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忌紅顏 —— 亦舒         1977 10          號 外
 
 
 
成天晚上我沒睡好﹐因為在方盈家借了一本《駱駝祥子》回來看到早上五點半。唉﹐我是一個讀英文的人﹐那裏有空看中文呢?但是像我這麼說得一口好英文又能寫得一手好中文的人﹐有多少個呢﹐難怪這麼多人妒忌我﹐難怪這麼多人看我不順眼。
 
前幾天蔣芸在新風采裏又寫專欄罵我﹐她那篇雜文題目叫「某小姐」﹐小姐當然是我啦﹐還有誰配叫小姐呢?只有我這麼青春﹐只有我是從小寫文章﹐只有我十七歲便出小說做才女﹐蔣芸一定是妒忌我﹐妒忌得要死﹐她一定暗中罵我是小妖精。
 
柴娃娃幾乎兩個星期沒打電話來給我﹐當然啦﹐我男朋友那麼多﹐說不定她看我不順眼﹐平時敷衍我是因為跟我這麼漂亮的人走在一起有快感﹐後來受人挑撥﹐就不高興與我同行了。
 
白韻琴說我是明星中的明星﹐所以開了勞斯萊斯出來接送我﹐因為她清清楚楚的知道﹐她只有我這個同行是配坐這種車子的﹐別的牌子的車那裏載得動我。她送一條裙褲﹐米色的﹐雖然我最喜歡的顏色是淺紫色﹐但是姑且看她有自知之明﹐曉得她自己沒有我這麼美妙的身裁﹐我穿什麼都好看﹐所以有這麼多男人愛我﹐恨我﹐有這麼多女人妒忌我﹐我沒有朋友﹐只有愛慕我的人﹐艷羨我的人﹐雖然我的小說沒有張愛玲那麼好﹐(那是因為她年紀比我大得多﹐將來﹐當然沒有人會記得她﹐亦舒將會起而代之。) 但是在香港﹐唉﹗在香港這麼小的地方﹐數才女難道還有人敢不公認我是第一把交椅罷?
 
 
我必需要開始寫一些有建設性的文章﹐看完了老舍就要開始看《紅樓夢》了﹐看一遍之後我要寫我對《石頭記》的感想﹐以一個受英國大學教育的才女來寫對紅樓夢的感想﹐相信一定有可取之點。
 
何小姐* 問我去不去英國﹐我說不去了﹐英國我什麼好去呢?到了英國沒什麼好做的﹐對歐洲已經厭倦了﹐我要留在香港﹐看紅樓夢﹐坐勞斯萊斯﹐喝不知年拔蘭地﹐飲最鮮橙汁﹐參加名人派對﹐穿專人為我設計的晚裝﹐看看報上那些靠寫稿為生的八婆天天罵我﹐我一定要留在香港﹐好讓她們沒有一天過得舒服﹐我要營造刺激刺激刺激﹐明天開始我要寫「閱書報告」﹐不幸的是﹐如果去巴黎的話﹐稿子會不會斷?當流行斷稿的時候﹐我偏偏不要斷稿﹐我一向做人要「標新立異」的﹐相信一直有看我專欄的讀者們一定明白這一點﹐如果我不是成功的話﹐怎麼會有那麼多人恨我恨得牙癢癢地?
 
* 何小姐 - 何錦玲也,請按此處參閱《女人就是女人》第一篇文章〈香港的才女制度 part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