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Praise of Hing’s      1982 7  

 

 

 

究竟在什麼時候開始﹐男人流行穿女裝式的底褲﹖我指的是那種質地滑滑的、顏色鮮艷的、花紋圖案多元化的、布料少無可少的小三角底褲。 

 

在這種產品出現之前﹐男人的底褲通常只有兩個選擇﹐一是孖煙囪式﹐一是 Hing’s 牌的白色棉質大型三角褲﹐「新潮」一點的男士最多是穿些有色的 Hing’s﹐以資與老套一群識別。 

 

大約在七十年代初期﹐歐美較「先進」的男人開始大量穿起「女裝式」的底褲﹐這種風氣在七十年代中期蔓延到香港。時至今日﹐香港年青一輩的﹐鮮有人不穿這類「女裝式」底褲。不信﹐請移玉步至大人、大大、大元等百貨公司的底褲部﹐看看擺到琳琅滿目的各種「女裝式」底褲﹐從幾元一條 polyester﹐到幾十元一條真絲 (by the way 幾時會出 linen) 應有盡有;不信﹐請在晚上逛廟街﹐十元三條。 

 

Hing’s 在今日已變成了 rarity、老套的代名詞。 

 

而這類「女裝式」底褲還有着愈來愈暴露的趨勢;款式古怪得近乎變態﹐看看像《Playboy》、《Penthouse》的內褲廣告﹐你就會明白我的意思。泳褲方面﹐形勢也是一面倒﹐暴露亦順理成章﹐成為rule of the game﹐從淺水灣到摩士公園泳池﹐幾乎無處不是 Speedo 一片片小葉的世界。香港的年青人﹐不理自己的體型是否適合﹐個個都大搖大擺地 Speedo 一番。 

 

我不大明瞭這種集體 Speedo、集體小三角的心理﹐他們穿窄無可窄、細無可細的底褲、泳褲﹐是追上潮流﹐抑或認為穿上這類東西就會顯得自己很性感﹖十年前﹐穿 Speedo 泳褲或類似 Speedo size 的底褲﹐的確是很新鮮﹐有一種自由、解放的感覺﹐好像勝了傳統一仗﹐但當這種程度的暴露已成為習俗、習慣的時候﹐它所帶來的性感自不然就大為降低。 

 

在這個 Speedo 泛濫的年代﹐我不禁又記起當年被我們遺棄的 Hing’s﹐然後又重新發覺它也不是沒有優點。如果一個 macho 的男人穿條 Hing’s﹐就比穿條 Hom 更為性感。但現在的年青人是不會明白的﹐他們只懂得一窩蜂去買他們的 G String 

 

每當我游泳完﹐在更衣室看見那些古銅色青年屁股上的白色小小三角﹐我除感到有點滑稽之外, 也有一點惋惜﹐他們為什麼不用用腦﹖They really don’t know what they are missing — a good old H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