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甚麼﹖—— 方盈           1984 1            號 外
 
 
 
十一月底才吹起了陣陣的秋風﹐天氣也不過是稍微涼快了少許﹐除了早晚覺得有點兒秋意之外﹐大白天太陽底下急步趕著路﹐汗珠兒照樣往外冒﹐不過與夏天的驕陽酷熱比較起來﹐已經是舒暢多了。可是十二月已經算是香港的冬天了﹐應該在冬天裡吹到的寒風冷空氣可是一點兒都不見影子。
 
不過港九的大小餐館、食肆的「補」風倒是吹得很厲害﹐滿街的招牌、報紙上的廣告﹐從大酒店到大牌檔﹐到處都看見一個「補」字﹐味味都與「補」有關。中國講究吃是世界出名﹐花在吃方面的時間、工夫﹐成績有目共睹﹐色、香、味吃進了嘴還要吃的有益﹐「有益」二字除了在中英會談用上外﹐對身體有營養起作用還要「補」﹐有時候真覺得糊塗。最近這幾十年在香港差不多是人人吃的飽﹐而且從小到大吃的好﹐有錢沒錢反正賺了錢滿街滿巷可以去吃﹐又沒有什麼時期餓著 (除了日本打仗佔領香港時期和小姐、太太們減肥時期)﹐也沒有打仗、饑荒和嚴寒﹐應該人人沒有什麼地方弄壞了﹐要這樣「補」法﹐「補」那裡啊﹖真奇怪﹗
 
 
人又不是機器﹐壞了一件可以用另一件補上﹐機器有時也未必能如此﹐反正是東西用久了會壞﹐人老了也會衰退也會死﹐什麼東西都有壽終正寢的一天﹐人身上器官構造複雜﹐天生其身必有其作用﹐在世數十年﹐生老病死只是一個過程﹐何必做些勉強其身的行為。
 
人又說自己是萬物之靈﹐可笑的是用豬腦、猴腦來補人腦﹐現代開山劈地有工程師﹐卻吃穿山甲﹐其他甚麼蛇、貓、狗、果子狸、禾蟲、烏龜有什麼營養價值﹖又不是地震、海嘯大災難劫後餘生沒有糧食﹐大家非吃野味來生存﹐更不是石器時代狩獵為生不吃就餓死。現代文明社會經過了數千年才進化至今日的局面﹐家畜家禽都經過衛生署合格才售出大家食用﹐尤其在香港﹐新鮮的酒類和凍肉、蔬菜、生果、維他命丸應有盡有﹐還有醫院醫生﹐打九九九隨時候教救你的寶貴生命﹐根本不需要「補」助靠野味﹐再者這些野味也不知生過什麼病﹖有沒有吃過髒東西﹖例如﹕腐爛的動物屍體、有毒的植物﹐或者是出入過一些什麼地方﹖
 
 
想想也滑稽﹐有的菜單看上去不知道是食譜呢,還是動物大全﹐天涯海角之中反正能跑、能爬、能飛、能游就能放在肚子裡﹐管他百科全書裡有名或者無名﹐有殺錯﹐無放過﹐最要緊是補﹐還要放在爐子上﹐燉過半天起碼﹐有中國人進補﹐不怕石油燃料無銷路。
 
滿漢全席更是荒唐﹐吃的全不是人吃的玩意。仙鶴腿、熊掌﹐真不知道吃下去幹什麼用﹐補你的腿像仙鶴﹐手係熊掌﹐如此類推﹐不如吃人還要乾脆﹐補的直接了事。反正不知道是那個混蛋說的以形補形﹐當然沒有比吃「鞭」更噁心的事。大家研究怎樣泡製動物用來排泄的東西浸酒、製丸藥、作湯﹐最後入口進肚子﹐看見很多中國藥亦標榜「鞭」的補法﹐真是無名火起三丈﹐請看中國人陸、台灣﹐世界各地無處不在洋洋大觀的十餘億中國人口﹐還要補﹖不夠多人嗎﹖國未強﹐家也未富﹐吃飯的人補了這麼多出來﹐大家還未完全吃飽﹐省省吧﹗留著這些時間研究點別的事物吧﹗要補的也想辦法補腦子﹐怎麼樣補多點知識進去﹐其他國家沒有吃那個玩意也沒有絕種﹐照樣人人白白胖胖﹐身體健康﹐登陸月球﹐上下太空地面之間﹐也沒有用壞了那裡要補啊﹗
 
 
其實在香港﹐只有食過量吃壞了身子的﹐那裡會壞了需要補﹐這樣富足的食物供應﹐你有能力賺錢就能保持足夠營養﹐除非一些在特殊情況無能力養活自己的人﹐大家吃那麼多﹐喝那麼多東西進肚子﹐有多少是真正有營養﹐可發揮作用的﹖還有多少是廢物﹖儲存在身體裡將來後患無窮的。大家真是要好好的衡量一下自己的飲食方法﹐無謂到時候病了﹐原來是吃病的﹐要餓肚子、戒口才能醫好﹐那就冤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