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她們﹗—— 電視台第二女主角           1983 4           號 外

 

 

 
亦算是一個 minor miracle
 
我的意思是﹐兩個電視台竟可以容納了這麼多不能再算是青春的第二女主角。她們各有各的特點﹐各有各引人入勝之處﹐實在值得我們仔細去研究和分析﹐以下的表已列舉了現時大部份第二女主角的評語﹐當然數漏了的情況是必然有的﹐此外有些女角﹐如鄧碧雲、梁舜燕、李香琴、湘漪等等﹐可能因為她們其中有些聲望太隆﹐又或者可能其中有些年紀太大﹐勉強將之列入﹐對她們和其他的女角都不公平﹐所以沒有評選。
 
今次的評價表主要是分為三部份﹐每項目都以四分為滿分﹐1/2 則代表半分。
 
(1) ☆ 代表她們本身的娛樂性
(2)   代表演技
(3)   代表風格 / 外型
(美貌在這個項目佔分很少﹐評分的標準主要是在乎她們多年經歷所積累下來的台型。)
 
上官玉   (1) ☆
                  (2)
                  (3)
如果逐樣來分析﹐上官玉除了聲線稍為突出之外﹐其餘各方面都好像不大起眼﹐但我總覺得她的 sum is more than her parts﹐她每次出現在螢光幕都有一定的吸引力﹐是珠寶中一粒碎鑽 so to speak
 
白茵       (1) ☆ ☆
                 (2) ○○○
                 (3) 口口
「蘇小小」時代的白茵﹐常有太濃的廣東味﹐怎樣也襯托不出西湖的味道﹐想不到二十年後﹐她漸入佳境﹐演技收放自如﹐在《星塵》、《輪流轉》(只出現過一集) 的表理﹐直叫人看得津津有味﹐外型也自成一格﹐愈來愈夠氣勢。
 
呂有慧   (1) ☆
                  (2) ○○
                  (3)
隨著青春的消逝﹐呂有慧添多了一份婦人的嫵媚﹐她演八婆、反派也愈來愈出色﹐假以時日可能會去到梁珊的境界。
 
林建明   (1) ☆ ☆☆
                  (2) ○○
                  (3) 1/2
林建明的娛樂性是來自她花在演技上的努力﹐和認真的態度﹐記得多年前她在《大報復》中演那個孕婦難產一場﹐又叫又喊﹐聲音洪亮到震碎瓦礫﹐其落力程度可想而知﹐最近她親自執導《熱浪》一片﹐手法竟又出乎意料地中規中矩﹐其實林建明的殺手鐧除了是她驕人的身材之外﹐她的眼神也有很大的潛質﹐如果她能夠在眼神方面多下功夫﹐終於有一天她的娛樂性會威脅到黃文慧。
 
佩雲       (1) ☆
                 (2) ○○
                 (3)
佩雲的地位比上官玉更 minor﹐她的娛樂性主要是來自她的鼻﹐她的風格是她那頭金黃色的鬆髮﹐她的演技值兩粒星亦只限於她演龜婆的角色。
 
南紅       (1)
                 (2) ○○
                 (3)
後勁不繼是南紅的致命傷﹐二十年前她是光藝公司的當家花旦﹐但今天﹐她在 TVB 芸芸第二女主角之中﹐表現毫不突出﹐在喜劇和寫實劇盛行的今天﹐她的苦情戲實在無用武之地﹐太多人適合做賢妻良母了。
 
苗金鳳   (1) ☆
                  (2) ○○
                  (3) 口口 1/2
苗金鳳的情況和南江差不多﹐但她勝在外型較起眼﹐幸好在最近《家姐細佬飛髮舖》中她有脫胎換骨的表現﹐令她的總分高出南紅些少。
 
柳影虹   (1) ☆☆ 1/2
                  (2)  ○○ 1/2
                  (3)  口口
注重化粧是柳影虹的特色﹐在第二女主角群中她是屬於後起之秀﹐演風塵女子、姨太太等角色﹐可以說無人能比得上她。
 
陳嘉儀   (1) ☆
                  (2)  ○○ 1/2
                  (3) 1/2
陳嘉儀一向給人的感覺是擅演怨婦﹐其實她的喜劇更出色﹐像在甘國亮的《不是冤家不聚頭》、和《山水有相逢》中﹐她的演出就相當令人難忘﹐比起幾個擔重頭戲的女角毫不遜色﹐總括來說﹐她演少奶奶 (悲或喜) 都是一流。
 
陳齊頌   (1)
                  (2)
                  (3) 口口 1/2
做了十多年司儀﹐阿齊給人的感覺是得個「穩」字﹐所以她能在外型 / 風格方面搶得較多分數﹐此外她深懂保養之道﹐也是另外一個得分原因。
 
森森       (1) Not Applicable
                 (2) 1/2
                 (3) 口口
森森今次入選﹐同情分佔了很大的比重。在她婚變的期間去研究她的娛樂性﹐似乎有點那個﹐所以我不打算講她的娛樂價值﹐不過最令我欣慰的是森森越來越成熟﹐沒有了以前的小家子氣﹐進化成為一個態度大方、親切可人的少婦﹐由她主持《婦女新姿》實在是最適合不過。
 
斑斑       (1) ☆
                 (2)
                 (3)
斑斑入選完全是因為她在《射鵰英雄傳》有出色的表現﹐她演得很努力﹐但努力得恰到好處﹐不會給人有力不從心或過份搏殺的感覺﹐幾場內心戲也把握得很好﹐識得用低調去演﹐竟另有一番境界。其實演江湖女俠﹐斑斑委實是最適合的人選﹐因為她有一股不拘小節的豪爽氣概﹐我在揚盼盼身上從來就找不到。
 
羅蘭       (1) ☆
                 (2) ○○
                 (3)
從粵語片時代開始﹐羅蘭一直都是女配角﹐這些年來﹐她在各方面都沒有什麼進步﹐也沒有什麼退步﹐只可以稱得上保持水準﹐她沒有帶給我們驚喜﹐也不會令我們失望。
 
馮真       (1) ☆☆☆
                 (2) 1/2
                 (3)
馮真的娛樂性是來自當她施展起虛偽的笑容﹐說些不由衷的恭維說話的時候。
 
毫無疑問﹐馮真的演技是十分做作﹐誇張﹐但卻絕不損我對她的愛戴﹐她演八婆時那股八勁﹐兩個電視台無人能及﹐我發覺她演那些 disciplinary 角色 (如護士長、宿舍舍監、女管家等)﹐施展鐵腕政策時﹐更能引人入勝﹐例子是她在《彩雲深處》中演那個專糟質余安安的空姐阿頭。
 
梁珊      (1) ☆☆☆
                (2) 1/2
                (3) 口口
梁珊在她的同儕中可以說是最 glamourous 的一個﹐她在《奔向太陽》裏演那個過氣歌星就很有氣派﹐和白茵一樣﹐她的演技﹐隨著年歲的增長﹐愈來愈洗練﹐最近《四海一家『中扮演一個在遊樂場跳艷舞的婦人﹐要表現其對人歡笑背人愁﹐還要跳脫衣舞 (有限度)、還要吸毒、最後還要發了瘋﹐算不算是她表演事業上的一次突破﹖
 
最近聽說李琳琳因懷孕﹐要辭演《射鵰英雄傳》中神算子瑛姑一角﹐其實由梁珊頂替也一樣會出色﹐首先她有皇妃的風範﹐其次演瑛姑那種怨、帶突發性神經質的角色﹐也是駕輕就熟。
 
照目前走勢看﹐梁珊的演技和風格 / 外型都是向著四星進發。
 
梁淑莊   (1)
                  (2)
                  (3)
在某一程度上﹐梁淑莊可以說是繼承麗的一個傳統﹐就是當年麗的三朵花 —— 梁舜燕、黎婉玲和在龐碧雲那個傳統﹐但很可惜﹐和她的前輩一樣﹐她真是完全冇嘢﹐先天後天皆嚴重缺乏養料﹐即使她竭力端莊﹔也補救不到什麼。
 
不過她演爛衫戲﹐總算有一點水準。
 
周麗娟   (1) ☆
                  (2) ○○
                  (3)
周麗娟的致命傷是她未能好好利用她十三點的性格﹐將其發揮到淋漓盡致﹐梁淑莊什麼都冇﹐周麗娟至少還有些十三點可以睇吓。
 
黃文慧   (1) ☆☆☆☆
                  (2) ○○
                  (3) 口口口
如果你一直都留意到黃文慧﹐一直都欣賞她﹐你就是真正的號外讀者。
 
喜歡黃韻詩﹐在今時今日﹐已是一個公開的秘密﹐甚至可以說是身份﹐或鑒賞力的象徵。
 
黃文慧在電影圈、電視圈浮沉了十多二十年了﹐其中以沉多於浮﹐她一直都是做配角為主﹐甚至是些不受重視的配角﹐至到今日她仍然未能得到她應得的評價。
 
有些人在藝壇浮沉了多年都是不進不退 (像羅蘭)﹐有人則每況愈下 (像南紅)﹐但黃文慧﹐在不為人留意的情況下﹐慢慢積聚她的火侯和功力﹐終於修煉成功、破關而出﹐成了四星殿堂人物﹐相信她自己也不察覺到﹐如今她已經是電視台最獨特的性格女演員。
 
看黃文慧演出是一種高度享受﹐她演技的特色不在深度﹐而是廣度﹐她最出色的時刻是她在螢幕上發「long 嚟」﹐頓足叫「我唔制」的時侯﹐相信沒有一個人發「long 嚟」可以發到像黃文慧那麼過癮﹐還有她的笑聲﹐例子是她在《射鵰英雄傳》飾演那個梅超風﹐會不時哈哈發出一些淒厲的笑聲﹐也是 stereotypical 得十分有趣。
 
黃文慧的娛樂性除了是來自她自創一格的表情和聲線外﹐主要是來自她的眼神﹐有幾多時有人能夠用眼神去表達出如此多內心複雜的感情﹕怨、毒、姣、蕩、潑、辣、八、惡、陰、狠、燥、煩、悶 …… 總之她一個眼神已足夠戚美珍去揣摩一年。
 
此外﹐黃文慧 fascinating 的私生活也是構成她得到娛樂性滿分的主要原因﹐例如她原來是黃樹棠的胞姊﹐最近黃樹棠生了一個兒子﹐擺滿月酒﹐BB 的名字是由她改﹔她和李香琴、關菊英、黃凱欣等人的友誼﹐以及她謎一般的年齡 —— 你從她蛋型的面﹐曖昧的魚尾紋﹐根本無法猜到她的年紀。
 
這一切一切都是令黃文慧拿到四星有餘。
 
葉德嫻   (1)
                  (2) 1/2
                  (3) 口口
也許葉德嫻在《雙葉蝴蝶》演差婆那個角色是很有娛樂性﹐但請搞清楚﹐富有娛樂性的只是那個角色﹐而不是葉德嫻本人。像黃文慧﹐她無論扮演什麼﹐她都能借那個劇中人發散出豐富的娛樂性﹐這就是四星和冇星的分別。
 
毫無疑問﹐葉德嫻是一個很努力的演員﹐但她總是有什麼不妥似的﹐原因何在﹖我想了很久﹐終於想通了﹔葉德嫻的確是一個很認真的演員﹐但她太自覺自己有過人之處了﹐她完全 expect 到觀眾會對她的演技讚賞﹐正如她領那座金馬女配角獎時所作出的姿勢和表情所顯示一樣﹕呢 D 係我應得嘅。
 
但她是不是真的演得那麼好﹖我看她還需要下一點較謙虛的苦工﹐在《四季情》她太努力去有型有款﹐在《星塵》她又太過火了。
 
反觀斑斑、林建明她們﹐公司派到什麼角色下來﹐都是默默地盡自己的努力去演好﹐她們大概從來都沒有想過會得到些「有識之士」的稱讚﹐但她們仍盡了做演員的本份﹐她們這種敬業的精神﹐才最值得我們欽佩﹐也是今次我們做這個特輯的主要原因。
 
鄭少萍   (1) ☆
                  (2) ○○ 1/2
                  (3) Not Applicable
另一個敬業樂業的人是鄭少萍。
 
在《楊門女將》中她是演那些次要的女將其中之一﹐所以劇本盡快安排她們犧牲殉國﹐以便讓出多些時間來給幾位阿姐發揮演技﹐即使如此﹐鄭少萍依然認真去演至最後一分鐘﹐她壯烈犧牲那一場﹐雖然連一個特寫鏡頭也分不到﹐但見到她在鏡頭遠處倒下﹐一臉精忠的表情﹐已足夠感動人了。
 
和梁珊、白茵、黃文慧她們不同﹐鄭少萍從來不以型掛帥﹐她是甘於飾演小人物﹐所以第三項與她無關。
 
蘇杏璇   (1) ☆☆ 1/2
                  (2) ○○○○
                  (3)
 
程可為   (1) ☆☆☆
                  (2) ○○○
                  (3) 口口 1/2
寫到蘇杏璇和程可為﹐實在令人感慨良多﹐她們兩人同是無線第一期訓練班的高材生﹐兩人同是戲劇大師鐘景輝培養出來的人﹐她們出道的情形相似﹐但卻各開不同的花﹐結不同的果﹐在人生和藝術的路途上﹐她們兩個是越扯越遠了。
 
兩人之中﹐以蘇杏璇中鐘景輝的毒最深﹐她無論在任何情況之下都是演技行頭﹐遵守演員道德﹐以 Mary 姐為榜樣 (just in case 你不知道﹐Mary 姐就是黃曼梨。)
 
蘇杏璇的娛樂性主要是她對演技的尊重和落力﹐有位電視從業員曾經為蘇杏璇感嘆﹕演這些垃圾戲﹐要這麼精湛的演技來做什麼﹖他這番說話不無道理。像在《射鵰英雄傳》﹐她演郭靖的母親李萍﹐根本是個無關重要的角色﹐但不知為什麼編導又要加重她的戲份﹐而她又傾全力演出﹐無無謂謂加上些內心複雜表情﹐有幾場還哭到呼天搶地﹐直當自己是在演《雷雨》的魯媽﹐我在肅然起敬之餘﹐心中也不免發噱。
 
用演曹禺的方法去演《射鵰》﹐這就是蘇杏璇的悲劇。
 
蘇杏璇除了在最早期可能擔過一兩次主角之外﹐其餘時間都是以配角身份出現﹐但她好在早已看破世情﹐隨遇而安﹐演謝賢的阿媽又好﹐演白茵的女兒又好﹐她都一一認命﹐據說﹐她是虔誠的佛教徒﹐照我看﹐她除了將佛學融入她的生活中之外﹐也融入了她的演技。
 
其實以她在演技方面的修養﹐她絕對可以做訓練班的導師﹐培養新人。
 
相比之下﹐程可為就比蘇杏璇看得開﹐程可為雖然也明白演技乃演員之最終武器﹐但 personality 亦同樣重要﹐而且她的戲路遠較蘇杏璇多元化﹐蘇在《神女有心》演「祥林嫂」﹐用的仍舊是正統的演技﹐結果完全沒有半點喜劇效果﹐是徹底的失敗﹐反觀程可為﹐是奸是忠、是喜是悲、是收是放﹐她都能——扮演得頭頭是道﹐不過我覺得她演那些經常給人激、又想又唔想、內心矛盾﹐略帶神經質的角色特別出色﹐可能這類角色多少反映出她本身的心態﹔她不學蘇杏璇那樣老早就完全放棄﹐程可為仍然緊執不放﹐她照鏡看到自己﹐雖然比不上姚煒美艷﹐但仍稱得上頗有姿色﹐可是又想到自己至今依然雲英未嫁﹐而歲月催人﹐遲早又會變為甘草演員﹐她就會頓然無所適從﹐不知要走那條路。
 
其實「神鵰俠侶》中李莫愁一角﹐由程可為去演﹐一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By the way﹐程可為的娛樂性主要是來自她的咀﹐下次看電影不妨留意。
 
Waiting  List
過多幾年﹐相信李司棋和李琳琳都會加入上述諸人的行列﹐我不以為入到上面的榜是羞恥﹐畢竟人都會老﹐任何人都不可能永遠都做女主角﹐李司棋和李琳琳在任何方面看都是四分人馬﹐她們的加入一定會把這群中年女人的地位提升到一個更高的境界。
 
至於後起之秀﹐如果她們 hang on﹐十年之後﹐廖安麗和陳復生也應該會在這欄出現。
 
                                                 陳復生                                                                                                  廖安麗
 
 
後記﹕此文可以說是寫於2004年那篇《碎鑽鑲成的皇冠——向我們的女藝人致意》(輯錄在《吃羅宋餐的日子》一書內) 的熱身﹐不過我寫《碎鑽》時並沒有找到這篇舊文作參考﹐它最近才「出土」﹐兩篇文相隔廿一年﹐提到同一藝人時﹐觀點既有相近﹐亦有相異﹐拿兩文作對比也甚有趣﹐舊文內提到的電視劇我大都忘了﹐你們呢﹖它們真的存在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