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disco 史﹕由一九七六年夏天的一晚起 …… Disco Queen (Part 1)     1985 7     號 外
 
 
 
回想尚是少女的時代﹐當時約為 1976 年﹐一位朋友參加了一個 modeling course﹐求知欲驅使我每天都準時到達集訓地方去當「旁聽生」﹐(因自問生得五短身形)。久而久之便跟各人混熟﹐參予他們一切課外活動﹐including going to The Scene
 
The Scene﹐當年 in people rendezvous﹐去也當然要 dress up 赴會。那時我會翻箱倒櫃﹐將心愛的 Fiorrucci 穿上﹐然後雀躍萬分落 disco
 
The Scene 位於半島酒店的後門﹐甫下「的士」已經 got the groove當時 The Scene 的盧叔叔(即現今閣下去 Canton 見到的盧經理)在入口處以嚴謹的尺度調查入場人仕的年齡與及 behavior。那時尚未擁有成 人I.D. Card 的我﹐心一沉﹐向同伴借來香煙﹐大踏步向 Mr. Lo﹐口操自以為流利英語﹐一句 how much is it to go in? 瞞天過海﹐便開始了我「蒲」的一生。
 
The Scene atmosphere 和音樂可算是手屈一指﹐當日的 DJ Andrew Bull 亦已成為今日 Canton managing partner﹐以 disco 老祖宗的姿態安享晚年(雖然 Andrew 今年只是三十出頭)。
 
                     當年 The Scene 的 "in people" - 後中為劉培基,最前是 Andrew Bull 與柴文意,中間兩位我認不出
 
那時候常到 The Scene 的人都是十分之 sophisticated 的一群﹐大概有 Judy Mann(當今名 designer﹐當日之名模)﹐Bambi Lam(當日名震一時的 top male model)﹐肥寶(今日 Catwalk Anna Lo)﹐Eddie Lau(今日當紅 fashion designer)﹐Susanna Chung(最有味道的 fashion model﹐今已退出天橋﹐以半退休姿態教授 modeling)﹐Loletta Chu(今之霍家大少奶奶)﹐Peter Mann(名模﹐稍後期的 Vamp proprietor)等等﹐可想而知當日的 The Scene 確為猛人的集中地。
 
                                                              Susanna Chung
 
好景不常於 1977 年﹐Peninsula Hotel 的保安部以太多麻煩為由﹐不再和 The Scene 繼續租約﹐以致我們損失了一個好去處。
 
The Scene 以後﹐Cage 亦以它獨特的一面吸收了大批靚人出沒。無他﹐當時用 disc jockey disco 只有 Cage﹐而其他的 disco 都是用菲籍 band 作為吸引顧客的手法﹐當時的 Another World Disco 用的樂隊乃 False Morality Four TracksSheraton Hotel Good Earth Disco Kay-Gees 都是十分棒的 disco band﹐唱功和手法都是幾可亂真﹐猶以 Four Tracks Danny Bee Gees 的假聲為一絕﹐而 Kay-Gees lead singer Sunny Bohemian RhapsodyQueen 原唱)也為這兩處的老闆賺取了不少財帛。據聞 Bar-City 的巨額投資都是 Another World Disco 初期的盈利。
 
Cage 的地點十分特別﹐它在加拿芬道香檳大厦的一處地牢﹐地方不足二千平方呎﹐主持人乃一澳洲籍 gay Michael FreemanD.J. Roy Malig John Malig 兩兄弟﹐Roy 現時仍然是 Apollo 18 DJJohn 則於 83 年初放下 disco 踏入 Conic 去學習他的廣告行業。今天John亦已自資開設了 John Malig Productions
 
Cage 的特點是 gay people 的集中地﹐一般的夜遊人仕都會退避三舍﹐所以 Cage 的「先則口角﹐繼而動武」事件可算十分之少發生﹐而到 cage 去的一群都「非 gay 即舞」,因為當時正是「Saturday Night Fever」時代﹐大部份舞林高手﹐都常到 Cage 去研究新舞步﹐而 gay 的一群都是 peaceful 的人﹐所以甚少有問題出現。
 
                           Vamp (號外 1978 年 7 月     右上圖攝影:辜滄石)
 
而當日常到 Cage 去的一群年輕人都在今日的 entertainment field 中可以找到﹐有今日最紅的 dance / choreographer 梁俊宗﹐Apollo 18 DJ Jack Chow(當年 Jack Swing 為他贏取了所有 disco dance championship)﹐Danny Chan(陳百強)﹐Mark KimLe Salon top stylist﹐甚至 Kenzowhen he came to Hong Kong he was there every night)。
 
Cage 的成功令到 Peter Mann Susanna Chung 在雲咸街一角為中環夜生活帶來 Vamp。而另外一個大型的 project 就是 Taipan Club
 
                 Vamp - 右下角男女為 Susanna Chung 和 Peter Man (號外 1978 年8月)
 
Taipan Club Tony Law 乃美籍華僑﹐他的介入香港生活圈子﹐令香港的 disco biz 更加生色﹐Taipan concept 在初期的時候和其他的 disco 一般﹐用 band﹐而 Taipan 的第一段日子是真的是以重金禮聘美籍樂隊 The Royal Flush 作為 house band﹐每逢星期日則有 Andrew Bull 打碟。
 
這一段日子只是持續了很短﹐大概四個月﹐Taipan Club 便轉每晚由 Andrew 打碟﹐生意額亦直線上升。
 
就在這陣子﹐人們發現了 disco 都原來是一門賺錢甚快的行業﹐disco 的成立便有如雨後春筍。
 
78-79 年間開設的 disco 計有: Disco Rock(灣仔)﹐Grammy’s堪扶利士道)﹐ Colosseum(漢口道)﹐Bar-CityNew World Centre)﹐Disco Disco(中環)﹐Disco Fever(北角)﹐Disco ValentinoHoliday Inn Golden Mile)﹐Bybloo柯士甸道)。
 
Disco Rock managing director 是灣仔區的蔡先生﹐經理是 Stanley RukDJ Roy Malig但維持了大概一年﹐股東發生意見﹐便宣布散夥。
 
Grammy DJ manager 是一位叫 Jeff 的美國人﹐因為不熟知香港 market﹐九個月便 gameover
 
Colosseum managing director Peter Tsaimanager Ron Mader﹐初期用 Jens Munk decoCerwin Vega 音響﹐曾經多次更換 DJ﹐後期易名 Spats﹐由 Peter Tsai 的公子 Frankie Tsai 負責﹐是 disco 之中最多 under-age 的地方。
 
 
Bar City managing directors Suzie TsaiMary Tsai Julie Tsai﹐初期的 manager Eddie Lee﹐裏面有七個不同 mood night spot﹐計有 Livotheque-ZodiacDiscotheque-MinglesEnglish Pub-Cutty SarkAmerican Pub-Country& WesternLounge-Figaro LoungeHostess Bar-Korean Palace Wanchai Style The World of Suzie Wong。後期於 1984 年末改為 Shesadodisco)﹐Crazy Horses Sahara
 
 
未完 ~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