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得快﹐好世界 —— 方盈          1986 7          號 外
 
 
 
「廁所」這個名稱總給人一種不太清潔的感覺。「浴室」的稱呼又不夠徹底﹐「衛生間」其實是最貼切的﹐在裡面解決一切不衛生的問題﹐起碼把你弄得似個人樣地跑出來見人。人有很多時候是不太像人的﹐睡覺時打鼻鼾說夢話磨牙齒﹐日常程序之中的洗臉、洗澡、刷牙、吐痰、剃鬚、剪指甲、挖鼻孔、脫毛……簡直嚇壞人﹐不信你用個攝影機拍下來自己欣賞一下﹐更不用說身材異形﹐面貌古怪。尤其是行為不檢點更加可怕﹐有時候在茶樓進膳﹐那種有幾十桌場面偉大的茶樓﹐環顧四周圍眾人的吃相,當場什麼胃口也倒盡﹐所以人人相敬如賓倒也不錯。有時候做裝修工程時聽很多夫婦說早上為了爭取時間﹐一個刷牙﹐一個洗澡﹐一個 ×××﹐一個 ×××﹐真吃不消﹐真正是什麼形象也沒有了。周潤發有回說那有什麼俊男美女﹐你只要想想他/她們都會上廁所﹐任何吸引力都完蛋﹗真虧他想得出。本人是非常贊成每人一間房﹐一間廁所﹐心情愉快﹐清潔好看得見見面免傷和氣。
 
 
有個時期對於雜誌中的豪華浴室十分著迷﹐那種有個可以淹死人size的浴缸在中央﹐花洒間﹐兩個洗瞼盆﹐馬桶再加洗下身的盆﹐後來思想搞通了﹐要那麼大﹐設備如此豪華的浴缸幹什麼?不會游泳的話可能在澡缸裏淹死﹐多不化算﹐其他的設備也是作豪華狀而已﹐難道用起來真是一個人洗臉﹐一個人 xxx﹐一起洗澡﹐你又不是楊貴妃﹐誰要跟自己朝對口﹐晚見面的人洗澡﹗
 
那天「工商國際貿易公司」 (專代理豪華浴室設備的公司) 的櫥窗﹐看見一隻貝殼形的浴缸﹐活脫脫一隻張開的貝殼﹐立刻想到黃夏蕙女士﹐只有她才配用這樣豪華的浴缸﹐我的天﹗怪不得共產黨要收回香港﹗抵死。
 
 
浴缸嘛﹗正常略寬大的長方形最好﹐舒舒服服的躺下來﹐有水力按摩的驅除疲勞的確有效﹐其他什麼桑拿浴﹐蒸氣浴﹐還是放在健康院比較適宜。浴室又不是廚房﹐當自己是塊待下鍋的肉又洗又拍又扯又蒸﹐大可偶一為之﹐不必常常以虐待自己為樂﹐理想的浴室是全白的﹐乾淨而光線充足﹐面盆夠大﹐花洒水力夠猛﹐熱水爐不要在浴室之內﹐有一個能放置很多雜物的櫃子﹐包括毛巾﹐肥皂、浴鹽、洗頭水、古龍水﹐省得一瓶一瓶地像調味品排列在週圍。
 
 
除非家中有客來可以不用閣下的廁所﹐要不然還是把日用品收藏的隱蔽些好一點。最怕做客時用人家的廁所﹐面前是廁紙﹐瓶瓶罐罐、週刊、上面還有二包衛生巾﹐其中一包還是開著的﹐掛著內衣的簡直無禮應該罰錢﹐這種現象一般來說單身人士家裡較多見﹐單身是會較放肆﹐不過忙不是藉口﹐這樣最好就是拒絕他人探訪﹐如果不幸有人來﹐敬請收拾一下。
 
 
還是要講編輯大人再三囑咐的「馬桶」﹐抽水馬桶是除了盤尼西林的第二大發明﹐試想如果香港今時今日還是實行戰前的半夜倒糞政策﹐好幾百萬人點算﹗那時滿街可能都是倒糞車﹐倒糞電梯﹐什麼都不用做﹐光是倒糞已經夠你受﹐現在只消手指輕輕一按﹐立即消失縱影﹐真是太偉大了﹐中國內地以前宣傳偉大的毛主席﹐怎樣偉大偉大﹐結果連這樣基本的間題也沒有解決﹐革命的陣容﹐那有殖民地香港的抽水馬桶陣容偉大呢?沒得比﹗
 
 
很久以前和亦舒等人玩了個遊戲﹐記得是選自己心目中最重要的東西﹐用筆在一張紙上寫著「珠寶、華服、美食、長相廝守的老公、聽話好使的女傭、抽水馬桶」。幾個人都選抽水馬桶﹐因為當時適巧打颶風﹐「美孚新村」水浸﹐停電和煤氣和水﹐不煮飯吃麵包點腊蠋上下樓梯大家還能挨得住﹐可是廁所沒得沖﹐真是忍無可忍﹗馬上走人搬到別處去住﹐後來廁所終於恢復來水﹐即刻沖洗一番﹐真是當時一大快事﹐「成個人輕鬆晒」。
 
香港的抽水馬桶不夠盡善盡美的地方是用咸水沖廁﹐水箱內和外接手很容易生成水銹﹐而且有時候有的地方部分咸水遭到污染﹐發出異味﹐氣味令人非常困擾﹐廁不能不沖﹐污水也不能阻止不來。
 
 
最惱人的還是有些餐館﹐酒店的廁所﹐不衛生的佔多數﹐常常去廁所時還要跨過一堆菜。到了廁所一看﹐間格小不在話下﹐那道門緊貼著馬桶﹐你不知應該採取什麼姿勢才能去解決﹐無論你試用任何姿勢﹐你都無法彎下身去﹐因為那道門緊頂著你的臉、胸。除非你站著去﹐或者表演廁所雜技﹐爬上去再想辦法?可能主持裝修女廁的是男人﹐要不然怎麼樣會搞成這樣?
 
有人說廁所代表性最高﹐每一處的廁所代表每一處的文化﹐其實是千真萬確的﹐你到人家裡、餐館、公共場所看看﹐就知其人如何﹐其處管理如何?完全可以由廁所有看清楚。
 
                                                                    皇冠牌厠紙
 
關於廁所﹐沒有什麼話好說了﹐對了﹐木廁板最好坐﹐冬天不冷﹐夏天不熱﹐去英國或歐陸旅行時記得買塊帶回來坐坐。其他的貼身享受物以「皇冠」牌廁紙是最好﹐質地是沒話講﹐最可取的地方是沖得快﹐好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