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結繩記事           1997 12 月        快 報

 

 

 

和陸離通電話﹐我半開玩笑說她的「護邊行動」**簡直近乎「唐吉柯德」式﹐而我挺多只是個旁觀的同情者。很抱歉完全沒有甚麼實際行動﹐話雖如此。我仍得說﹕「邊」一定要護。

 
記得小時候曾參與演出一個叫「苦兒樂園」的話劇﹐是由華僑日報主辦作籌款用途。在伊利沙伯中學及皇仁書院的禮堂各演出一場。主演的全屬當時電影界播音界的大小童星。如姜大衛幾兄妹、寶珠、芳芳、泰迪羅賓、杜國威等﹐對我來說是一次難能可貴的經驗﹐認識到不少好朋友﹐亦帶給我很多愉快的回憶。
 
後來我才知道「苦兒樂園」原來是改編自外國一齣著名的話劇﹐原名叫「錶」﹐沒錯它是個有關一只腕錶的故事﹐我想如果刪邊成功,這齣劇不是要叫做「表」嗎﹖以「錶」為劇名,看落去很順眼﹐很合理﹐但如果叫做「表」﹐我總是覺得很不自然,減邊學者不知怎樣想﹖
 
況且減邊真的會帶來很多混亂﹐起碼我們要花很多時間去學習那些邊可以減,那些邊不能減﹐例如「佈景」據說是應寫成「布景」﹐但「恐怖」又應否減成「恐布」呢﹖「佈導」又是否要寫成「布道」呢﹖似乎我們真的需要重新上課惡補減邊。
 
其實世界愈來愈 (抑或是俞來俞﹖) 複雜﹐很多字都是原本沒有﹐後來因應需要才慢慢「發明」出來﹐像很多化學、科學名詞就是。如果要復古﹐這些新字是不是要一併放棄呢﹖如果不﹐那些減邊復古學者就有「大細超」之嫌了。再說。復古是要復到那個朝代才算古﹖清朝﹖魏晉南北朝﹖抑或春秋戰國孔夫子時代﹖
 
遲些小朋友上課要不要學象形文字﹖或者索性大家結繩記事?
 
 
 
** 文章重刊之後﹐收到陸離來電﹐她說當年她和她的同路人努力不斷打電話及發傳真到政府機構及各大報館老總﹐力陳減邊之弊﹐也不是毫無作用﹐起碼現時的智能身份証上仍是印著「身份証」﹐很多報章﹐除了星島和明報﹐都依然「加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