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組合櫃 —— 方盈          1982 11          號 外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大概也就是這十數年近廿年間的光景﹐俗語中的「年晚煎堆、人有我有」變成了人有我有的組合櫃﹐大有大組、小有小組、豪華組至馬虎組﹐本港組加上來路組﹐這些林林總總的組合櫃﹐從跑馬地的意大利傢俬店至到黃大仙的傢俬店、各大國貨公司都應有盡有。平時探訪朋友﹐沒有組合櫃的家庭﹐大概百中無一。買樓的示範單位﹐說明圖則連組合櫃的位置都指定了﹐可見這組合櫃多麼重要﹐簡直成為香港人不能缺少的傢俬。
 
當然﹐現代家庭的主角是電視、音響設備與錄影機則爭取了大婆二奶位置﹐單是這三樣﹐已成了組合櫃的基本成員﹐加上房間間數越縮越少、住宅單位更是縮細到水洩不通的情形﹐那只好把些應用物件弄個櫃子﹐乾脆擠在一起﹐什麼電視、音響設備、錄影機、錄音帶、錄影帶、唱片﹐另外櫃上的擺設由貧至富總是那些瓷貓、儲錢箱、壽星公或福祿壽公仔、牙簽筒、讀者文摘唱片﹐一套沒有翻過但是封面已褪色的百科全書、結婚相片、旅行照相的瓷碟及旅遊買的紀念品、日本漆木盒子、有紀念性的銀碟子﹐有錢的擺些水晶小玩意、古董之類﹐更有在組合陣列中加酒吧一個。
 
 
如果你想了解朋友或是他的家庭狀況﹐以前的人會探口風﹐費盡心思跟人談天說地一段時間後﹐才略知一二﹐現在可以省事兼方便﹐只要到對方家裏去看看他的組合櫃﹐看罷之後﹐不能說是全知﹐也知個八九。很多人更是身家性命組成一櫃﹐就連白蘭地酒也是身份象徵﹐一般來說﹐看看電視、音響、錄影三機的新舊及牌子﹐便知經濟環境如何﹐看什麼節目、聽什麼音樂、嗜好口味如何﹐小擺設可以將日常生活習慣、人品性格都表示出來﹐
 
其實我們大家可不可以反抗這股潮流﹐這已經不是流行﹐是泛濫了。用些別的安排來代替這個將我們控制了的組合櫃。還有電視﹐一家人吃飯看看電視﹐不看的也在聽著﹐休息之餘齊齊看到睡覺。有個朋友說某一晚電視壞了﹐一家人居然面面相覷﹐不知講什麼好﹐同時也發現﹐很久家裏各人沒有談過天﹐講過話﹐平時看電視﹐講的話也是有關電視內容或涉及電視的﹐唯一的好處就是沒有什麼爭論﹐少了吵架的機會﹐除非是爭台看。
 
 
有時候音響設備可以安排在睡房﹐或者書房﹐除非你是發燒友﹐不然的話﹐迷你音響設備實在很適合香港環境﹐可以聽其音樂不影響家人看電視﹐也不用擔心那兩隻大喇叭放到那裏去﹐而且一般大眾真正僅是聽音樂而已﹐研究音樂和音響設備的又另當別論。電視跟錄影機當然是要安排一起﹐最好是能在其他房間預先裝上天線和電源的插頭﹐以備家中有客人來﹐家人可以在其他房間看電視。有一部隨時搬動的小型電視也是好主意。
 
 
常見一般的組合櫃總有那麼幾格或玻璃櫃裏面還有盞燈﹐大家放些擺設在裏面﹐其實如果不需要﹐根本可以不必理會有這個部份。就是連組合櫃也不用買。擺設是志在擺起來陳設﹐可是東西不管名貴與便宜﹐到了大部分人手裏會變成垃圾。例如﹕一隻名廠出品非常漂亮的水晶花瓶﹐價值昂貴﹐你買了回來﹐亂擺亂放﹐應該放在飯桌上你都把它放在茶几上﹐不然的話﹐花的顏色種類跟環境不配﹐分量又眼瓶子不配﹐這樣地點放的不對﹐花又放的不配合﹐好好一個瓶子給你糟榻了﹗所以一件物品美麗與否﹐全在你手中控制、你如果沒有本事控制美麗的話﹐請不要強姦美麗的東西。此外﹐不要亂買一通﹐出門旅行﹐享受異國情調、看看風土人情﹐得個增廣見識也就算了﹐當地民間工藝品買那麼些回家幹什麼。例如﹕荷蘭木屐、日本袍子、墨西哥草帽拿來有什麼用﹖除非那一樣東西與你家中某個環境配合﹐買回來用得著﹐那倒無妨﹐可也要一件起﹐兩件止。再好看的話﹐亂買回來還是垃圾﹐一些沒有用的東西﹐盒子、罐子﹐管你名家設計也好﹐土製也好﹐兩年之中沒有用到﹐趕快放進垃圾箱﹐要不然家裏變成垃圾箱。有時候美不美麗並不是這樣重要﹐整齊清潔反而令人舒服﹐不需要無緣無故的去堆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