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是別人好些              1997 10              

 

 

 

在漢城 (首爾) 有個行人專用區﹐內裡大小精品店林立﹐每天黃昏和周末都吸引到很多時髦的年青人﹐把那幾條小街道塞到水洩不通﹐好不熱鬧。我感受至深﹐是那些小朋友都打扮得十分好看﹐可見他們每一個都花了不少心思去替自己搶分﹐而令我好感頓增的是﹐他們時髦之餘﹐絕大部分都是挺斯文的﹐沒有一般香港市民的戾氣和粗俗﹔女孩子化上淡粧﹐(香港的女孩子﹐求求你們﹐多化些粧﹐給我們一些較好看的面色)﹐穿得五顏六色﹐但面上依然流露童真﹐在香港﹐我們上次是幾時看到一張童真的面孔﹖而男孩子「新潮」得來都很神氣﹐有一種豪邁的氣度﹐和香港同年紀的比起來﹐香港的都似乎把重心放在波鞋上﹐即使背囊也鮮有好看的﹐其他在打扮上的心思﹐更是韓國的贏盡了。而且這些小朋友應該都是來自一般的家庭﹐以他們成千上萬的數目﹐漢城照計也不會有那麼多富家子弟天天聚在一起吧。

 

 

 

比他們年長一些的上班一族又怎樣﹖晚上在一些食肆林立的小街﹐看到一桌一桌露天的年青男女在吃小食飲啤酒﹐他們淺談輕笑﹐悠然自得﹐活像從一些四五十年代言情小說裏跳出來的人物﹐久違了。其實他們應該不是甚麼高級職員﹐也未必受過高深教育﹐但他們都有著現代人起碼的文明和禮儀﹐你有見過我們香港那群集體吃自助餐、上卡拉OKWET」的上班一族嗎﹖唉﹐又汗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