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 Yu ~ 背棄 Christian Dior 的靈體 —— Birdy         1987 8         號 外
 
 
 
去年夏季 Patricia Field Bruce Weber 拍攝的影集印製成一系列T恤﹐其中數款的左袖角都用金色顏料壓上幾個非常實在的大字﹕When You Are YoungYou Are Gold
 
                                 Patricia Field (左) 後來做了《Sex and the City》的服裝指導,亦解釋了 Sarah Jessica Parker 為什麽會在右
 
我和 Grace Yu (余嘉文) 早在一九七五年﹐正值大家都發育得最全盛時經已成為朋友。當時醞釀良久的本港時裝動力正隨著社會進展逐漸膨脹。我跟她都和其他所有適逢其會及迎接這個 fashion wave 的人一樣﹐像浮士托般把靈魂奉獻出來﹐將青春輸送了給時裝業。
 
 
那個年代 Kiki Fleming Studio 尚在精美的舊山頂道﹐時常不夜天。在多個燈光燦爛的派對裡我都碰得見剪童花頭的 Grace﹐穿起 Elio Fiorucci 當時最得令的大格子 over-sized smock 恤﹐樂天地和她的好友 Cecilia 林偉萍一同在人群裡烈火青春地出沒。十號鞋加上五呎十一吋的身高﹐令她有時看來像個忽然在暑期增高了的男童﹐亦使她在當時香港時裝界開始接受新品種人版的階段﹐成為不可多得的新血。只過了極短暫的過渡時期﹐Grace 一直成為這個都會大型表演不能缺少的 top model
 
 
經過了多年在歐洲工作﹐Grace 上月決定留港出任 Catwalk Productions 副校長。在歡迎她上任的酒會中﹐我見到若干仍留在圈中的舊人和一班又一班青春無盡的新人﹔超模﹔特級模特兒諸色人等。Grace 可能尚未能適應本市近幾年流行堂煌稱號的氣候﹐一本正色地叫別人不要氾濫地將超模名銜冠於她的頭上。前幾年本港亦曾一度時興過自稱為 designer*﹐當時若果可以將所有正牌及雜牌 designers 在皇后像廣場召集﹐相信為數一定多過菲籍瑪莉安娜。時而勢易﹐估不到 Grace 今天亦能分享我一些切膚之痛。對於自己的地位和成就﹐她其後在一個座談會上說出一切只是機緣巧合。「It's no big deal﹗」不認識她的人﹐可能認為她故作瀟洒。但實際上這個從前異常明快的女子﹐在多次感情上的起落後﹐竟真的相信起命運。「例如我的身高在當年很難找到夥伴﹐但剛巧 Ellen (劉娟娟) 的拍檔鬧情緒﹐因而有空位給我補上。我深信這個機會的來臨﹐是上主因決定縮短我成名的路程而為。」命運的安排內又包含著無盡的焉知非福。在七九年替貿易發展局德國交易會表演完之後﹐Grace 滿懷希望地由 Dusseldorf 轉飛 Milan 等候一個人的出現。
 
 
Hotel Diana 舊式的房間裡﹐我看著她每日都困擾地隨著收音機必必卜卜的聲音呷著大口的酒。最後她獨自傷感地去了巴黎。翌年我到 Pret-a- Porter 展覽﹐見到住在 Rue Dolphin Grace﹔那時﹐她已經成為了 Christian Dior house model。得失實在太難計算。此後﹐每逢我們相見﹐Grace 總不忙輕撫一下這些舊片段還心甘情願地相信當時放棄了即將過期的機票留下等正外遊的 Marc Bohan﹐除了是對自己有信心外﹐亦是命運使然。
 
                        從 1960 至 1989 出任 Dior 首席設計師的 Marc Bohan
 
戀愛對於她﹐是永無休止的。每次相思剛下眉梢﹐又上心頭。過去幾年我祇是斷斷續續與她保持聯絡﹐但仍然感覺到一些類似白先勇的故事在 Grace 的生命中注流著。她聽我說了《一把青》和《謫仙記》的情節後﹐立刻認定是她自己的化身﹐然後又邊喝著紅酒邊繼續告訴我一些她愛情故事的碎片。曾經有記者問她如何保持容顏嬌嫩﹐Grace 給了一個鐘歌羅馥式的答案﹕「heavy-smoke and wine。」最新版本應該是﹕「heavy-smoke, wine and men。」雖然她常常說私人生活是她真主﹐工作祇是戀愛的副產品﹐但她其實是十分尊重自己的事業。她反對一些利用模特兒行業做幌子﹐其實心不在此的人。「假若用 modeling 來做踏腳石去選美或入影視圈﹐往往令人錯覺我們的行業不夠理想﹐對我們不太公平。但成名後被邀請參與其他工作則令人有不同看法。」不知道胡茵夢會否將這番話收納入她翻譯的《尊重表演藝術下冊》裡面﹖
 
                             胡茵夢譯的書,不知有沒有下冊?!
 
除了戀愛專注﹐其他各式各樣的感情﹐Grace 都異常豐富。當年 Young Designer Show 比賽﹐曾令到 Grace 極之不安。「參賽中有四人都跟我友好﹐但冠軍祇得一個。我害怕面對其他落敗的三人。」後來她四位友人都輸了。她走進後台時見到其中一名自視為大熱的男子在痛哭流涕﹐Grace 竟然陪著大哭了一場。又因為她身裁高大﹐時常成為一些男扮女裝盛會、比賽等活動的被動贊助者。精美的鞋及配件﹐晚裝亦有時因為友誼至上地被外借而石沉大海。幾年前 Givenchy 送了件時值十六萬法郎的晚裝給本來行將結婚的 Grace 作禮服。後來 Grace 並沒有用得著它,更經不起被要求而借了給某男子穿了去參加 Drag Queen 大賽。那日我再見到這件衣服﹐摺摺疊疊地已經完全走了樣。住在巴黎幾年﹐使 Grace 和一位叫 June Murphy 的美籍女子發展了一段《似水流年》式的女性友誼。June 因年紀漸大﹐從表演台上轉到幕後發展。數次辦學不理想而鬱鬱不歡。兩個月前從東南亞來港後不辭而別﹐至今令 Grace 牽腸掛肚。一些曾經善待她的人﹐Grace 更會像個老式人般沒齒難忘。一頓午飯時間﹐已經在我面前感激過劉娟娟四、五次。「沒有她找我搭檔﹐我不會紅得那樣快。」多年前﹐Ellen 曾經送過一對晚裝鞋給她﹐Grace 至今仍沒有忘記「雖然 Ellen 可能從二十對相近的鞋子 spare 一對出來給我﹐但在當年我仍是新人階段沒法負擔多買幾對私伙的時候﹐我還是十分感動。」
 
                                                                                     劉娟娟 (中間) --- 攝影楊凡
 
對於學生﹐Grace 亦灌注無限愛心。「很多其他導師或許會怕學生太鋒芒搶去自己風頭而有所保留。我則沒有這個恐懼。教學是需要耐心和真心﹐而且﹐每個人都是 unique 的。學生亦應該將所學的消化及改良﹐隨著本身的潛質來發展發揮自己的優點。」Grace 常常超時工作﹐和學生交換心得。Catwalk Anna Lo 還取笑她會把知識一次過傳授給初班生而影晌高級班的票房。Grace 則認為一切不該被時間限制﹐她比較信任靈感,為此﹐有時她會站在路旁看一些老婦緩緩地梳通一把長髮的動作﹐吸收參考。所以假使你半夜三間見到 Grace 自己對鏡幻想加動作地在梳根本不存在的頭髮時﹐請保持鎮定﹐繼續洗手。她只是靈感到﹐並未被《撞到正》或《執到寶》的貓屎上身。
 
                                      Grace Yu 近照,背影黑白照由張叔平操刀
 
Grace 十分善待新人﹐理由是己所不欲。在她初出道的年代﹐風氣跟現在是略有分別的。成了名的幾個 top models﹐或重或輕總愛排擠一下新人,硬用排場來鎮壓大局。每遇大型表演即出動龐大私伙﹐以茲識別。只配備得一兩件私伙的新人都被境況排擠得至卑至微。而往往被分派穿的都是舊人揀完揀剩下來或極之暴露的設計。Grace 當年硬著頭皮穿過些薄如蟬翼的中東露臍低腰裝﹐或背部全裸的晚裝﹐還得敬業樂業地以歡顏面對群眾。但 in return﹐這些行逕卻又替她帶來無限焦點。有一年 Grace 穿了個叫做梅寶珠設計的全真空裸後幅的晚裝出場﹐她甫以背部示眾後﹐雖然在當年《迷你》﹐《老爺車》經已成行成市﹐還是引起了人慾橫流﹐尖叫之聲不絕。台下一些只做 Gala Show 的外國空運抵港的 models Billie BlairTanyaJan Stevenson 等人全力替她打氣。Grace 忽然雙眼放出幸福 (語出自電影《一江春水向東流》) ﹐大著胆子仿效起一些黑人模特兒的拿手台步。
 
                                        Billie Blair --- 攝影楊凡
 
這個 show 改變了 Grace 的舞台生涯。「在那一息間﹐我感覺到已走出了從前的框框。我體會到只需要用幻想﹐經驗和胆色結合﹐加上不斷試習﹐即可找到自我的風格。而且﹐只要肯嘗試﹐差不多每個有條件的同行﹐我相信也可擠身國際。」
 
雖然初出道時吃過些苦頭﹐但Grace卻懷念當初這行業的氣派。「那時 modeling 是個專門行業﹐站出來就給人一種與別不同的感覺。成了名的更高人一等。但現在 fashion 已經成為了公開的秘密﹐要從群眾中的日常的裝扮特出自己也比較困難。各行各業廣告使模特兒數量大增﹐質素參差不齊。又流行與群眾接近,失去了神秘感。」柴文意﹐黃安娜和文麗賢等高貴淑女型時代經已完全過去,模特兒行業從前的相貌端莊﹐中學畢業﹐舉止文雅等等嚴格要求亦完全蒸發。凡事有膽色者皆可自稱為模特兒﹐但有實力者只是以有份做 MatsudaGian Franco Ferre Scherrer 等大 show 為限﹐暫時不出六人。Grace 亦是有見及此﹐才答應 Catwalk Productions 留下來﹐希望用自己的心得和經驗來灌溉出一些接班人。我自己一直一廂情願地希望見到 Grace Ellen 兩人大合奏﹐開辦一些 charm schoolmodel training 等美麗事業。她們在台上拍檔逾十年﹐高度身裁相若﹐同樣耀眼怡神﹐能發展成為合夥人﹐一直好看下去是我的心願。但 Grace 選了和 Anna Lo 合作自有她的理由。「我和 Ellen 的專長太過相近,可以同聲同氣,但 Anna 則可補我的不足﹐例如負責行政﹐財政等﹐讓我專心教學。而 Catwalk Productions 雖然亦有赴外地表演﹐但一直都比較注重針對本港市場﹐假如可以把它更國際化﹐我覺得成就感會更大。」
 
 
當年亦是為了接受新挑戰﹐Grace 離開了在巴黎最先 offer 合約給她的 Christian Dior。在「Couture House 裏面﹐designer model 就是對方的靈體。設計師會隨著模特兒的氣氛﹐舉止來刺激他們的創作﹐而我們又得在他們身上吸收靈感來把自我發揮得更淋漓。雖然在 Dior 裡工作得很愜意﹐但我認為一個 artist 是應該常常轉換環境﹐用不同的層次和角度去觀察每一樣新事物。所以在兩個合同之後﹐我就轉到其他 house 生活工作去。」如果所有 models 都像 Grace 般有藝術修養﹐天下就太平了。她甚至不能容忍一頓不完美的晚宴,She wants everything perfect
 
Grace Yu (余嘉文) 1987 年在號外的廣告,是否有著 Grace Jones feel?
 
本來訪問 Grace 是希望她跟我分析一下天橋界大勢﹐或談及她事業未來發展等大題目。但她總有力量把我誘發到去寫她的其他層面。那日由 Eddie Lau 當年取笑她是科學怪人說起﹐一直到 La Bouchon Restaurant 經已由精美膳食變為 fix menu 半導體式食堂﹔當年在新世界的 Piatelli 將羅文《小李飛刀》和 fashion show 混合為一,至今年貿易發展局終於放棄了 Julius Schofield 而改用兩個新歐洲舞台指導及成衣監督﹔Suzanna Chung 及男友 Peter Man 開設的 Vamp Disco 到天天例行在半島下午茶會等等事物。只是輕輕帶過 catwalk 界仍然流行 Chanel 模特兒 Ines 採用的 flirt-around 式表演法﹐以及去年 Jean-Paul GaultierAnne Marie Berettade Luca  幾人採用麥當娜式模特兒後﹐使得五呎七吋左右的肉彈型女仕又再抬頭等兩件事。幾乎可以替她寫隻「新謫仙記」。
 
                                                                                          Ines de la Fressange
 
但既然陳百強老說要把 Grace 的故事拍成傳奇﹐我現在只得孔融讓梨﹐退一步扮高達簡略地寫「我所知道她的二三事」。至於其他﹐留待 Danny 在銀幕上有所交待。但我知道 Grace 會一直 glamour 下去﹐因為現在的女人都比較精明﹐她們會曉得在適當的時候說和做到﹕「When you are mature, you are diamond。」
 
                                                                                              與陳百強合照
 
 
※ 小宇按﹕本文作者 Birdy 是曾在貿易發展局任職的 Patrick Lam 的筆名,如果此文能放在 Grace Yu 那本《天橋之后》書中,與她的自傳內容作對照,該多好。
 
 
*有關 designers 過剩,請點擊此處參看《其他作者系列》陳冠中那篇《Fake Design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