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 Scene 會因俞琤而改變嗎﹖       1988 2 月        號 外
 
 
 
《號外》跟俞琤 (電台的俞琤) 一直結下不解之緣。八二年陳冠中在《號外》的姊妹雜誌《國際城市》中曾以封面故事介紹「新搏殺年代﹕俞琤」﹐而周肅磐亦在八四年走訪俞琤﹐企圖比較後俞琤年代樂仕上任時與之前的電台策略比較 (該稿件後因恐怖政治因素被擱置)。事實上﹐在這更早之前﹐《號外》創辦期間﹐俞琤就曾公開在電台向聽眾介紹這份新城市雜誌。《號外》對電台的俞琤或俞琤的電台一直表示信心﹐而在今日俞琤上任商業電台總經理一職﹐《號外》的感覺是﹕radio scene真的可以因俞琤而改變。在各種電子媒介百花齊放唯獨電台積弱之際﹐大家都會問﹕radio 幾時來一個 come backThe question has been asked for so long。港台轉為獨立商營﹖商台改善 FM 調頻﹖發放第三間電台牌照﹖—— 種種有關電台事業的可能性新轉變似乎都不足以能夠給予我們信心說 radio scene 一定會 make a come backexcept this —— 俞琤回巢。俞琤在電台工作不短日子﹐俞琤時代的電台有6 pair半的黃金日子﹐印象中電台的俞琤有強烈的感覺﹐有搏殺的蠻勁﹔而今日的俞琤有大傳媒社會的工作經驗﹐有對電台積累過多的感情﹐這一切都似乎使我們有足夠信心去期待電台或許真的會因俞琤而變為 mass media 中的STATE—OF—THE—ART—FORM
 
 
號外   ▲ 俞琤
 
﹕你這次重回商台﹐有甚麼特別的感想﹖
 
﹕我一直也沒有特別感覺﹐不覺得驚或疑慮﹐只是一回來﹐就立即開始工作。只是有一次﹐有一位藝員一見到我﹐就眼也紅了﹐想哭的樣子﹐說等我回來等了很久﹐在那一刻﹐我也有同感﹐也有想哭的衝動﹐而且那位同事和我並不是十分熟絡﹐所以幾特別。
 
﹕你回來後﹐覺得電台有改變嗎﹖對於這個老地方有甚麼感覺﹖
 
﹕我覺得逼﹐其實這次訪問都幾好﹐因為可以令我找回感覺上的記憶﹐我一回來便是工作﹐想也沒有想其他﹐但根本上這裏是逼一點﹐由於近年發展﹐所以地方不夠用。
 
﹕最初是何先生 approach 你的嗎﹖
 
                                          何佐芝
 
﹕其實這過程都幾得意﹐俾《號外》做獨家都幾好﹐因為無人問過。事情是何先生打電話約我去半島 Gaddi's﹐冇講是為甚麼。我欣然赴約﹐只有我們兩人﹐是吃午飯的。何生是十分直接﹐我們 had a drink 之後﹐他第一句說話就問我是否願意回商台幫手﹐擔任這個職位﹐我便答應了。事情就是兩句說話便決定下來﹐速度就如我剛才覆述的一樣。
 
﹕你赴約前是否有心理準備﹖
 
﹕我是有點心理準備﹐但不是這種心理準備。當然何生約我出來不會純粹 social﹐若果說心理準備﹐我想的是可能何生叫我回去做一個節目﹐or whatever。但基本上何生要求的事﹐我是不會拒絕的﹐我本身的人是這樣的。因為若不重要﹐何生不會親自同我講﹐而重要的事情﹐我是不會拒絕的。而當時還有個小插曲﹐就是當我們開始討論工作計劃時﹐鄰桌卻坐著張敏儀﹐當時的感覺幾得意﹐這麼巧合﹐有兩個敏感人物在場 ()。張敏儀可算是 witness 這件事。但她也是碰巧在那兒吃飯﹐我想她也不知道我們的談話內容。
 
                                                    半島的 Gaddi's
 
﹕究竟何生有沒有說到怎樣會找上你呢﹖
 
﹕我記不起來了﹐因為已經是十月的時候的事﹐我只約略記得他說我是最適合的。
 
﹕那麼你覺得自己是最適合的了﹖
 
﹕嘩﹗這個問題好尖銳﹐…… (沉默)﹐我覺得自己是最適合﹐基於有好多方面﹐而最主要是對電台的感情。在這方面﹐在相同資格的人選裡面﹐沒有人及得我﹐因為我對商台認識如此深﹐對攪好商台更加有決心、使命感和責任感﹐相信無其他 candidate 更能及我。
 
﹕你加入商台﹐是否感情成份遠比理智成份為大﹖
 
﹕兩樣都有﹐當然不是純粹感情成份﹐但感情成份是令到 decision making 這樣快速的原因。基本上我是一個習慣作 quick decision 的人。
 
﹕在你的理智考慮中﹐你在外邊攪電影、promotionmonetary reward 己經很好﹐很多人估計你不會回商台。
 
                                            
﹕我想我要講清楚一點﹐免得別人以為我是感情用事﹐回娘家。我是一個很簡單的人﹐從香港的問題說起﹐我在香港長大﹐我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香港給予我的﹐我對香港的感情是共存共榮﹐所以沒有一個逼切的需要去賺很多錢﹔另外我不打算有下一代﹐不打算移民﹐這都是我可以 take 很多 risks 的原因和先天條件。只要有屋住、有車揸﹐有錢供給我和媽媽的生活費﹐我已覺得ok﹐我不要求最好的享受﹐最豪華的館子吃飯﹐最靚的衣服。就以我揸車的紀錄﹐我揸過  Civic﹐十四、五年的舊車﹐我又楂過 FerrariPorscheTo me﹐這些都不重要。我只愛揸車﹐因此我沒有一個急切去賺錢﹐我不打算有下一代﹐我不準備移民﹐這都令我無後顧之憂的去 make decision﹐去 commit 我自己。以我以前在商台的經驗﹐那時已有 authority﹐可以論功行賞﹐我相信努力工作時﹐亦有人會獎勵我﹐我絕不懷疑何生會對我唔好。
 
 
﹕你認為 monetary 方面﹐比起外邊並沒有損失﹖
 
﹕不能這樣說﹐外邊賺的錢是沒法估計的﹐可能有亦可能冇﹐同retain在一間公司裏是不同的。
 
﹕那麼你的 reward 裏面是否有 shares 呢﹖
 
﹕這個我不便透露﹐這是我和何生之間的 secret。不過我可以說我入商台﹐錢並不是我的第一考慮﹐因為在外邊我拍戲一部或者八部﹐在錢方面﹐我已經滿足﹐當然我的 basic 已經攪掂咗﹐因為我是一個易攪掂的人﹐而我又相信我唔會找到一份工是養唔起我和媽咪的﹐而anything other than that 已經是 extra
 
                                                               俞琤與母親
 
﹕換言之﹐job satisfaction 才是你追求的東西﹐而你以前是 run 一個 channel﹐現在是總經理﹐在 job nature 和能夠帶給你的 job satisfaction 而言﹐分別有多大﹖
 
﹕當然責任多好多﹐現在是全權署理商台的事務﹐而責任是大到我唔可以去想的﹐若果我去想﹐就真會問 do I want to work that hard ()?何生和我都清楚我的路向是一個真真正正的 GMI know what the implications mean。「任重道遠」是我俾自己的﹐我絕不會掉以輕心﹐我知道若果我 achieve 到我所想的﹐我會是個很開心的人。Job satisfaction 是我唯一的 satisfaction﹐現在有這麼大的工作讓我去征服﹐可想而知那個 attraction 有幾大。
 
﹕現在你第一步是否專注在 programming 上﹖
 
﹕唔止﹐是 programming and sales﹐因為在擴充節目時﹐you are spending money﹐而在開源唔節流的情形下﹐作為我們的主要收入的廣告當然亦在我 priority 工作上﹐因為我在管理一個商業機構﹐若果收支不平衡﹐that is to me an imperfection
 
﹕除此之外呢﹖
 
﹕在招待會上我強調人事上﹐將不會有大變動或大地震。因為我有兩個信念。第一、電台正是用人的時候﹐將有很多新職位和職務出現﹐足以容納現有的職員數目有餘。即使他現在不是一個太好的 DJ﹐他可能是一個好的 PR。第二、我目前看到的員工表現都是基於以前的辦事方針和氣候﹐在新的領導方式下﹐everybody deserves a chance 去證明自己可以達到新水準的要求﹐在新的氣象下可以發揮自己的長處。在電台積極擴張業務之時﹐假如他們仍找不到自己適合的工作或證明不到自己的工作能力﹐那便很危險了 ()
 
﹕可否講清楚談一談那一些新計劃﹖
 
﹕其中一樣是廣告製作﹐因為有些地方極待改善﹐例如我們會有 salesman 去做一些 direct advertising 的地方﹐即 retail sales﹐而我們在 retail sales 的發展亦很好﹐所以我們需要關注 direct advertising 廣告的質素﹐因為他們沒有廣告公司為他們 monitor 廣告質素。我認為廣告對 CR 來說是一種 unique 的東西﹐因為 RTHK 沒有。它可以代表這個時代的訊息脈膊﹐是很吸引和有趣的﹐因此廣告製作對電台是很重要的一環﹐所以我會成立一個廣告製作部﹐這個部門和節目發展部是會由同一人統籌﹐這位就是湯正川﹐他會是節目發展及廣告製作經理﹐把兩個部門拉在一起﹐是想將節目和廣告的衝突減低﹐和加強節目和廣告的配合。亞湯會負起一個檢視監察的責任﹐留意自己電台和其他媒介正在營造怎樣的一個形象﹐幫助製訂節目策略和配合廣告製作。以亞湯對電台工作的專注和熱誠﹐以及他的經驗和製作才華﹐應該是當今第一人。我很高興阿湯願意擔起這個擔子。而湯正川的原有位置將由亞旦 (鄭丹瑞) 出任。
 
﹕傳聞葉潔馨出任一台節目總監﹐是否屬實﹖
 
(陰陰咀笑) …… 不擬置評。
 
﹕在 programming 方面﹐你對一台和二台有什麼看法﹖
 
﹕由於一台的收聽率仍是較高﹐所以我應該是放較大部份的時間在一台。但在最初來說﹐我可能會較關注二台。因為 CR2 的本質是一個 trendyfashionable 的電台﹐對象是容易變心的 teenagers﹐但它在過往的幾年是搞得較低調一點﹐這是相比於 RTHK2 which makes a lot of noise 來說﹐這個可能與亞湯的性格有關﹐他是一個實幹派﹐不大搞宣傳。為了鞏固那批年青的 CR2 聽眾﹐我不介意吹噓一點﹐搞多些 promotion﹐所以開始時人們可能有錯覺﹐說俞琤出身自CR2﹐自然照顧  CR2 多點。但 in the long run﹐我是會照顧一台多一點。
 
﹕你是否會走同 6 pair 半的 celebrities 風格﹖
 
﹕這個要和亞旦詳細商量。當然從 management 的角度看﹐這個做法是正路。DJ是我們的 product﹐只要 product 本身 strong﹐自然就成為 celebrities
 
﹕麥天倫是湯正川邀請他回商台﹐你當時應該已注視商台發展﹐你有什麼意見﹖
 
﹕我不知道麥天倫* 這幾年會有什麼改變﹐所以 no comment。不過這是湯正川的 judgement﹐我尊重他的決定﹐我只能說歡迎麥天倫回來。
 
﹕梁安琪呢﹖
 
﹕梁安琪這個 case is﹐她是一個十分 dedicated DJ﹐她很勤力﹐很認真﹐她的 track record 很好﹐如果因一次會議裏面三言兩語的誤會便失去這個人才﹐這是不值得的﹐我們會挽留她﹐將會由湯正川打電話給她﹐說公司不接納她的辭職 (湯正川已於一月廿五致電梁安琪﹐而 Angel 亦答應撤消辭職)
 
﹕你會否找回以前 6 pair 半的舊人﹖
 
                                                                                                           6 Pair 半
 
﹕要 recreate 以前 6 pair 半的 team spirit 是肯定的﹐但我沒有確實的想法要找那一個舊人回來﹐因為他們在外邊可能已有一份很好的職業﹐而且現時電台有這麼多新人正努力﹐機會應該先給他們。
 
﹕你掌政商台的 ambition 會是什麼﹖
 
﹕好簡單﹐其實一句 profitable 已足夠代表﹐因為 profitable 就如受歡迎﹐等如搞得好。另外我覺得香港現時整個社會都有種迫切的焦慮﹐充滿暗湧與不安﹐所以我覺得今次轉職接受新挑戰的 timing 很好。容許我詳述我這麼爽快答應何生的原因。剛才已說過﹐我可以 afford risk﹐亦在這幾年已儲足足夠的籌碼﹐我覺得我已 ready。舉例說我在電台外的事業如電影、當電視司儀、搞亞 Sam 演唱會﹐都能幸運地成功的參與﹐可說是無憾。現在有機會在這個對香港這樣特別的時刻讓我管理一個傳播媒介﹐我很高興﹐因為希望使 CR 成為一個以香港人利益為最大依歸的傳播媒介。
 
TVB 現在擁有很多年青的觀眾﹐可有想過把他們搶過來﹖另外你覺得 radio coming back 嗎﹖
 
Radio 一直都有它的吸引力﹐有好多空間去容許 creativity﹐因此在眾多媒介裏的競爭力自然很強﹐而且正藉大眾幾 bored 的情勢下﹐電台是可以提供到更多的 alternatives﹐更多的 excitement﹐而電台因為製作上的方便﹐可以更「跟貼」大眾的口味。我希望做到的是一個 talk to the peoplespeak for the people and listen to the people 的電台。
 
﹕怎樣去實現你說的 to speak for the people
 
﹕將來的趨勢是電台將會有多些 public affairs 的節目﹐或者甚至是 comment﹐這是蓄勢待發的。
 
﹕會用那一個方式呢﹖
 
﹕可以用好多方式﹐但基本上會以客觀和中肯的路向﹐但暫時以本人的立場﹐除了作為商業的電台﹐除了精彩的節目﹐我亦希望可以搞到令香港人覺得 it is our station﹐例如《自由講自由港》這個節目﹐是 really talk to the H.K. peoplelisten to H.K. peopleand sometimes speak for the H.K. people﹐而日後不會比現在做得少。
 
                                                                俞琤及何佐芝的兒子何驥
 
﹕何生 share your view 嗎﹖
 
﹕我想基本上他不會反對﹐但現在我上了班三天半左右﹐我和 public affairs 節目的總監討論過﹐大家的看法也一致。
 
﹕你對電台性開放的看法怎樣﹖因為一台開始了在 phone-in 節目中比較 explicit 地講 sex 的先例。
 
﹕我不排除我們遲些可能有少許「成人」趣味的深夜節目﹐現在我們在考慮中﹐well﹐整個社會都需要正面面對這個問題﹐亦是生活的一部份﹐and we are in the eighties﹐應該採取一個開放的態度。
 
﹕可否 specific 說說與商台的感情。
 
﹕我當初是有點莫明奇妙的入電台工作﹐當時我有兩個不同的 source 令我入電台﹐其一是我的原校有電台人到學校招募 DJ﹐有老師推薦我﹐另一方面是梁柏濤同時推薦我的。我初時是怎麼也不懂﹐連唱針也未見過﹐由此而發展到 run 一個電台﹐其中我得到極大的啟蒙,是電台令我開竅的﹐像繼續我的大學課程﹐由 nobody 變成一個「俞琤」。而且自己亦是好專一的﹐在商台十一年﹐電台容許我共同進步﹐我就好像在電台出世﹐電台「揍」大我一樣。我在電台初時由無人識 (唔識讀俞琤)﹐直至找到自己一個 identity —— 俞琤﹐其中的過程﹐自己是很 grateful﹐而這些可以說是電台俾我﹐或者擴大說是香港俾我。Imagine 我每天做節目﹐是 share 自己的 growth with 香港人,於電台﹐我由一個 16 歲的頑童﹐變成一個 star﹐所以是好有感情的。
 
﹕你的感情成份會否令你做番節目﹖
 
﹕我希望會做一個流行榜﹐一個 totally unbias 的流行榜﹐this is a chart to end all charts﹐這個亦算是 speak for Hong Kong people 的實踐﹐不一定是政治節目才可以。我自己做﹐是因為想同大夥兒一起﹐而不想像退居幕後的管理層﹐一方面我可以令 public 感覺到我們電台是全力出動﹐會很有朝氣﹔而另方面俾同事都有一個士氣。但何生可能想我做回一個純 management position
 
﹕而 CR2 仍然是走 trendy 的路線﹖
 
﹕是。不過我一路都有個理想是潛移默化的將一些價值觀念去灌輸給後生仔。
 
﹕你會怎樣 groom 藝員﹖
 
﹕現在的 DJ 將會需要在一些比較嚴格的要求下表現﹐這本身已經是一個training﹐而我們的指標之一是將會有一個 artist management﹐有 image grooming﹐但當然最重要還是 product 本身﹐若果 product 本身夠勁﹐就自然有風釆。
 
﹕唔 ……
 
﹕唔 ……
 
 
※《資料補充》
CR2 以後以播中文歌鑊唔鑊我地唔知﹐但俞琤對同事講﹕「未來五年﹐好好玩﹗」
 
* 我怎完全記不起麥天倫這個人,有讀者能補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