頭。說親善大使﹐其實不外是一份工作﹐如果能獨立﹐不假手於人﹐自己照顧到自己﹐多潚灑!她還說在上海每天早上都會出去外灘跑步呢。可惜我們抽不到多些時間留在上海﹐不然帶她坐船遊黃埔江﹐她一定會十分開心。
 
回程時﹐我仍在想﹐香港怎麼辦?
 
 
 
相關參考﹕訪問周採茨介紹元媛舞會以及上海Waldorf Astoria (播視網)
                       Scarlett JohanssonMoet & Chandon拍的三個廣告 (2011) (youtube)
                     《周採茨籌備主辦 The International Debutante Ball》元媛舞會的宣傳資料和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