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徐小鳳          1983 1          

 

 

                                                      攝 影﹕ 楊 凡  1983

 
如果將徐小鳳交給你手上﹐你會怎樣處理她﹖
 
這項工程看似容易﹐但想深一層﹐實在是十分富挑戰性﹐因為徐小鳳的外型可塑性不高﹐很難作出大幅度的修改或變更﹐如要「突破」就更要考功夫;「號外」原本也打算趁熱鬧﹐加入試圖替徐小鳳改形象的行列﹐用她做這期的封面﹐後來因種種客觀和內部問題﹐逼得將這個計劃擱淺﹐不過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我們實在想不出什麼新花樣去更改徐小鳳﹐我和張叔平談過很多次﹕如果要 modernavant garde﹐徐小鳳的外型很難達到想要的效果﹐我們覺得只有 glamour 較適合她﹐但楊凡在徐小鳳新唱片的封面已灌輸了大量 glamour﹐我們不想來一次楊凡的變奏就算﹐於是我們又想到從風霜、成熟、韻味等處著手﹐把她攪成像珍摩露( Jeanne Moreau﹐不是珍茜摩爾﹐請看清楚。) 般又會如何﹖可是想落﹐徐小鳳本身平易近人﹐又怎能逼她散發出珍茜摩露著名的冷漠﹖結果我們決定不一廂情願去攪徐小鳳﹐靜心看梁淑怡諸人怎樣去泡製她。
 
    
                                                                                                            珍 摩 露
 
近月來各大報章的娛樂版不斷爆出有關徐小鳳的新聞﹐說康藝全音要怎樣改變她的形象﹐富才又要她怎樣「突破」﹐而她自己也向記者訴苦水說給人「糟質」﹐一時間﹐我們好像目擊到 Dr Higgins 改造 Eliza Dolittle 的重演。
 
究竟這是什麼一回事﹖究竟徐小鳳本身有什麼不足﹐需要改造﹖我個人很有興趣知道﹐於是我們跑去訪問這群 Dr Higgins﹐瞭解整個改造的過程。
 
雖然各方面 (我指康藝和富才) 都沒有言明﹐但很明顯它們都竭力想將徐小鳳提昇到一個較「高」的層面。塑造一個較高級的形象 —— 林旭華帶徐小鳳參加「號外」在 I Club 的舞會﹐梁淑怡最初堅持要 Le Salon groom (梁淑怡最喜歡用 groom 這個字眼)﹐她新唱片封面的背景是 Lalique 餐廳……
 
康藝的經理朱家欣說徐小鳳一直以來都是 superstar﹐所以應該得到 superstar treatment。於是他們公司不惜工本﹐要把這張唱片搞得盡善盡美﹐除了在選曲、錄音、配樂方面要求高之外﹐唱片包裝一環也十分重視﹐他們特別請了最擅長影女人的攝影師楊凡來替徐小鳳拍照﹐不單是影封面﹐還影了整本隨唱片和盒帶附送的徐小鳳畫冊﹐而楊凡的價錢﹐是相當驚人的。
 
我問楊凡為什麼會答應替徐小鳳影封面。
 
「為錢!」他說。
 
然後他大笑﹐好像在暗示剛才他不是講真話。他說他很久以前曾經替一本週刊拍過一輯徐小鳳﹐而他本身也相當喜歡和徐小鳳合作﹐所以今次想好好去影她。
 
朱家欣第一次約他去 studio 時﹐先放徐小鳳的新唱片內的歌給他聽﹐問他的感想﹐再問他有沒有興趣去包裝這張唱片﹐楊凡﹐as usual﹐說有。跟著朱家欣就將封面的大小事宜全部交給他﹐任他發揮﹐沒有插手或作種種提議。
 
楊凡說他從來沒有研究過以前徐小鳳唱片封套的風格﹐今次他也絕對沒有想過要替徐小鳳改形象。
 
 
「我只是想影到似她自己﹐捕捉到真正的徐小鳳。」所以他不尋求花巧﹕「如果突破﹐不是我突破﹐是徐小鳳本人的突破。」
 
於是楊凡開始為這個封面和附送的畫冊籌備﹐他親自出面去借 Lalique 做背景﹐他覺得 Lalique art deco 風格很適合徐小鳳的形象﹐Jenny Lewis 的晚禮服也很適合她穿﹐化粧楊凡找到劉娟娟幫手﹐Ellen Liu 是楊凡的密友﹐楊凡對她的化粧技巧﹐眼光和判斷力是 100% 信任。髮型方面﹐他曾經提議過徐小鳳梳爆炸裝﹐但髮型是徐小鳳自己搞的﹐楊凡覺得很多事情該由她自己決定。
 
She must feel comfortable herself。」
 
為什麼要影到這般 glamourous 呢﹖
 
「你不覺得徐小鳳是可以很 glamourous 的嗎﹖」揚凡反問我。「她是一個 superstarsuperstar 一定是 glamourous 的﹐而且還要有 sex appealmyth ……
 
In short everything that is Greta Garbo!
   
我問楊凡和徐小鳳一起工作有什麼感覺﹖他盛讚徐小鳳的 professionalism﹐說她很有耐性。
     
「我覺得徐小鳳有今日的成就﹐其中一個主要的原因就是她很有耐性。」楊凡說。
   
他舉了一個例子﹐未找劉娟娟之前﹐他們有另外一個人替徐小鳳化粧﹐楊凡不喜歡那個化粧師畫的眼線﹐要她立即改﹐反而徐小鳳勸楊凡不要急﹐等化完粧之後﹐看清楚再算。
 
   
在型象塑造方面﹐徐小鳳有沒有加插自己的意見﹖楊凡說今次的照片當然不是100%自己的 idea,拍照片時﹐徐小鳳倒沒有什麼意見﹐對楊凡完全信任﹐但照片沖出來之後﹐她又變得很緊張﹐怕拍得不夠靚。
     
「小鳳也有女人的通病﹐怕自己影出來肥﹐怕影到眼袋 ……」楊凡笑著說﹐然後又叫我千萬不要寫出來。
   
對今次的唱片包裝﹐楊凡顯得相當滿意﹐他覺得今次拍出來的效果是高貴﹐但一般人亦會接受﹐設計方面沒有花巧﹐平易近人。
  
朱家欣又補充說﹐徐小鳳長期以來都是十分 low profile﹐出唱片話出就出﹐沒有怎樣大型的宣傳和包裝﹐也沒有人以 superstar 來待她﹐她過往的成功完全是限於在唱片方面。至於她的形象﹐衣著、化粧、髮型等等都沒有人理會﹐實在是一項浪費﹐所以﹐康藝簽她錄唱片的時候﹐就立心要將她 repackage﹐它們公司要走 boutique 路線﹐它們的出品一定要精緻、名貴。
 
「但我們從來沒有 Selina 那般野心﹐要去改造徐小鳳。」朱家欣說。
   
那麼梁淑怡又打算怎樣去改造徐小鳳呢﹖我訪問梁淑怡的時候﹐她第一句話就說﹕「我們沒有想改造徐小鳳﹐是康藝它們想改造她。」
  
於是那個波又踢回康藝。
    
梁淑怡說他們覺得徐小鳳目前最大的毛病是缺乏「時代感」﹐如果今次的演唱會徐小鳳有什麼突破﹐也是對她有益。
     
她說徐小鳳一向給人的印象是屬於夜總會、歌廳、cabaret 的歌手﹐她有很多歌迷從來都沒有機會和她接觸。
 
「我曾特地去夜總會看徐小鳳表演﹐」梁淑怡告訴我﹕「我覺得她在台上很拘謹﹐可能是受到夜總會那種環境的影響﹐令她不大放開自己﹐和觀眾沒有什麼溝通﹐但她本人完全不是這樣拘謹﹐在後台你會覺她很親切的﹐今次的演唱會我就是要將她的親切感帶到台上﹐我要她 come out﹐和觀眾分享一次舞台經驗。」
 
梁淑怡準備如何將徐小鳳的親切感帶出來呢﹖首先她要徐小鳳 relax﹐所以要她練跳舞。梁淑怡說很多人在報紙上看到徐小鳳練舞﹐硬以為梁淑怡要她在台上載歌載舞。
 
 
「我叫她去 Plato 處跳 discocise﹐主要是想她的手腳多些活動﹐要她 feel free to move﹐對自己一舉手一投足都有足夠的自信心﹐換言之我希望徐小鳳能夠 in control 讓觀眾看到她的 versatility。」
   
梁淑怡覺得現在「自然」才是 in﹐所以她特別找專人為徐小鳳扮靚﹐最初他們找到 Le Salon Kim Robinson groom 她﹐但他們發覺徐小鳳根本無法和 Kim 溝通﹐反而令到小鳳經常很緊張﹐結果他們改找梁海平太太去幫她搞化粧和髮型。
   
Make up 來說﹐shades are inlines are out。」
   
除了外型之外﹐梁淑怡想在思想方面也 update 徐小鳳﹐給她看很多雜誌﹐帶她見很多人﹐令她對事物更 sensitive
  
我問梁淑怡是不是要徐小鳳減肥。
     
Not intentionally。」梁淑怡說﹐「但她做那麼多 exercise﹐自然會瘦﹐而且人也自然和精神好多﹐你知道﹐在舞台上﹐神釆是最重要的。最初﹐徐小鳳去做 discocise﹐真是牙痛咁聲﹐但做落﹐她現在又很有興趣﹐因為她是真正看到自己在進步。」
   
我們都喜歡徐小鳳﹐無論誰搞徐小鳳都好﹐我們都希望她變得更好﹐踏入她事業的另一個新階段。
  
Anyway﹐在她的個人演唱會﹐我們會找到答案。
 
 
 
相關參考﹕徐小鳳 - 風雨同路 (优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