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地方開 Party           1982 8            
 
 
 
很多時外國的留學生回到香港﹐找到一份不差的職業後﹐都很喜歡有意無意之間誇張了以前在外國時所渲染到的習慣﹐其中有些習價很可能在外國時只是聽過見過﹐而根本未有做過﹐回到香港後才憑記憶﹐開始實行﹐說 that's American style﹐像開 party
   
在外國留學的人不多不少都有參加過那邊同學或教授們的派對 —— 一大堆人擠在一個大客廳﹗ Hi-Fi 音響的聲浪較到最大﹐每人手上都拿著一杯酒 (或一罐啤酒)﹐兩三個兩三個圍在一起談話﹐大麻的味道到處可聞 ……
 
 
但如今在香港開這樣一個簡單的 party 也存在不少技術上的困難﹐首先要解決的是地方問題﹐現時大部份未婚的中產階級青年都是和父母兄弟同住﹐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下搞 party 不是不可能﹐但要預先經過不少相當繁複的安排﹔兄弟姐妹有沒有興趣參加﹖父母又要安置在什麼地方﹖他們要到半夜幾點才可以回家﹖萬一他們在 party 未散之前回來﹐就算他們很客氣說不要緊﹐叫大家繼續玩﹐然後入睡房把門關上﹐到時那些客人會不會繼續保持著興高采烈的心情繼續肆無忌憚地談笑﹖那些 Hi Fi 的聲浪要不要降低﹖ 
 
 
這種種的問題﹐令到很多和父母同住的人難以實踐他們在外國學回來的知識﹐而且很多時被朋友請得多﹐自己也會很想搞些東西來回報他們﹐於是有不少有心人現時都有退而求其次﹐借朋友地方開 party 的經驗。
 
所謂「朋友」是指一些和我們年紀相若的同輩﹐一些較幸運﹐自己有能力搬出來獨立住的單身 / 同居 / 婚青年男女。借朋友地方開 party 的好處很多﹐首先房子的主人多數是 party 那個的好友﹐自己自然是玩埋一份﹐不用走出街去或親友處避﹐第二﹐同輩的品味雖然也各有不同﹐但都與同一代的品味 in tune 一些﹐房屋的佈置較合自己的口味﹐開起 party 來也會覺得「似」一些﹐起碼不會被你客廳天花板上的小型水晶燈所困擾。
 
                                                                        你能接受這盞嗎?
 
在香港目前這種寸金尺土的環境下﹐借地方開 party﹐開大食會是正常的現象。
 
所以不要以為讀中學時才會借地方開 party
 
 
 
※ 後按:   此類 Party 在《穿Kenzo的女人》書內〈奇蹟不再發生的年頭〉一章也有描寫,原
                文發表於1978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