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衫與旗袍            1997 9             快 報

 

 

 

《家變》終於重播了﹐它最初推出的時候﹐應該是我剛認識張叔平張錦滿那段日子﹔它能否經得起時間的考驗﹐我不想武斷下結論﹐不過現在重看﹐起碼就一再證實故事編劇陳韻文對大家族人物關係錯綜複雜的設計分佈的確有她一手﹔大婆妾侍及她們子女之間的外在白熱化爭持﹐及內在的微妙心理刻劃﹐都是那麼生動傳神﹐以後不時推出的大家庭式劇皆望塵莫及。

 

                              大婆那邊平實的陳嘉儀                                                      妾侍那邊好勝的汪明荃

 

感激它無意中紀錄了二十年前香港社會的風貌和儀態。我赫然發覺那時候置地廣場仍未興建﹐「告羅士打行」仍屹立﹐而馬路上的車輛竟是那麼的稀少﹐即使中環﹐和現時比較﹐也寧靜得多。

 

                            左邊是歷山大厦﹐中間光亮的連卡佛百貨公司和右邊的告羅士打行都是置地廣場前身

 

其實我們的視覺環境﹐一直都在變﹐一年半載﹐可能察覺不到個中的分別﹐但一回到二十年就真是一個大驚訝。

 

                                             利孝和夫人                                                                                                      蕭芳芳

 

在《家變》看到鄧碧雲與南紅出外皆穿「長衫」﹐令我省起「長衫」已絕跡多年了。「長衫」有別於旗袍﹐五六十年代的「長衫」﹐款式簡單﹐但玲瓏浮凸﹐將女性的曲線表露無遺﹐那時候差不多所有女性都擁有「長衫」﹐到了《家變》的七十年代﹐較年輕的都不穿了。現時流行的所謂旗袍﹐一就是利夫人式﹐加插大量花巧設計﹐要不就是蕭影后式﹐誇大「清朝民初」特色﹐闊袍大袖﹐視覺上和以往是很不同了。

 

                               很有六十年代長衫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