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求一個寒冷的冬天 —— 陳冠中          1982  2         
 
 
 
希望今年冬天﹐冷一點﹐好使我有藉口去買 Missoni 及唐書琨的大冷衫。
 
寒冷的冬天真是有很多好處。
 
我喜歡的衣著:
絨團巾﹔
法蘭絨寬身褲;
淨色或人字的羊毛及茄士咩絨大褸。
 
如果冬天長﹐我或許有勇氣突然開始「戴一頂不醒目的帽子」﹐甚至逛街也咬著煙斗。
 
 
我的壞習慣是捨不得掉冬天衫。
 
我有幾件積架的羊毛及茄士咩冷衫﹐留了十多年﹐我希望今年冬天仍可以經常地將它們穿在維亞娜襯衫上﹐打上領結﹐披上厚絨上裝﹐再繞上圍巾。
 
我喜歡 layer﹐如果不波希米亞﹐就來個長春藤學院派。
 
 
———————◆———————
 
冬天衫比較有 texture﹐講究質地﹐顏色有利低調。
 
衣著不同廣告﹐第一眼的衝擊力並不是唯一的評價標準。我有許多朋友都越來越追求soigne﹐他們大多很斯文﹐但很厭尖﹐他們的口味是以 casual 隨和為宗。但絕不隨便。Subtlety 是他們的形容詞﹐冬天是他們勝利的季節。
 
 
———————◆———————
 
我討厭春天﹐特別是那些將春天看作有象徵意義的 cute 人。香港春天發霉!
 
我討厭夏天﹐尤其是那些穿三角泳褲跳跳紮的年青人。
 
秋天真好﹐可惜十一月才開始。整個冬天往往只是秋天的延續。十二月仍是秋天﹐到底不是味兒。
 
希望明年秋天十月開始﹐十二月就進入初冬﹐讓臘月名乎其實﹐讓我們再憶起秋變冬的滋味。
 
                                                          余光中
 
我差點忘記余光中 (他似乎也忘記) 為什麼寫﹕
當風像一個饞嘴的男孩
掠開長髮﹐要找誰的圓頸
我欲登長途的藍驛車
向南﹐向猶未散場的南方。
 
———————◆———————
 
It was been a long hot summer
 
那些T恤、運動裝、百慕達及 Topsiders﹐健康﹐快樂﹐快悶死我了。
 
經濟的衰退及政治的遠雷﹐聽多了亦令人疲倦。
 
我們皆需要停一停﹐休息一下﹐想一想。We all need it
 
我們需要一段蟄潛冬眠的日子﹐來淨化自己﹐來休養生息。
 
來一個寒冷的冬天﹐好像我們滋味到﹐香港不一定永遠和暖。我們應趁機好好體會一下﹐花無百日好﹐萬物榮辱互見。
 
一季好的冬天﹐就如生場小病﹐令人清醒。
 
———————◆———————
 
大家卻需要時間﹐去作一些重要抉擇。因為大家都知道﹐今季再冷﹐也未算是香港最寒冷的冬天。
 
不過﹐slow downyou move too fastyou've got to make the morning last ……*
 
———————◆———————
 
或許像我們身在福中的人﹐祈求來一點痛苦、些微悲慘﹐找個原因呻吟一下﹐傷感一下﹐供將來作回憶。但我們不是真的想一病不起。
 
 
今年《號外》餐舞會﹐幽默在以 Pompeii  為主題。丘世文又講起電影《齊瓦哥醫生》裏一場﹐俄羅斯的 society 在二樓飲宴﹐大街卻旗正飄飄﹐群眾已操了上街﹐布爾什維克來了。
 
《齊瓦哥醫生》名乎其實是齣冬天電影。今天我們將政治轉為美藝﹐明天可能政治就是政治。
 
余光中﹕季節就有這樣的蒼白﹐不知春天會不會胎死腹中﹖
 
請不要讓我們見到蘇維埃冬天。
 
———————◆———————
 
今冬我要做好幾件事。
 
鄧小宇曾說﹐漫長的冬天是看完《Remembrance of Things Past》的最佳季節。這套書我買了後已渡過了七八個冬天﹐看來看去還是第一冊《Swann's Way》﹐恐怕今世不能終卷。書共七冊﹐現在新版只有三冊。
 
 
我想﹐我還是將這套書送給邱剛建吧。
 
我跟陸離說﹐中國學生周報電影版﹐不知怎的影響了我去追隨﹐那些 lyrical 的歐陸電影如《祖與占》及更小型的《Zita》、《The Adventurers》、《柳媚花嬌》。可惜﹐後來的香港導演皆宗美國 (Scorcese et al.) ﹐而沒有一個秉承抒情片傳統。Lyrical 電影多數有點冬天: 《祖與占》裏所說的 Buddha side。我感到很接近。
 
 
———————◆———————
 
余光中引過一英詩﹕
When I am dead, I hope it may be said: "His sins were scarlet, but his books were read"
 
這仍是我的目標。各位同志﹐為什麼你們這麼急於迎合歷史潮流﹐受正統吹棒呢? There is nothing interesting on the other side
 
佛羅斯特的Stopping by Woods on a Snowy Evening 余光中譯過最後一段﹕
林中是迷人﹐昏黑而深邃﹐
但是我還要赴許多約會﹐
還要趕好幾哩路才安睡﹐
還要趕好幾哩路才安睡。
 
詩難譯﹐原文不費吹灰之力已經動人
 
The woods are lovely, dark and deep,
But I have promises to keep,
and miles to go before I sleep,
and miles to go before I sleep
 
 
祈求今年有個寒冷的冬天﹐雖然心知﹐香港的冬天﹐又會冷到那裏去呢?
 
不過趕快將款式舊了的絨上裝送去救世軍。
 
 
註﹕你不知道的話﹐余光中以前主要是詩人﹐後來主要是中大教授﹐因為中間他突然以為寫更大題目 (冷戰、鄉愁、祖國) 等於寫更有趣的詩。他的最好文集是六三年的《左手的繆思》及六四年的《掌上兩》﹐詩集是收輯同期作品的《五陵少年》。各小說屋有售。
 
 
* Simon and GarfunkelFeelin’ Groovy》歌詞一部份,本站的《歌曲推介》去到 F 字就會播出此曲,永遠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