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份 is everything—— 鄧小宙         1982 4         
 
 
 
 

很多人都相信從事設計工作的人﹐ 必需具備高度設計天份﹐ 而後天的學習﹐ 只屬成功的小部份。

 

兩個建築師公平競爭﹐ 假若二者對建築的 technicality economy 都有相等認識﹐ 那麼他們是否真正較量其個人設計天份及表現能力?天份又是否最重要的元素?

 

我相信很多人在不同場合下﹐ 都曾經停過下列評語:

 

「唔﹐ 呢間屋外型唔錯﹐ 睇落去都幾高尚。」

 

「嘩﹐ 呢間嘢﹐ 乜睇落去咁『陋 bulk。」

 

「呢間都算唔錯﹐ 幾順眼。」

 

「點解間嘢咁『妞較』架!上上落落﹐ 左轉右轉﹐ 迷宮咁。」

 

「一啲都唔鍾意!三尖八角。」

 

「好難講﹐ 總之一入去就覺得週身唔『聚財』。」

 

「嗰座大廈好易認到﹐ 成條街睇落﹐ 係佢一間寧舍唔同。」

 

究竟在設計定義上﹐ 有沒有「高尚」﹐ 「順眼」﹐ 「陋bulk」或「妞較」?設計又有沒有「唔聚財」或「寧舍唔同」?沒有﹐ 肯定沒有﹐ 因為這些只是一種感覺﹐ 一種由五官直接作出反應的 abstract feeling 而這種感覺無法解釋的。不過﹐ 構成這種感覺有一定的 elements;這就是學習的關鍵。所謂學習其實是指學習一種 language 這種 language 用來表達 abstract feeling 的媒介﹐ 也是構成這種 abstract feeling elements。設計﹐ 就是 manipulation of these elements。因此﹐ 一個設計者假若對這些 elements 沒有深入認識﹐ 他的設計天份可能無從表達﹐ 因而創造了一些「不順眼」或「陋 bulk」的東西却不自知。

 

 

人﹐ 與生俱來﹐ 就具備了對固有 elements 一定的 perception 例如對 color shape space scale proportion texture 等。我們對這些 elements 所存有的 perception 除了來自人類共有的  physiological conditions 之外﹐ 更來自最原始的大自然﹐ 在大自然裏﹐ 有千萬種不同的顏色組合﹐ 有各式各樣的天然形狀﹐ 人比天空﹐ 是最明顯的 scale 樹幹相比樹枝﹐ 是原始的 proportion 從植物外貌﹐ 更可發現很多不同種類的 texture;從我們出生那天﹐ 我們彼此間已有一個 common ground of perception。從大自然﹐ 我們學會什麼叫做 harmony 什麼是 contrast

 
                                                                 Philip Johnson 著名的 glass house 系列
 

人對空間流動﹐ 有一定的適應﹐ 但空間流動的方式超越常人的適應﹐ 我們就有如入了迷宮。當一種完全超越常規的形狀出現時﹐ 我們會有三尖八角的感覺。當 proportion 不對稱﹐ human scale 被忽略﹐ non human space;而不必要的花樣與畫蛇添足﹐ 更會令人感到「陋 bulk」或「論盡」。

 

相反地﹐ 優美的 harmony 令人感到完美﹐ 舒適﹐ 和平;成功的 contrast 會帶來「寧舍唔同」的感受﹐ 因為他做到了不平衡中之平衡。

 
 

我始終相信﹐ 設計是人 rationale intuition 的組合。每當我們看到一件優美的東西。腦海中首先會有一種抽象的感受。但必須從基本的 elements 上去分析﹐ 才能明白這個優美的感覺是怎樣組成。吸收了這些因素﹐ 就成為設計師腦子中 rationale 的一部份﹐ 一旦面對構思情況﹐ intuition 就會把 rationale 重新組合;而所謂天份﹐ 其實就是 intuition。有些人的 intuition 特別高﹐ 能夠在不同情況下隨時把 rationale 重新組合﹐ 於是這些人就往往成為較突出的一群。不過﹐ 設計者空有高度 intuition 而沒有充實的 rationale 也不會做成功的設計;好比一個建築師﹐ 假若不明白什麼東西會構成「順眼」﹐ 「陋 bulk」﹐ 「突出」或「論盡」等等﹐ 他根本不可能改善自己的設計﹐ 無法表達自己的 abstract feeling 更不在話下﹐ 這就是天份與學習息息相關之處。

 

可能是時代進步太快﹐ 人不單止自以為萬物之靈﹐ 有很多人更自以為是萬人之靈。最可怕的事情﹐ 莫過於看見那些 egotistic designer 抱着天才主義﹐ 把自己一廂情願的 abstract feeling 胡亂地表現出來﹐ 簡直是強暴了大眾的 perception mentality 與審美眼光。

 
                                           Philip Johnson
 

Philip Johnson 世界首席建築師﹐ 1980 年重臨哈佛校園﹐ Gund Hall 作了一次歷史性演講﹐ 幽默百出﹐ 語重心長。作為這篇文章總結﹐ 就用他一句話:“If you don’t really know exactly what you are doing don't do it or else you are making a joke out of yourself”

 
                前面的建築是 Gund Hall,後面是 Memorial H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