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 Yohji Yamamoto  - 山本曜司的降臨 —— 李志超            1987 2 月        號 外
 
 
 
等待
和幾個女人屏住氣息的坐在香港時裝節的記者室內﹐都是為了同一個目的 —— 等待Yohji
 
心情像歌迷等西城秀樹差不多﹐「他以什麼形象出現呢﹖」我跟H.K StandardJill 說﹕「他什麼樣子的﹐在雜誌上見過﹐卻不記得﹗」
 
貿易發展局宣傳部的Lucia走進來說﹕「他還沒有到﹗誤了點鐘﹗再等吧﹗」又走了出去。
 
再過十五分鐘﹐再快窒息的記者室間﹐我倒了一杯咖啡﹐無心的喝著﹗剛巧時裝節的co-ordinator Julius走進來﹐Lucia 說﹕「你們不是也要訪問他嗎﹖」
 
於是我又跟著個記者圍了過去。
 
Jill﹐你不過來﹗」我說。
 
「幾天前訪問過了﹗」她懶懶胖胖的躺在梳化上。
 
我「站亂歌柄」﹐別人在問Julius的背景。啊﹗原來他是唸建築的﹐我卻在旁猛說﹐如何如何喜歡這個Fashion Aid﹐也是Julius 策劃的﹐「今年Esprit的跳跳紮出場也是類似的搬過來的。」Julius說。而另一位記者好想問他憑什麼標準挑模特兒﹗真悶﹗問他為什麼老是戴白帽子﹗不肯脫﹐因為頭頂沒有頭髮啦﹗我知﹗
 
忽然一陣腳步聲推開門﹐有人來了﹗
 
Lucia 的背後一個不高﹐藝術家得很﹐頭髮中分兩邊乾旱地﹐滿腮于思﹐眼鏡炯神的人站著﹗
 
我心裡想﹕「不壞﹗」
 
                                                                                                             2010 年的 Yohji
 
邂逅
時間是有限的﹐而要找尋到的答案很多﹗
 
他來香港﹐是作為香港時裝節的嘉賓﹐順便看看下個月在這裡開幕的label shop。來去間只是一天的事情﹗後來我想多見他一面好不好﹐記得詳細一點好不好也來不及﹗然而我發現以他有限度的英語﹐每個問題都按著眼睛想一想便找到答案﹐對自己服裝的趨向和時裝的看法﹐每句都精警有見地時﹐他那份charm﹐蘊藏在帶點憔悴的眼神裡﹐從按著眼角的中指參透出來﹐跟他設計的衣服般﹐遍是迷人的氣味﹗
 
 
他說﹕「我設計衣服啊﹗都為了很特別很私人的原因﹐不是為普羅大眾﹗」服裝是需要emotion 的﹐paper report只能叫你 make a repro
 
「什麼特別原因﹖」我追問。
 
「例如愛上一個女人﹗」
 
「你愛上了新的女人﹐你的 collection 就跟著一起轉變﹗」
 
「是」
 
「你最近有沒有fall in love呢﹗」
 
他眯起眼睛笑了﹗
 
這個來往于東京和巴黎兩個總部﹐十月三日出生的天秤座的男人。屬於城市﹐很風趣﹗
 
他說﹕「我做的設計不在山上做﹐山上沒有人跟我說話﹗」
 
 
他又不屬於日本﹗
 
“I belongs to TokyoTokyo is Tokyo
 
問他住在那裡﹗
 
“I am living on the plane
 
問他為什麼不打入中國印度蘇聯市場﹖
 
「到那裡取靈感﹐怎可以又回去擺衣服呀﹗」
 
問他在眾多設計家中的﹐你如何看自己﹗
 
他便眯起眼睛笑起來回答﹕“I'm not bad
 
Yohji 工作上有一套簡單不過的道理 —— break with the past﹐時代轉變﹐往日的用不著了﹗
 
現在的服裝消費許多是太太們﹐他想即使設計下去﹐“that's not young fashionit's boring”他說。
 
去年 Yohji 的設計年輕和graphic得很可愛﹐在Nick Knight攝影的廣告裡大膽黑白的﹐有個女的還像米奇老鼠。
 
                                              Nick Knight 操刀的 Yohji 時裝照
 
“I want to give them new feelingfunny feeling
 
目的是為了給那些 young girls but real women 帶來一份 charm
 
「現在巴黎不是couture復興嗎﹖」
 
                                                   Nick Knight 自攝像
 
他舉起手在胸前交錯的一下動作﹐說﹕“for me that is finished態度完全認真﹗
 
Yohji 說起自己身世﹐十分動聽﹗是獨生子﹐那年他父親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死﹐是母親做裁縫把他撫養的﹐見到她如此辛苦來持家﹕“I have mother's work
 
“Are you poorthen
 
“When you say you're poor you are poor
 
Yohji 笑著說﹗“Mother would get angry
 
“Is your mother your best teacher
 
“The worst
 
我跟他笑成一團﹗
 
他唸完中學﹐順理成章要唸大學﹐但他沒有那心志﹗“I just want to play”於是又唸了四年法律﹗唸法律是因為“My mother wants her son to be normal只是他不想畢業﹐因為不想做事“Just don't want to be anythinganyone
 
那時跟他一起的朋友﹐不是某某大企業的老闆的兒子﹐就是某某財團的承繼人的孫兒﹐畢了業﹐以後便「坐定粒六」﹐萬事安排妥當﹐獨是 Yohji 不甘同流﹐he rebel﹗「受了 hippies 影響也有一點﹗」他說。“Don't want to become anythinganyone”﹐他又重複說一趟。最好一世做學生做下去﹗
 
所以問起他對時下年輕人的意見時﹐他持老的搖頭說﹕“They are spoiledFuture is planned for them
 
有一天﹐他見母親工作實在太辛苦了﹐他說﹕「母親讓我幫你吧﹗」
 
她的母親卻說﹕「你什麼也不懂﹐幫到什麼﹖」
 
他想深一層﹐母親說得對﹗他的母親說﹕「你不如到 Bunka Costume School 重新學起吧﹗」
 
這間學校出了不少設計大師﹐例如 Kenzo
 
那時候 Yohji 心想學會基本功夫﹐助母親一臂之力﹐連有那些設計名師也不知道﹗直到一個師兄對他說﹕「畢了業﹐便要入那個叫時裝設計的行業囉﹗」他才恍然大悟過來﹗之後 here come his success
 
「那麼最高興是你的母親了吧﹗」
 
「我母親從不喜歡我的設計呀﹗她喜歡的是Gianni VersaceChantal Thomass﹗」
 
                                                                             Chantal Thomass 和她的 signature 埃及妖后 (?) 髮型
 
「那麼你最喜歡的服裝設計家又是誰呢﹗」
 
Yohji 早有預備的拉開自己外衣﹐翻出衣內的label —— Comme Des Garcons
 
「你知道嗎﹖我只穿Comme Des Garcons﹗我其他的衣服盡是東京、巴黎故衣店買的﹗」那天他出席fashion gala﹐就是一套Comme Des Garcons上陣。
 
新銳中﹐他偏愛J. P. Gautier﹐但不會穿或不敢穿﹗
 
現在 Yohji 的公司Y's 有好幾條lineY's for Men都是價錢比較普及的﹐讓小朋友可以負擔﹐分享他的設計﹗因為那些elegant的服裝早叫他成名﹐也叫他累﹗
 
 
所以他最近做了一件十分對不起忠心追隨他的小姐太太們的事﹗
 
「我十五年來最重要的是設計女裝﹐設計最好的女裝你需要瘋狂的去愛女人﹗十五年了﹗好厭倦﹗」變一變口味﹗
 
Yohji 說要全心全力發展menswear﹗時間調得很好﹐十五年後﹐男人開始注意衣著﹐而且穿的新奇﹐男的﹐他沒有試過﹗
 
「你心目中的理想男性是怎樣的﹖」
 
“Vagabound他一口咬定﹗“angry look
 
Yohji 的男模特兒不是明星﹐只在倫敦巴黎街頭的粗漢﹐是他在街上一個個拾起來放在舞臺上。
 
在他的舞臺上、在他的衣服內﹐Yohji宣傳的口號是fashion is freedom﹐我問他﹕「你叫人穿你的牌子﹐那裡還有 freedom 呀﹗」
 
他說﹕“The freedom is they choose my clothesyou change into my clothesyou change yourself
 
正如執到正的返工男人永遠不會穿他的牌子﹐他舉例﹗Yohji 的設計不是給穿傳統服裝的人﹐而是為渴望自由的帶來的獨特的自由。
 
分手
到了最後關頭﹐只容在下問最後一條問題。
 
Yohji﹐你多少歲了﹗」
 
43 歲﹗」他坦白得很﹗
 
為了這個秘密的公佈﹐我開心了好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