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演員、臨記 —— 與陳冠中合編           1976 11           號 外
 
 
 
這是篇艱澀的文章。
 
請耐心看﹐因為你的收穫將屬空前。
 
一九七四年﹐美國費城譚寶大學宗教系秘魯籍研究院生 Gustavo Benavides 發明了一套三分法﹐頗能精確地把現代社會的人物與事物作個分類。
 
一般庸俗的三分法﹐如左中右﹐上中下﹐前中後等﹐很明顯都不足以概括形容我們這個唔係簡單的社會。
 
Gustavo 的分類法則比較精確。
 
他認為﹐所有的人物及事物都可以分為 "Cineclubist""Authentic" "Tha Masses" 三大類。
 
我們譯之為「電影協會組」﹐「我係我組」﹐及「普通組」。
 
Gustavo 是偵探小說迷﹐所以他首先把偵探小說作家分類﹕法國的席默農 (Georges Simenon) 是「電影協會組」﹐美國的 Raymond Chandler 是「我係我組」﹐而英國的 Agatha Christie 是「普通組」。
 
跟著他解釋﹐「我係我組」最難有適當人選﹐因為這組的成員的特點就是自己做自己事﹐故此較少為人所知。但 Gustavo 認為此組人境界最高。
 
至於其他兩組﹐他舉例如下:
 
甘乃迪是「電影協會組」﹐尼克遜及福特是「普通組」。
 
已故船王奧納西斯及夫人積琪連是「電」組﹐船王女兒﹐即全世界最富有的獨身女人﹐Christina O﹐是〡普」組。
 
積尼高遜及活地雅倫是「電」組﹐洛克遜與卜合是「普」組。
 
菲臘親王是「電」組﹐女王是「普」組。
 
菲丹娜蕙及珍芳達是「電」組﹐麗歌蕙珠與茱莉安德絲是「普」組。
 
卜戴倫及 Elton John 是「電」組﹐奇里夫李察與 Olivia Newton John 是「普」組。
 
說到這裡﹐Gustavo 還沒有替「電影協會」﹐「我係我」及「普通」三組名詞下定義。
 
原來他根本不打算下定義﹐而是用實例來使我們明白何謂「電影協會組」﹐「我係我組」及「普通組」。
 
現在我們亦依樣葫蘆﹐利用 Gustavo 的三分法﹐不過我們列舉的名字將會是香港人所熟悉的。
 
最後﹐舉個近例﹐幫助大家分辨「電」組與「普」組﹕
 
美國報業大王的女兒 Patricia Hearst﹐在成為新聞人物之前﹐是「富家女」一名﹐毫無疑問屬「普」組。顯然﹐Pat 心有不甘。故此我們可以把她遭綁架後突然投誠恐怖份子之戲劇性舉動﹐解釋為她試圖闖入「電」組之孤注一擲的嘗試。但 Pat 到底只是「普」組的材料﹐她受審時扮乖乖女﹐就是最好例證。
 
 
 
 
後補 —— 鄧小宇          1982 11 月        號 外
 
() 把這三種分類譯成「明星、演員、臨記」可能省回很多口舌去解釋﹐但我總覺得有點不夠傳神﹐不能表達出 cineclubist 這個字眼所帶來的 flair
 
() 請勿誤會﹐號外並不是推崇屬於 cineclubist 的人或物﹐像鄧蓮如﹐雖然是擺在 cineclubist 一欄﹐但我們從不覺得她有任何可愛的地方。相反﹐如孫寶玲﹐除了 masses 之外﹐我再想不出還可以擺她在什麼位置﹐但卻無損我們對她的愛戴。
 
 
() 最令我們高興的是在六年之後我們再看這個名單﹐依然有趣味和新鮮感﹐其中大多數也選得十分恰當﹐當然因為年代久遠﹐需要修改、更正、註釋的也有不少﹕
 
Timothy Fok、嘉倫、羅文、譚家明﹐我就不明白當年為什麼會擺他們在 cineclubist
 
Tony Carpio 如今似乎要和顧嘉輝對調了。
 
亦舒過去六年所寫的雜文早已替她取得 cineclubist 的位置。
 
導演一欄﹐cineclubist 應該加上許鞍華和方育平﹐authentic 應該有袁和平及洪金寶。
 
甘國亮﹐真不知放他在那一欄才最適當。
 
如果「白先勇未出版的長篇小說」就是後來那本《孽子》﹐則決不能放在 cineclubist 下一欄。
 
文麗賢入 masses 是以模特兒身份﹐現在她搞成衣出口﹐是有重新再分配位置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