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世章的出場    200512    號外

 

 

 

 

結識了高世章 (Leon Ko) 已有一年多﹐一直以來都有在《號外》推介他的念頭﹐拖到現在是因為我總覺得時間配合是至為重要﹐無端端寫他﹐讀者可能提不起興趣看﹐或覺得沒有必要知道他是誰。另一方面高世章是屬於那一小撮極幸運的人 --- 年紀很輕﹐一早已對自己的志願﹐理想很清楚﹐舞台音樂劇是他的至愛﹐唸大學時他已下了決心把自己獻身音樂劇﹐亦一直朝著這個方向行﹐再也不作他想。

 

所以﹐介紹高世章最恰當的時刻﹐應該是明年香港藝術節由他負責作曲編曲的舞台音樂劇《白蛇新傳》首演的那段期間。然而他有份作曲的電影音樂劇﹐陳可辛的《如果﹐愛》已安排 12 月份上映﹐雖然電影始終不是舞台劇﹐但想到電影觀眾的層面遠比舞台劇廣﹐假如高世章的知名度因此而提高﹐也會大大促進《白蛇新傳》的票房﹐於是我也就不再執著﹐提前在這裡介紹高世章了。

 

熱愛音樂

第一次見他是  04 年的夏天﹐有一日葛蘭忽然打電話來請我到他們家族在德成大廈頂樓的會所晚飯﹐當晚「Auntie Grace」就帶來她的侄兒高世章幫手招呼客人﹐葛蘭特別告知我﹐高世章在美國是專修百老匯音樂劇創作的。

 

當我第一眼見到這位年輕作曲家時﹐已有著無限的親切感﹐我和小宙(我的弟弟) 和他的母親在多年前曾經在人生的交叉點相遇交擦過﹐如今他的母親已不在人世﹐眼前這位翩翩公子﹐竟令我一廂情願有把他當做自己外甥的衝動。再說﹐我對百老匯音樂劇也許還說不上狂熱﹐但一向都十分喜歡倒是事實﹐識到高世章就好像找到個知音人﹐和他一聊就沒完沒了﹐很快很自然也就變成相當熟落的朋友﹐有時約出來吃飯﹐看演出﹐總是圍繞音樂劇這個話題談個不停﹐很多時候亦只有他才知道我講的是什麼﹕例如在莫文蔚演《Rent》之前﹐假如我和別人談《Rent》﹐相信大部份人都摸不著頭腦﹐只有高世章﹐他會明白﹐在音樂劇的領域﹐他是一本小型百科全書。

 

其實很久以前我已從黎小田處聽到有這樣一個彈得一手好鋼琴﹐而且極富音樂才華的小朋友﹐年紀很小時已主動請求父母給他一具鋼琴練奏﹐並曾作曲交給本地歌手灌錄 CD (包括劉德華)﹐後來他察覺自己不是作 cantopop 的材料﹐既然已經嘗試過就不再去作進一步的發展了﹐他這樣的說法是不是的確很謙虛﹖

 

高世章在香港華仁畢業後﹐去了美國芝加哥近郊的名校西北大學主修音樂﹐那時候他開始較大量接觸音樂劇﹐因而產生濃厚的興趣。大學畢業時﹐西北已收錄了他唸碩士學位﹐打算專攻指揮﹐另一方面東岸曼哈頓的紐約大學開設了一個很特別的碩士課程﹐為期兩年﹐專門培育音樂劇創作人材﹐他也很想嘗試﹐為了申請入讀紐約大學﹐他專程飛去紐約面試﹐結果獲得取錄﹐並拿到了 Richard Rodgers 獎學金﹐我只知道 Richard Rodgers 是美國音樂劇史上的巨人﹐以他為名的獎學金﹐一定是極具榮耀﹐高世章的成績﹐水準也可見一斑。而他也終於決定了放棄指揮轉而投身專攻音樂劇﹐然後﹐又是老話一句﹐ the rest is history

 

我曾經問高世章﹐一般的世家公子不是個個都拿個 MBA 回來搞「家族生意」的嗎? 而他選擇這門冷門科目﹐家人有沒有反對呢? 他給我的答案是他自己感覺不到大家對他的決定有什特別的反對意見﹐不過他記得他母親曾提醒過他﹐如果將來成名了﹐當然最好不過﹐但他母親是過來人﹐見過不少失敗的例子﹐如果萬一他去不到「成功」、出入頭地的位置﹐如果他始終還是不上不下﹐他個人能承受這種挫敗嗎?

 

不過以我的經驗來看﹐當一個年輕人是如此嚮往自己的理想﹐熱愛自己選擇的科目﹐又怎會考慮到萬一怎樣﹐萬一如何? 他只會一心一意勇往直前﹐腦海裡那會騰出空間來安置「可能失敗」這種如此不可能的想法﹗而且正是趁在年輕的時候﹐天不怕地不怕﹐一味向前衝﹐才會有一線成功的機會。

 

合作拍擋

在紐約浸淫在音樂劇那兩年﹐他不是班中唯的華人﹐還有一個土生的 Robert Lee 學習填詞﹐很自然大家就把兩個華人 team 在一起﹐一個作曲﹐一個填詞。雖然高世章不大願意以種族作為合作的考慮﹐也曾嘗試與他人合作﹐但結果都發現還是與 Robert Lee 聯手至為合拍﹐而這對組合的合作亦一直維持至今日﹐包括他們最新的項目 ------ 一個仍在創作中﹐很可能有機會在百老匯上演的音樂劇《Please Don’t Eat the Daisies》。

 

畢業後高世章和拍擋 Robert Lee 得到一個很好的機會展開他們的演藝事業﹐一個紀念加州創州一百五十周年的組織﹐撥款委約他們創作一套有關華人移民到加州的音樂劇《Heading East》﹐曾在加州各地巡迴演出﹐也有灌錄原聲 CD﹐獲得不俗的口碑﹐開始邁出了一大步。

 

每一個事業稍有成就的藝術工作者﹐總是有一個抱負﹐就是要為自己的根源﹐家鄉作出貢獻﹐高世章也不例外﹐他帶著對音樂劇的無限熱誠返港﹐一心為本地仍未形成氣候的舞台音樂劇壇出一分力。他在 03 年替「演戲家族」創作布萊希特《四川好人》的音樂劇版本﹐在03 / 04年兩度公演﹐得到高度評價﹐他曾經送給我《Heading East》和《四川好人》的 CD﹐我們亦曾多次在電話、在見面時花了很多時間討論這些作品的風格﹐音器編排的種種得失﹐最可惜我沒有機會看到《四川好人》的演出﹐高世章也慨嘆﹐花費如此心血心機﹐傾力製作一套音樂劇﹐只演出手指可以數到的場數﹐實在是浪費﹐他正在努力爭取《四川好人》重演﹐我們也熱切期望有了像高世章這樣的生力軍﹐本地原創音樂劇可以在可見未來得以蓬勃發展。

 

身形高挑偏瘦的高世章表面看似柔弱﹐但我看得出他其實是一個堅強的人﹐有著自己的見解和看法﹐別人絕不容易動搖﹐改變他的信念﹐而他也是一個不肯隨便妥協﹐屈服的人﹐在人生這個戰場上﹐我有信心他是絕對不容易被打低﹐亦不會輕易投降﹐但與此同時﹐他的行事作風保持得極為低調﹐很抗拒宣傳﹐更不用說去曝光﹐出風頭了。今次我為了這篇文章向他索資料﹐他也十分猶疑﹐好像文章一出了街會有甚麼可怕的後果似的。

 

邁向百老匯

他將要推出的新作《白蛇新傳》也從來沒有在我面前提起過。是我從明年香港藝術節的宣傳單張上才得悉﹐其實高世章回流香港後這幾年﹐除了創作《四川好人》﹐及陳可辛的大製作《如果﹐愛》作曲之外﹐也曾替張學友再度公演的音樂劇《雪狼湖》裡面的歌曲重新編排﹐最難得是他和他的拍檔 Robert Lee 被美國那邊的音樂劇搞手選中去編寫一部以六十年代為背景的音樂劇《Please Don’t Eat the Daisies》﹐完成後將來極有可能在百老匯上演﹗那絕對是至高榮耀了。高世章說他會用仿 Henry Mancini 的風格替這部劇寫曲﹐至於為什麼這些音樂劇搞手會想到找兩個藉藉無名的華裔年輕人去操刀一部有關中產階級白人在一個他們從未經歷過的年代做背景的音樂劇﹖我想除了是他們兩人都極有天份﹐被一致看好有無限前途之外﹐還可能有其他原因嗎?

 

回頭說高世章另一新作﹐本地的《白蛇新傳》﹐他構思的這個白蛇版本是發生在現代﹐前幾年有新聞報導傳說中壓著白娘娘的雷峰塔倒塌了﹐因而給他帶來靈感 ------ 到了廿一世紀白娘娘終於被釋放出來﹐和一直守在塔畔等她的青蛇一起重返人間﹐去找許仙的再世﹐輾轉找到來香港……故事聽落相當有趣﹐而且「演戲家族」排演音樂劇一向有水準﹐所以說﹐《如果﹐愛》固之然要看﹐《白蛇新傳》則更加要看﹐我和黎海寧都預訂票了。

 

相關參考﹕ 高世章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Selections from the musical 四川好人 - Leon Ko on pia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