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女歌手          1987 11          

 

 

 

Anita Baker / Marianne Faithfull / Cyndi Lauper / Sade / Carly Simon / Dusty Springfield / Tina Turner / Suzanne Vega / Jennifer Warnes & All That Jazz

 

 

近來不知是不是受了 Simon Chung 的影響﹐聽多了很多女歌星的唱片﹐事實上﹐這一兩年市面上的確是推出了不少極有水準的女歌手唱片﹐但我講的「極有水準女歌手」並不包括 Whitney Houston Madonna﹐雖然她們的歌是頗悅耳﹔也許是她們實在太紅的關係﹐一扭開收音機就可以隨時聽到她們的歌聲﹐所以我完全提不起興趣去買她們的唱片﹐至於風頭被 Whitney Madonna 蓋過的 Tina Turner Cyndi LauperCyndi 是個尷尬人物﹐她紅﹐但不發紫﹐她的歌路說高不高﹐話低不低﹐正是我們的所謂「高不成低不就」﹐而 Tina Turner﹐可以說是一個左道旁門﹐經過千年修行之後﹐終於得成正果,從以前一個 rock concert side kick﹐到現在被樂壇認許、肯定﹐箇中自有一番辛酸﹐相信若干年後﹐她又會成為另一個我們要起立致敬的殿堂人物了。我特別愛聽 Tina Turner 那首大叫 "Should IShould I" 的歌 (我寫這篇文的時候不在香港﹐無法查出歌名﹐不過應該是收集在 "Private Dancer"大碟中)﹐但總括來說﹐我始終不太接受 Tina Turner﹐當然這完全是個人口味問題。

 

                                                                Sade

 

Sade Anita Baker 就較能吸引到我的注意﹐Sade 第一首 hit "Smooth Operator"﹐是出奇的 hypnotizing﹐加上她的高格調扮相﹐確令人耳目一新﹐and she's supposed to be what good taste is all about﹐但我嫌她的 yuppie 路線和 sophistication 過份人工化﹐變得 calculated﹐而且﹐她那種唸喃無式的唱法也實在太具催眠作用﹐成隻碟直落聽﹐有時真是有點「頂唔順」。Anita Baker Rapture 大碟﹐得到樂壇一致好評﹐很多人譽她為 Ella Fitzgerald Sarah Vaughn 的接班人﹐從 Rapture 一碟聽來﹐她亦很有繼往開來的大將之風﹐但我始終忘不了 Aretha Franklin 那股豪放、一始、絕不扮嘢﹐渾然天成的唱腔。

 

 

Suzanne Vega 是城市民歌、folk / rock 的新寵兒﹐風頭現時已﹐大大蓋過 Joni Mitchell Ricky Lee Jones﹐號外音樂版把她捧上天﹐我覺得完全合理﹐其實我們等像 Suzanne Vega 這類型﹐應該是每個大學生房間都少不了她唱片的歌手﹐已確是等了很久﹐可惜現在我聽她已不可能全盤投入﹐似乎真的開始有代溝了﹐但她那份清新依然足夠去打動我﹐雖然我始終覺得我大學時的偶像 BaezCollinsMitchellTravers 甚至 Buffy St Marie (她作 Universal Soldier 一曲)Mimi Farina (Baez 的妹妹) 絕不會比現在的 Vega 遜色。

 
   
不過才女歌星有一項共同危機﹐她們一旦當紅﹐很容易就靈感不再﹐江郎才盡﹐再也寫不出好歌﹐Suzanne Vega 會不會是曇花一現﹐還有待時間作見證﹐但她的前輩 Carly Simon 則肯定是經得起考驗的才女。
 
   
Carly Simon That's the Way I've Always Heard It Should Be Anticipation﹐距今起碼有十五年以上﹐之後的日子她事業愛情皆有起有跌﹐想不到今年她推出的大碟 Coming Around Again 竟仍是那末神釆飛揚﹐簡直是她在最佳狀態之下的作品。Carly Simon 有一點很了不起﹐就是她作品底強烈的個人風格﹐從她第一首 hit 到現今的 Coming Around Again 以及我特別心愛的 Stuff That Dreams Are Made Of﹐都是硬朗、堅強、不羈中蘊藏著一股淡淡的幽怨﹐一聽就叫人認出是 Carly Simon 的歌﹐而又不會令人感到重覆或乏味﹐能做到這一點﹐環顧樂壇中實在沒有幾多人﹐例如五輪真弓﹐近年就很重覆和乏味。還有﹐Carly Simon 寫的歌詞真的十分出色﹐像 Stuff That Dreams Are Made Of﹐把過了夢想、憧憬年代﹐被現實生活逼得透不過氣的現代女性的心態﹐寫得淋漓盡致之餘﹐竟又靈氣十足﹐曲詞中沒有唏噓、慨嘆和傷感的泛濫﹐一切的感覺都是很自然的滲透出來。香港樂壇的歌詞﹐近年無疑是「突飛猛進」﹐有新意的歌詞我們間中亦會聽到﹐但有深度的呢﹖我們曾幾何時遇過﹖像小美那些「道盡藝人心聲」的歌詞,不還是 cliche upon cliche﹖又如劉天蘭的 City Girl 大碟﹐不已是集中了全港作曲作詞的精英﹖但和 Carly Simon 這個 city girl prototype 一比﹐就會察覺香港的曲詞水準 is really way behind﹐而 Carly Simon 的才華橫溢也就更肯定了。
 
                                                 Jennifer Warnes
 
Jennifer Warnes —向給我的形象是個實力派﹐她唱 Leonard Cohen 作品的那張 Famous Blue Raincoat 唱片真是令我有無限的期待﹐唸書時我也曾迷過 Leonard Cohen 一大陣子﹐雖然我已多年沒有聽過他的唱片﹐但他幾首經典名作﹐他底獨特。近乎魔鬼、邪門的風格﹐我至今仍歷歷在耳﹐可惜 Jennifer 今回的演譯委實令人失望﹐要知﹐Leonard Cohen 的歌曲是 monotonous﹐但充滿著 erotic、神秘和曖昧的意境﹐而 Jennifer Warnes﹐她無疑是個實力派﹐在聲樂上她不錯是有訓練和水準﹐可惜一講到深度和韻味她就完全欠奉﹐像那首 Joan of ArcLeonard Cohen 的原唱十分 haunting﹐多年後的現在﹐想起來仍叫人不寒而慄﹐但 Jennifer Warnes 用糖沖淡了 Cohen 的苦澀﹐泡出一首不湯不水的 Joan of Arc﹐簡直聽得人趣味索然。
 
 
我買 Marianne Faithfull Strange Weather 大碟﹐是我買 Jennifer Warnes 那張的同一日﹐當我看到唱片封面時已嚇了一大跳,她怎會攪到這個田地﹗在我記憶中﹐Marianne Faithfull 是個清純、憂鬱、纖瘦、一頭長長金髮的少女歌手﹐但現時封面上那個婦人﹐又乾又瘦又憔悴﹐十足似 David Bowie﹐和二十多年前的她完全是兩個樣﹐當年英國樂壇正風起雲湧,歌星樂隊齊齊進軍美國市場﹐Beatles 滾石各領風騷,在那個燦爛光輝的年代﹐Marianne Faithfull 也佔過小小一席位﹐唱行了幾首 hits﹐她當時是 Mick Jagger 的女友﹐正如 Jane Asher (模特兒) Paul McCartney 的女友﹐後來她和 Mick Jagger 分了手﹐跟著就消聲匿跡了十多年﹐在這段日子﹐據說她受過了不少打擊﹐生活極不如意﹐又醉酒、吸毒﹐似乎什麼都經歷過﹐直到八十年代初期﹐她復出灌錄了一張叫 Broken English 的唱片﹐獲得相當的好評﹐但不久再復沉寂﹐想不到事隔多年,她竟又灌錄這張 Strange Weather
 
從唱片封套的介紹﹐我才知道原來在這些年間 Marianne 不知憑什麼已變成了一個很 prestigious 的女歌手﹐有人說她繼承了 Marlene Dietrich Lotte Lenya 和那個二三十年代柏林 cabaret 的傳統﹐其實單看她在這張唱片所選唱的歌﹐已足以令我嚇第二大跳﹐其中竟包括了一些二三十年代的沉鈎作品﹐還有黑人靈曲、怨曲 …… 正如我一個朋友說﹕真是「高」到都唔敢信。
 
Strange Weather 真的是一張很「高」的唱片﹐不過我講的「高」並非指它境界高、水準高 (雖然我不排除它境界水準相對都高的可能性) ﹐我說的「高」﹐是指這張唱片的形象很高﹔我一個做時裝批發的朋友﹐有時見到某些款式﹐會搖頭說它「高咗啲」﹐他的意思未必是用反話指這些服裝特別漂亮﹐或有水準﹐而是指它不大合大眾口味﹐可能只會有一小撮人欣賞。我說 Strange Weather「高」就是這個意思﹐試問這個年代有誰還會拿 Billie Holiday 經典歌曲來重唱﹖
 
但第三度令我嚇驚﹐也嚇得我最要命﹐是我正式聽這張唱片的時候﹐如果你驚  Marianne Faithfull 的樣子變了﹐待你聽了她唱歌之後﹐就知道原來她  的聲音變得更厲害﹐她的音域足足比以前低了十六度有多﹐她現時的嗓子低沉﹐但不是那種圓渾、硬朗的低﹐也不是充滿感  情的沉 (像歌劇女低音 Marilyn Horne 那份低音就真是低得醉人) ﹐她的低﹐又沙啞﹐又乾涸﹐是絕不討好的低﹐令人想起烏鴉、野鴨、女巫、道友﹐以前唱 This Little BirdCome and Stay With Me As Tears Go By 時那份嬌柔、high-pitch呢﹖她的嗓子從什麼時候變到這樣﹖正如她究竟從什麼時候會變到這樣 prestigious﹐這樣「高」﹖
 
                                Marianne Faithfull in 1960's
 
起初我以為我是絕對接受不了這把聲﹐但很奇怪﹐我把它放在唱盤上﹐從第一首 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 開始﹐不在意的當它做背景音樂放著放著﹐竟又不會去熄機﹐或換上別的唱片﹐就這樣一直聽落去﹐居然也習慣﹐並有點捨不得不去聽它﹐而且還一次又一次翻聽﹐漸漸也不覺得那把聲音礙耳了﹐或許她收歛、控制得不火不溫的感情是令到歌曲更耐聽、更令人回味﹐說到底﹐單是為了她的「高」﹐我覺得我們每個人的唱片架也都好應該有這張 Strange Weathe
 
我買 Strange Weather The Famous Blue Raincoat 那天晚上﹐剛好徐小鳳托楊凡約方盈和我吃飯﹐本來我是想將 Marianne Faithfull 送給小鳳的﹐但後來回心一想﹐就覺得送這樣一張唱片﹐好像好扮嘢﹐結果沒有帶去﹐我不是說徐小鳳不懂得欣賞 Marianne Faithfull﹐我肯定她會明白﹐甚至喜愛﹐只是﹐無論她的聲音將來低到什麼程度﹐她永遠都不會變成 Marianne Faithfull﹐徐小鳳太識得保護自己了﹐她未來的人生路﹐絕無可能坎坷到像 Marianne Faithfull 那樣﹐所以亦沒法有她的風霜﹐反過來說﹐梅艷芳就更有去到 Marianne 這個境界的潛質﹔若干年後﹐梅艷芳復出﹐有劉培基再為她造型、黎小田再為她作曲﹐草蜢公公再為她伴唱時﹐她會不會成為一個本地的 Marianne Faithfullor just a camp version
 
講到「復出」﹐湊巧最近有個和 Marianne Faithfull 同一年代出道的女歌星 Dusty Springfield 又告「復出」﹐並一口氣和 Pet Shop Boys 合唱了一首 What Have I Done to Deserve This 及在 Richard Carpenter 的個人大碟中唱了他一首作品 Something in Your Eyes
 
我一直都覺得「復出」活像一齣悲喜交集的鬧劇﹐camp 得可以﹐一般名氣不大的藝人﹐不在娛樂圈工作一段日子﹐重新又出來接 job﹐並不算是「復出」﹐「復出」是隆重得多﹐它是指一些曾經光芒過的星﹐退出了﹐歸隱了﹐又出來準備重振旗鼓﹐並為之而大事鋪張、宣揚﹐企圖製造聲勢﹐重新閃爍以前閃過的光芒。但「復出」鮮有成功的例子﹐一個過去的藝人要面對新的年代﹐新的觀眾﹐新的品味﹐新的市場﹐他怎樣去適應這一連串「新」的東西﹐大概是十分吃力的一回事﹐那種滋味相信也絕不好受吧。
 
嚴格來說﹐Marianne Faithfull 並不算是復出﹐因為她已完全變成另外一樣東西﹐和以前的她扯不上任何關係﹐至於她重唱她的成名作 As Tears Go By﹐應該是噱頭多於一切。
 
Dusty Springfield 這個 comeback 就真是名符其實﹐而且是一個相當 comical﹐境界絕對不高的 comeback ﹐不知 Pet Shop Boys 在什麼地方 unearth 到今年四十八歲的她﹐拉她出來合唱這首 What Have I Done to Deserve This
 
                                           Dusty Springfield
 
Dusty Springfield big hit "You Don't Have to Say You Love Me" 我不大喜歡﹐通常我對太 hit 的歌﹐特別是抒情歌﹐都有抗拒感﹐但她的 The Look of Love The Windmills of Your Mind 也總算唱得不俗﹐今次她唱 Richard Carpenter 那首 Something in Your Eyes﹐行貨得可以﹐無須理會﹐但她和 Pet Shop Boys 合唱的那首就有趣得多﹐其中由她獨唱那一段﹐風格十分六十年代﹐開正她的拿手好戲﹐不過最精彩﹐最 enjoyable 還是這首歌的 video﹐而 Dusty Springfield 的特寫鏡頭更將全首 video 帶到一個高潮﹔多年不見﹐她滿頭金髮仍生長得旺盛非常﹐至於那張方形面孔﹐則越看越似一個沒有那麼漂亮的金露華﹐在特寫柔鏡下﹐面上居然見不到一條皺紋﹐可以算得上 well-preserved﹐甚至可以說是 perfectly mummified﹐但最要命是以她這把年紀仍風情萬種﹐不斷擠眉弄眼﹐搏命傳送魅力﹐還不時提高雙手﹐將手指隨著音樂節拍扭動﹐完全是一派六十年代紅歌星的台風﹐令我聯想起我們的仙杜拉﹔我印象最深刻是她唱 Gold Finger﹐特別是唱到 "gold-finger-" 的時候﹐仙杜拉每次都必然把十隻手指放在她的面前妖艷地舞動﹐以配合「歌詞」﹐真是很有意思。
 
不知是不是這首 video 的編導有意吊我們癮﹐全首歌只有一小段是 Dusty Springfield 的特寫,連最後她和兩個 Pet Shop Boys 作互相呼應式合唱時,鏡頭推過她身邊竟故意停也不停一下﹐好像完全當她冇到﹐那位編導真是相當抵死。
 
Dusty 今次復出﹐一首 What Have I Done to Deserve This 已經跑了出來﹐她會不會一破慣例﹐再獲得大眾擁戴呢﹖現在憑一兩首 hit 來猜測似乎是言之過早﹐不過有了一首 hit﹐也總算是踏上了成功的第一步﹐以後的就有待時間來回答。
 
既然 Dusty Springfield 已破繭而出﹐Shirley Bassey 聽說又會和另一班小朋友合作﹐那麼 Cilla BlackSandy ShawLulu 她們復出的日子還會遠嗎﹖
 
 
相關參考﹕Leonard Cohen - Joan of Arc (youtube)
                       Dusty Springfield - The Windmills of Your Mind_Dusty Springfield (土豆)
                       Suzanne Vega - Luka (优酷)
                       Carly Simon - Coming Around Again (优酷)
                       Marianne Faithfull - As Tears Go By (优酷)
                       Jennifer Warnes Leonard Cohen 合唱- Joan of Arc (优酷)
                       Marianne Faithfull - Strange Weather, Live 2005 (youtube)
                       Anita Baker - Sweet Love (土豆)
                       Sade - Soldier of Love - 2010 最新 MV (优酷)
                       Dusty Springfield / Pet Shop Boys - What Have I done to Deserve This (优酷)
                 Sade - Smooth Operator (优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