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為了錶 —— 方盈              1984  9             號外

 

 

                                                            

                                                                方盈最愛藍面鋼勞,這應該是較新的款式

 
記得好像是十年前﹐與一女友齊齊心思思想買一隻女裝勞力士蠔式金錶。一時因為老媽子有隻同樣款式的金鋼錶﹐戴了二十幾年也沒有投訴過﹐自動「防水」耐用。二是當時覺得價錢太貴 (約為港幣七千餘元) 同等價錢的其他名貴錶買了之後就不值錢﹐勞力士金錶沒錢用時可以當﹐賣出去時還值錢。結果還是考慮了好些日子﹐買隻貴錶好似決定終身大事一樣。
 
想也沒有想到這十幾年香港人不論平貴﹐每人少說也有好幾隻錶﹐換錶好像換衣服。尤其是一些名牌錶﹐人皆一隻﹐無走雞﹗滿街走走﹐看看周圍﹐大白天戴鑽石錶滿街跑﹐晚上穿獵裝去海鮮酒家更要戴番一隻名貴錶、酒家的女侍小姐﹐戴勞力士蠔式金鋼錶的還真不少。小姐、太太們逛街的制服錶從金勞到卡地亞的「山度士」又到蕭邦錶﹐難怪滿街這麼多名錶店舖。
 
 
錶的款式也變得千奇百怪﹐本來錶的主要目的是看時間﹐很多錶面一點兒大也沒有字在上面﹐看時間不但要猜眼界還要好﹐弄錯了可前後差一個鐘頭什麼事可都給誤了。有的錶面上五花八門的鑲著七彩寶石﹐其他什麼也看不見﹐鑽石不但鑲成各式各樣的花款﹐還會在錶裏滾來滾去﹐真正戴錶的用意大概看時間佔百分之十﹐裝飾佔百分之四十﹐演嘢佔百分之五十﹐很多貴錶一二萬價值一隻。入水兼入塵﹐洗手一不小心裏面水珠伴鑽石﹐日子久了封上一層麈要拿去拭抹。真是豈有此理﹗有時候去到一些大家都戴著名貴錶的場合﹐最怕跟人握手﹐一個二個都戴著能入水的名錶﹐去洗手間不知道有沒有洗手﹖
 
 
這些時日又見時興古董錶﹐平貴都有﹐豐儉由人﹐很多小姐太太買隻古董錶﹐錦上添花地配上新鑽石的錶帶﹐新珍珠串的錶帶﹐攪得些舊錶不倫不類﹐舊錶的鑲工有舊方法﹐與現時的方法大不相同﹐而且現時珠寶的光澤亦不同舊﹐光耀很多﹐反而使本來很漂亮的東西變成又舊又暗﹐盡失美感﹗同時舊東西不是人人都用得有型﹐天生氣質斯文典雅的人用隻古董錶特別合襯﹐樣子健康具有運動家型的人就不怎麼配合﹐合自己的型才是最有型﹐人家有的型你永遠也不會學到有型。
 
 
古老東西最難用﹐往往那些物品多多少少被前人用過幾十年沾上那個人部份氣息﹐並不是鬼話連篇﹐只是有時想想心裏不太舒服﹐那隻鬼可能不一定會出現﹐不過那個人會不會生過什麼病就沒有人知道了﹐本人有隻古董粉盒﹐初初覺得很漂亮用過幾次發現盒子裏不知有些什麼漬﹐酒精都洗不掉﹐不知道是不是上一任主人的面油漬﹐乖乖我的天啊﹗再也不敢用了。照鏡子照出別人的面孔可嚇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