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漫畫」六十年 --- 你會選擇說「史諾比」六十年嗎﹖—— 陸離        
  2010 10         信 報
 
 
 
想像有一個聲音忽然跟你說﹕
 
「今天是「花生漫畫」PEANUTS 六十歲生日﹗」
 
如果你從來都不是「花生迷」﹐你可能會有點奇怪 ——「沙田大會堂」對開不是有個「史諾比開心世界」主題公園嗎﹖他們去年十二月不是已經慶祝了「史諾比六十年」嗎﹖怎麼巧合都是六十歲﹖那隻人見人愛的小狗史諾比﹐難道就等於「花生漫畫」﹖
 
                                                        史諾比開心世界
 
對於一個與 PEANUTS 同步長大的資深「花生迷」﹐這其實是個愛恨交織的故事。
 
不如先說恨﹕
 
(1)
甚麼叫做「史諾比迷」﹖真是聽見都要學「花生漫畫」原主角查理布朗 (Charlie Brown)﹐皺眉說﹕「哎哎哎﹐我胃痛﹗」
 
                                Charlie Brown
 
是的﹐每次當我的「至愛」拉納斯 (Linus Van Pelt) 被他姊姊「惡露西」(Lucy Van Pelt) 肆意灌輸錯誤訊息的時候﹐查理布朗在旁聽見了﹐就會胃痛。
 
                                                         Lucy
 
我也要掩著胸口叫胃痛﹐當我無法不接受現實﹐明知全世界都差不多只知有史諾比﹐勉強知道牠有個「不是主人的主人」查理布朗﹐卻幾乎已經遺忘小鋼琴家舒路達 (Schroeder)﹐惡 Lucy﹐小思想家 Linus﹐小弟弟「重播」(或「再版」) Rerun Van Pelt﹐以至小運動家薄荷柏提 Peppermint Patty﹐功課奇佳的瑪思 Marcie﹐小骯髒「豬圈」Pigpen …… 等等等等﹐我除了胃痛﹐還能怎樣呢﹖
 
                                   Marcie
 
當然真正的「花生迷」﹐還是有的﹐老中青童四代都有。特別是「老餅」一代﹐然後這些「老餅」又可以影響他們身邊的小童。譬如屋子裡根本早有「家傳之寶」全套「花生漫畫」。這應該就是「家教」。
 
「老餅花生迷」還須告訴子子孫孫﹕你是「花生迷」﹐不是「史諾比迷」。若你聽見有人自稱「史諾比迷」﹐這個人一定不熟悉 PEANUTS
 
                                                                   Rerun
 
(2)
惟是「胃痛」遺憾者﹐卻原來連「花生」與「史諾比」兩個詞兒﹐都是一片混沌。甚至作者舒爾茲 (Schulz) 的譯名﹐都混沌。有舒爾茨、舒茲、休茲等。自從兩岸不再封閉﹐香港開放的優勢消減了﹐中港台三地遂各自為政。最近還有一個趨勢﹐很多譯名要跟內地。不必詫異「史努比」已然逐漸進駐香港。
 
                                                                                    年輕時的 Charles Schulz
 
其實連香港自己都混沌。不同出版社先後翻譯「花生漫畫」中文版﹐都會因應各自商業需求﹐採用不同譯名。單是 Snoopy 就有小腦皮、小樂比、史諾皮(我在「星島晚報」試譯「花生」的譯名)—— 史諾比則是亦舒的手筆﹐她的小說讀者多﹐我退休後亦在心中、筆下﹐跟隨了她。
 
台灣用史奴比﹐內地用史努比﹐兩地均干脆用作書名﹐「花生」從此在兩岸消失。台灣亦有不同出版社各有不同版本﹐有叫「大頭」的﹐有叫「花生米」的﹐與香港某教會組織出版的「豆豆福音」遙相呼應﹐各自獨立。
 
                                                                      Schroeder
 
內地則是忽然一出就出了全套﹐印刷精美。兩岸對白譯筆流暢﹐但難免有時會出現一些情況﹐譬如譯者不知道荷里活女演員莎莉麥蓮喜歡研究前世今生﹐結果將 former lives 譯做「從前的生活」。又或忽略了小鋼琴家 Schroeder 名字與音樂家舒伯特、舒曼相連﹐故此即使不用「舒路達」都必須第一個字用「舒」。六十年兩岸三地各自修行的結果﹐就不但史諾比、史奴比、史努比混亂﹐其他角色除了查理布朗﹐更是全部千奇百怪。
 
 
                                                      Pigpen
 
我自己頗難接受台灣《溫馨送情的史奴比》、《依依難捨的史奴比》之類書名。但香港有個中譯本儘管沿用了「花生漫畫」﹐卻在介紹角色時將查理布朗暗戀「紅髮小女孩」錯寫成「有一個紅頭髮的女孩子對他非常傾心﹐可是他不加理會 ……」﹐這些都是「胃痛」的陷阱。
 
 
(3)
為作者「恨」。一恨發行總公司 1950 10 2 日替舒爾茲發行七間報紙同日刊登的時候﹐強他用 PEANUTS 之名﹐其實他一直不喜歡。二恨他堅持查理布朗深愛的「紅髮小女孩」絕不露面﹐保持神秘﹐誰知有個電視動畫片卻擅自畫了「紅髮小女孩」。三恨不少商業的事情﹐舒爾茲無法控制﹐譬如周邊產品全球氾濫﹐無可能樣樣監督。但他前無古人的成功﹐包括名利、藝術成就﹐或可補償一二﹖
 
                                  Peppermint Patty
 
(4)
如今舒爾茲去世十週年了 (1922 - 2000)。他是在 1999 12 14 日因末期腸癌不得不宣佈退休﹐延至 2000 2 13 日去世。他離世之後本來規定不許別人替他續畫﹐可是發行總公司卻決定「一天也不能少」﹐仍然在全球二千多份報紙繼續刊登他的舊作﹐以維持影響力。這本來可以是好事﹐如果發行總公司干脆由 1950 年開始刊登。可是當權者第一嫌初期作品線條不成熟﹐第二決定隨自己意思選﹐這樣眾多角色的「成長」就亂步了。尤有甚者﹐當權者某次竟然將舊作該年的「奧運」舊地點﹐擅自改為應時的「奧運」新地點﹗見報之後﹐抗議之聲不絕﹐惟有尷尬道歉。
 
                                                                                          Charles  Schulz
 
再說點點感恩
 
幸而 2004 Fantagraphics 開始重編「花生」全集﹐每年兩冊﹐涵蓋四年。眾「老餅花生迷」唯有耐心等下去﹐不知有無緣份等齊全集出版﹖
 
畢竟「花生漫畫」曾經盛放﹐而我們這一代有幸與眾角色同步長大。對於宇宙恩賜的美好﹐誠心感恩。(暫時忘記宇宙的醜惡與殘酷。)
 
 
第一感謝「英文虎報」﹐是您們率先在一份英文報紙每天轉載 PEANUTS…… 第二感謝「新亞書院」來自耶魯的英文老師 Mr. Eckart﹐是您山長水遠慷慨借給同學們頭四本「花生漫畫」﹐讓我們得見新天新地。…… 第三感謝舒爾茲先生﹐回我三封信﹐送我兩本書。…… 第四感謝《中國學生周報》﹐給我空間轉載兩年「花生漫畫」。…… 第五感謝「星島報業」胡仙小姐、宋淇先生﹐容許我在「文林月刊」放肆編了23頁「花生漫畫小專輯」。…… 第六感謝《星島晚報》和「合眾社」﹐讓我試譯大約十年「花生」。(不巧「合眾社」後來轉讓版權﹐我失去了「聖誕老人」一樣的容德蔚先生﹐無法支持下去﹐必須再次感謝「大花生迷」嘉倫 (陳桂容) 臨危受命﹐仗義接力﹗) —— 第七感謝胡仙小姐﹐意外答應給我出四本「花生書」﹐可惜「星島報業」失驚無神搬了去荔枝角﹐我離開了北角「新聞大廈」立即六神無主﹐無人陪伴更去不了充軍也似的荔枝角﹐只好不了了之。(胡仙小姐會看到這篇文字嗎﹖您的仁慈﹐我永遠銘感。) —— 第八感謝《星島日報》張翠娟、周國強﹐讓我每隔一段時候就有機會再為「花生」做這做那﹐包括 2000 年作者去世前兩個星期的漫畫翻譯。—— 第九感謝 2000 2 13 日之後﹐所有報紙、雜誌、電視台﹐您們所做的訪問和錄影 …… 我至今珍藏。—— 第十感謝 RM 莫太﹐一直對我好﹐我搶著替《兒童快報》翻譯「花生」﹐您都容許我不用交稿審查。—— 第十一感謝「新鴻基」真正「花生迷」林澤顯先生、馮翊琳小姐﹐您們設計了與眾同樂的「史諾比開心世界」﹐儘管我對史諾比其實沒有甚麼感情。—— 如今又有陳麗燕在接力﹐加油﹗
 
                                                      Woodstock and Snoopy
 
最後謝謝潘泝「花生迷會」美好的記憶﹐岸西第一時間送我舒爾茲新傳記﹐「大花生迷」李君聰每年送我兩冊新全集。讓我們「駁長條命」﹐共勉﹗
 
還有小思 (盧瑋鑾)﹐意外與我電談﹐告訴我六十年回顧﹐「花生漫畫」是﹕「培養我們對人生深切體驗的開始。」—— 然後﹐我問小思﹐你其實最喜歡誰﹖小思欲語還休﹐一會方回答﹕「Linus …………我說﹐「哦﹐你都係 ……」沉默。然後我說﹐「弊啦﹗你提起 Linus﹐我要喊啦 ……」就哀哀在電話裡哭了起來。—— 小思忽然也哭了。時間彷彿回到六十年前。
 
 
                                        Lin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