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變 —— 妾侍子女          1997 10           快 報

 

 

 

今次應該是短期內最後一次寫《家變》﹐要是這樣繼續寫下去﹐此專欄就快要變成《家變》專輯了。

 

二十年後今天﹐即使它的節奏已明顯比現時的電視劇緩慢﹐亦沒有五分鐘一小高潮﹐十五分鐘一大高潮的公式﹐但在閒話家常中﹐在各大小角色生活化得來又混身是戲下﹐濃郁的戲味不時滲出來﹐一連串驟眼看似無關但最終又有其作用的小支線﹐我們已不似是在看一齣電視劇﹐而是進入了七十年代香港浮世繪﹐在眾角色的日常生活間穿梭﹐在某些時刻﹐甚至已接近他們的內心世界。

 
 
我有時懷疑陳韻文本身是不是妾侍女﹐要不然她在構想描繪妾侍子女的心態竟會是那麼的生動和神似。我記得有一場是講汪明荃去機場接她相識不久的男友金興賢﹐正當她要行去出閘處時﹐赫然見到大婆一家人也在閘口等候那邊的女兒黃愷欣。那一刻汪停住了﹐她不敢再行前﹐她只是急急的躲在柱後偷窺前面的情況﹐到金興賢和黃愷欣步出閘口﹐大婆一家把他們圍住﹐汪看到黃把金介紹給她家人﹐亦看到金不停四處張望﹐想找到汪在何處﹐汪似乎有點想行上前﹐但結果仍是卻步了﹐堅強如她也無法鼓起和大婆一家碰面的勇氣﹐最後只好一個人轉身有點氣餒離開機場﹐而《家變》的主題音樂亦徐徐響起。
 
 
短短一場戲已將妾侍子女那種自卑、無奈﹐見不得光的心理表達得淋離盡至﹐看《家變》的趣味﹐此亦是順手拾來的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