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女 Big Spenders—— 周采茨          1985 8 月        號 外 

 

 

 

Middle class morality 在香港﹐雖然仍舊存在﹐但在 financially affordable 的女人 circle 來講已不是一種壓力了。 

 
有經濟能力的女人﹐已不需要 women's liberation 或者反封建運動﹐她們包括了有  career 的女性、嫁了有錢丈夫的女人、本身有錢的大小姐以及 women whofreelance or otherwisemake money from wealthy men 
 
這群女人的日常活動已不限於 shopping、行街、飲茶與打麻將了﹐她們的 education level 不同﹐taste 亦不同﹐甚至連 sexual 的傾向都不同﹐卻偏偏又能 come together﹐成群結隊地一齊出來玩。 
 
這群女人除了經濟能力夠﹐精力更充沛﹐晚晚可以玩到兩三點﹐甚至通宵。她們許多是與娛樂圈有關﹐或曾經在娛樂圈打過滾。服裝由 Joyce 到「日本時裝」﹐家的大小由二百尺至二萬尺﹐年齡由十八至四十八。 
 
她們的踪跡遍港九新界﹐social life 也包羅萬有﹐更有在「女獅子會」、「崇德社」或各種「婦女會」中十分活躍的「社會先鋒」。On the whole﹐她們的生活圈子不會比男人少﹐就算在 sex 上的亨受亦不會輸給男人。這主要是因為香港的 gigolo 甚多﹐沒有後台背景﹐但是有野心踏入娛樂圈﹐而又自覺自己長得漂亮的男孩子都會考慮一個 easy way to success。現在的男孩子有兩個選擇 (or both) —— 一個是找個有錢有 connection 的女人撐腰﹐另一個就是找一個有錢有 connection gay 為自己鋪路。當兩樣都找不到時﹐就只能做 freelance了﹗ 
 
 
由於 gigolo availability 普遍了﹐而且在 certain circle becomes acceptable﹐香港就出現了一批「女玩家」。她們需要 gigolo﹐因為她們巳看清楚了這個 market。在這 market 裏面錢為主﹐女人最忌講感情。這些女玩家不會多花時間在閒談上﹐更不會與 gigolo 眉來眼去。她們的目的是一個「good fuck」﹐她們玩男妓﹐不拖泥帶水﹐完全是一樣買賣﹐事後給錢﹐干手淨腳﹗當然這一批女人是屬於少數 (如果不寫這句﹐有人會 accuse me of 破壞「中國婦女傳統美德」的﹗)﹐並不普遍。 
 
 
這群女人亦有十分 common 的地方 —— 喜歡講風水、算命、出風頭及找 excitement 
 
 
出風頭方法是各有千秋﹐從在很 "in" 的地方出現至到在慈善機構捐個主席或董事做都是。她們的野心及目的與她們的本錢相輔。 
 
有些女人﹐由於在香港的行為受了自己的地位或環境限制﹐她們就每年出外旅行多次﹐在沒有人認得自己的地方﹐do whatever they please 
 
 
整容亦是這些女人的 hobby 之一。雖然亞洲的整容業已十分先進﹐始終不及歐美的技術。一般在香港或日本整容﹐價錢不外二、三十萬港幣﹐比起歐美的五、六十萬美金一次是十分經濟。但整容是真正的「一分錢﹐一分貨」的行業﹐難怪香港女人一整了容就面目全非地 obvious極了。我不是沒有考慮過整容﹐而是我沒有五、六十萬美金﹗ 
 
如果你的女友中有人說她要去旅行﹐行期超過兩個星期﹐又極少提起她的旅遊目的﹐回來後又不願多提她的 trips﹐那你就不妨看看她面部有什麼改變了﹐it is likely to tell you more about where she has been 
 
                                How about this version?
 
這群女人的文化背景可以講是﹕nil。但是她們偏偏會時常在大會堂及藝術中心出現。雖然沒有去看 Aida New York Philhamonic 的地步﹐她們肯定會看話劇 (香港話劇團的只要是鍾景輝導演的就必到)﹐看國際電影節中的法國電影 (never mind what French film as long as it is French)﹐看完了萬梓良的「莫札特之死」後再看電影「莫札特傳」﹐買張大千的畫 (if financial situation allows)﹐買連卡佛的 American reproduction of French furniture …… 
 
 
她們 travel a lot﹐不是去美國探親﹐就是歐洲 shopping﹐她們肯定會同意 Roman's statement that Florence is a 購物天堂。她們在 New York Evita﹐到 London No Sex PleasseWe Are BritishSome of them venture further into the "undiscovered" Egypt and Nepal﹐成為她們在 smoke (這裏不用 grass是因為她們很容易將 grass 讀成 glass) 時的熱門話題。 
 
 
Good or bad﹐這一群 woman of the 80s 對推動香港的繁榮及穩定出了她們的力。沒有了她們﹐香港一定十分 dullThanks to them that a happy balance is being kept between the male big spenders and 女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