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離的放恣          1997 12           快 報

 

 

 
讀了陸離在本欄《新戰友招楚冰》一文﹐竟按不住為那神來之筆的結尾雀躍不已﹐近年已很少看到如此精采的文字了﹐她是這樣寫﹕她精通法文﹐即使法文與「加邊減邊」好像沒有甚麼直接的關係﹐總之她精通中法文﹐單是聽起來就已經 (於我) 是一種安慰。唉。
 
我無法想像再有其他作者會這樣寫。
 
如果用「理」、用邏輯去分析﹐她如斯收筆是不通的﹐招楚冰精通中法文為何「聽起來」已是一種安慰﹖但站在「情」的角度看﹐卻自有其境界﹐「聽起來」三個字是放恣得何等高妙﹐不過這樣寫不是人人都可以﹐試想如果此文的作者是我﹐或甚至我大膽講句是任何一位專欄作家﹐必然招惹詬病﹕怎會 snobbish 至此!但現時的作者是陸離﹐即使不認識她本人的讀者﹐只要不時有接觸她的文章﹐總會多少感受到她的品質與情操﹐於是對她這種有境界的恣意和放縱﹐我們全然可以接受。
 
儘管陸離的害羞有時似乎矯枉過正﹐她的長氣有時已接近囉唆﹐她的大驚小怪有時甚至變得有點神經質﹐但因為她從不自覺﹐從不刻意﹐所以亦不可能對她有反感﹐相反就是因為她的不自覺﹐令她的個性以至文字皆有一種非凡的魅力﹐明星的光芒。
 
 
其實明星光芒並不單是留給穿名牌、上波場的女士們﹐那是最低層次。有些人即使她們從不刻意閃礫﹐卻自有一股與生俱來的光芒﹐像德蘭修女﹐她就是最樸實無華而又最具明星光芒的好例子。陸離﹐她的知名度、影響力和對人類的貢獻﹐當然與德蘭修女冇得比﹐但對留意到她的一小撮人來說﹐她絕對是顆明星。
 
 
林奕華那句﹕「大特寫欠奉 (換個場地在紅館﹐這個美中不足就不會出現了)*也是精采絕倫﹐我寫得好的時候﹐大概也會有這個水準﹐但已被污染的我們﹐想去到陸離的境界也就妄想了。
 
 
* 文中提到林奕華那句,是在什麽 context 下寫?上下句又是什麼?早已記不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