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hour 9 a.m. —— 三月三十號的 Elton John         1984 4 月      號 外 

 

 

 
印象中﹐是黎海寧和 Amy 首先將 Elton John 介紹給我。 
 
在美國唸書時﹐她們來信好像曾經有講及 Elton John Your Song﹐說是一首很感動的情歌﹐於是我也開始找他的歌來聽。 
 
其實在七十年代的上半﹐可以說沒有任何人能夠避免 Elton John 在聽覺上的入侵﹐那幾年他簡直是個 megastar﹐美國大學的宿舍﹐差不多每個房間都藏有他的唱片﹐迴想起來﹐那年代﹐我們有那一天不會聽到他的 Honky Cat Sixty Years On 從宿舍的某個房間傳出來﹖ 
 
不過﹐我又從來不怎樣是他的歌迷﹐他的 hits 大部份只是我日常生活中的配樂﹐每首歌的調子我都很熟。但能令我刻意、用心去聽的﹐記憶中似乎不多﹐有一次 Elton John 來我們學校的 coliseum 表演﹐票價好像只是五元或十元美金﹐我也捨不得花錢看﹐事隔多年﹐我在香港﹐迴想起來就感到有點後悔﹐著迷也好﹐不喜歡也好﹐Elton John 是七十年代樂壇的殿堂人物﹐這已是不容置疑的事實﹐在他未低沉到消聲匿跡之前﹐而沒有好好去看過一次他的表演﹐實屬遺憾。
 
 
 
I guess basically I am sentimental 
 
三月初有次和一個朋友通電話﹐他說他已託人訂了 Elton John 的票子﹐當時我感到十分意外﹐怎麼還有二十多日 Elton John 就要來港﹐連一些宣傳式報導都沒有﹖我馬上找到劉天蘭替我留五張票子﹐然後再打電話問亦舒要不要看﹐她的回答很乾淨俐落「唔去。」語調認真﹐一點也不需要考慮。   
 
若果是別人﹐遇到這種情況﹐總會有多少內心鬥爭「死喇﹐去定唔去﹖」或者「哎喲﹐我好想去﹐但係 ……」又或者「佢我就麻麻地﹐不過我老公又 ……」但亦舒竟如此獨樹一幟﹐可以馬上就給我百份之百肯定﹐一聲唔去就唔去﹐不用猶豫﹐無需抉擇﹐實在瀟灑﹐亦舒又有另外一樣令我羨慕不已的習慣﹐原來她不看讀者來信的﹐前兩個月號外託我拿一封從加拿大寄來的﹐很厚﹐好像裏面寫了很多東西的讀者來信給亦舒﹐她居然叫我丟了它﹐她說她十年而已停止看讀者來信﹐更不用說回讀者來信了﹐對我們這些每次收到讀者來信都驚喜交集、急不及待的小作者來說﹐亦舒這個習慣不近人情得來竟又顯得甚有性格﹐把我們都比下去了﹐至於加拿大那位讀者﹐只好在這裏說聲對不起了。 
 
Anyway, this eccentric woman never stops amazing me 
 
三月三十號那晚我打定要先喝到醉才進入紅磡體育館﹐所以我帶了一小瓶威士忌去到大夥兒相約見面的火車站餐應﹐本來方盈提議去尖東海景假日酒店的﹐但我懶得走那一大段路﹐而且偶然去一次火車站的餐廳﹐對每個人來說都應該忍受得有餘﹐不過方盈在開場前幾分鐘才趕來﹐也沒有吃任何東西﹐大概是抗議我的獨斷獨行。 
 
今次餐廳內的顧客﹐比起 David Bowie 那次﹐外型方面已有天淵之別﹐更不用提年齡了﹐除了 Jennifer Luk Eva (她剪了個 Natasha Kinski 式短髮﹐清爽得很﹐比起以前的 one length﹐更添多了一份自然) 依然撐場之外﹐上次的 Trendy Crowd 都不見了﹐最意外的﹐是在餐應碰到一個差不多十年未有遇過的中學同學﹐當然他也是去看 Elton John﹐即使他的型態打扮處處都提醒我我們的年齡﹐但我真的很開心見到他﹐那些 KansaiMatsuda 的小朋友﹐對 Elton John 怎談得上有什麼認識﹐看 Elton John 的人應該是像我這個舊同學﹐或我﹐或其他在餐廳內我不認識﹐但不期然產生親切感的五字頭同路人。 
 
 
未有 disco 之前﹐Crocodile Rock 就是我們的勁歌。 
 
很喜歡演唱會的開始﹐完全沒有故意營造什麼氣氛﹐Elton John 端正地行出來﹐坐在鋼琴前面﹐樂隊成員隨後﹐跟著就唱出 Tiny Dancer 
 
Tiny Dancer Elton John 較早期一首流行但不算大紅大紫的作品﹐我個人十分喜歡它﹐但我更喜歡 Lani Hall (Sergio Mendes 樂隊的歌手)的演繹多過 Elton John﹐不過我覺得用 Tiny Dancer 來做開場曲就有點奇怪﹐因為它不是一首特別勁或 lush 或具氣勢的歌曲﹐如果這演唱會的製作是落在梁淑怡手裏﹐她一定會否決用 Tiny Dancer opening number﹐但現在用了﹐又給人一種不經意的感覺﹐relaxed and intimate 
 
 
跟著他就開始一連串他以前的名作﹐我曾經也在電視見過 Elton John 過去演唱會的盛況﹐印象中他是服裝古怪﹐表情生動﹐噱頭多多。也難怪﹐那時候他的事業如日方中﹐意氣風發是少不免了﹐但今次在風格上他是 subdue 了很多﹐再沒有古怪眼鏡﹐沒有大動作怪表情﹐服裝也遠較以前保守﹐一套有點 Mock English Country Squire 式的 pin-stripe suit﹐一頂草帽﹐胖胖的身軀﹐圓圓的面﹐即使在強力望遠鏡的仔細觀察下﹐也不覺得他老得怎樣恐怖﹐或憔悴到怎樣驚人﹐只是 getting fatgracefully﹐有點 vaudeville 的滑稽色彩。 
 
如果說 Elton John subdue﹐那晚的現場觀眾則更加 subdue﹐差不多唱到完場﹐觀眾的反應都一直保持矜持﹐好像拍掌大聲些都是失儀﹐當然也有少數的例外﹐但就真是很少數﹐繆騫人是其中一個落力拍掌者。事實上﹐Elton John 的演出絕對不差﹐起碼貨是交足了﹐而且相當賣力﹐過去的 hits 一首緊接一首﹐令人應接不暇﹐像 Rocket ManDanielThe Bitch is BackDon't Let the Sun Go Down on MeIsland GirlSorry Seems to be the Hardest Word等等都逐一唱出﹐其中一些歌﹐早已從我的腦海中淡出多時﹐現在再次聽到﹐真有點恍如隔世的欣喜﹐帶來感觸是少不免了。 
 
 
真不明白﹐那晚大部分的觀眾竟好像以前從未聽過這些歌﹐最多只是來些禮貌式的鼓掌﹐氣氛自然無法熱烈﹐連勁歌如 Philadelphia Freedom 也引不起觀眾反應﹐真是氣壞人﹐他唱 Bennie and the Jets 簡直一流﹐現場效果比唱片更加精釆﹐營造了一種十分 hypnotizing 的氣氛﹐觀眾的情緒按理應該是十分膨脹了﹔舞台頂的射燈對著觀眾席掃來掃去﹐滿以為會捕捉到觀眾狂熱的情緒﹐但很不幸﹐除了岑建勳、繆騫人和零星幾個外籍人士叫做手舞足蹈之外﹐其他人等在強力射燈的掃蕩之下個個正襟危坐﹐令到場面十分尷尬。 
 
Encore 之前 Elton John 唱了他新碟 240 (Too Low For Zero) 的幾首歌曲﹐當然包括了上榜的 I Guess That's Why They Call it the Blues﹐不過我反而更欣賞那首主題曲 Too Low For Zero﹐這首歌是相當傷感和無奈﹐但那晚他們用帶有 disco 味道的節奏唱出﹐加上鼓手 Nigel Olsson cute 地在台上跑出跑入 (Nigel Olsson Elton John 多年﹐竟沒有怎樣走樣﹐還是老樣子)﹐產生一種和唱片很不同的效果。 
 
不計 encore﹐那晚是以 Tiny Dancer 開始﹐以 I'm Still Standing 結束﹐Tiny Dancer 是當晚所有歌曲 (除了遲些唱的 Your Song 之外) 最早期的一首﹐而 I'm Still Standing 則是他 "Comeback" 的新作﹐加了 I'm Still Standing 這首歌名﹐用來做結束﹐似乎是多了一重意思。 
 
I'm still standingyehyehyeh 
 
 
奇蹟是在後頭﹐整晚的觀眾卻好像好整以暇﹐直至到 Encore他們才開始放﹐一輪掌聲和叫聲﹐Elton John 換了一套鮮紅色的燕尾禮服出來﹐唱出他的成名作 Your SongYour Song 無論在曲或詞方面的成就都是十分超卓﹐簡單而充滿著真誠﹐一聽到 Elton John 唱出來﹐我就猛然醒起黎海寧和 Amy﹐黎海寧她想來看 Elton John 她自然會來﹐我不用為她擔心﹐但 Amy*﹐為什麼我早些不想起她﹐約她一道來看﹖多年前﹐Amy 好像已經看化了﹐放棄了一切她應該參與的活動﹐但我想﹐假如我堅待﹐也許她會來看看﹐而我深信﹐聽嚇聽嚇﹐她還是會 enjoy 的﹐畢竟我們怎可能一筆抹煞了我們的過去﹖
 
Your Song 之後﹐是勁歌 Saturday Night's All Right for Fighting﹐今回觀眾開始 warm up 了﹐很多都湧到去台前圍住 Elton John﹐這時整個 show 才較為似樣。
 
第二次 encore 他唱了 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 Crocodile Rock﹐本來用 Crocodile Rock 來終結一個演唱會是最明智的選擇﹐因為它是十分的熱鬧﹐而且人人都識﹐但慢熱的觀眾一熱起來就不可收拾﹐死也不肯離去﹐於是 Elton John 第三次出場﹐唱出他在電影 Tommy 中唱的 Pinball Wizard﹐我個人較喜歡 Elton John 的演繹多過原唱者 The WhoElton John 那首的 naivete energy 皆十分可愛﹐將演唱會帶到另一高潮是意料中事﹐這時候﹐連方盈也開始扭動身軀﹐沒有觀眾肯離場。
 
我相信 Elton John 沒有想過會有第四次 encore﹐當他再次上台的時候﹐我暗叫不妙﹕他還會唱甚麼歌﹖當然他的名曲還有多首未唱﹐但他的 giant hits 全都出了﹐剩下的﹐一般人未必太熟悉﹐像較近期的 Little GenieJust Like Belgium 或較早期的 Honky CatSomeone Saved My Life Tonight 都未能算太普及﹐唱了出來會不會是一個反高潮﹖ 
 
但今次 Elton John 只是一個人行出來﹐坐在鋼琴前﹐彈起一首較抒情的歌曲﹐是他前幾年在英國上榜的 Song for Guy。這是一首差不多完全彈奏出來的作品﹐有一種扣人心弦的哀怨。這首歌彈完之後﹐它的 after taste 或多或少都會帶給觀眾一些傷感﹐更可能有少許的提升﹐很自然令人無法再叫嚷 encore 下去﹐三月三十號晚的 Elton John 亦到此結吏。 
 
 
是晚的演唱會﹐我完全滿意﹐沒有以 Tina Viola 為首的 fashionable people 出現﹐我也覺得相當合理﹐而於繆騫人在散場後﹐雙手掩住塊面坐在座位不走﹐是過份的感動 / 激動﹐抑成是她慣性的 publicity shy﹖已經是 besides the point﹐而陳百強在當晚又有沒有從 Elton John 的身上 learn a lesson or two﹖黃筑筠和林燕妮有沒有得到她們想得的東西﹖Tina Viola 是不是真的沒有來﹖How irrelevant!
 
還有 Amy﹐看著離席成千上萬的群眾﹐我想 Amy 會不會原巳早在其中﹖但想落﹐那些通信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我的記憶已變得模糊﹐忽然間我甚至不敢肯定﹐當年她究竟是不是真的迷過 Elton John
 
* 後按﹕ 我們的好友Amy近年迷上了日本尊尼事務所旗下那些小男生樂隊﹐以她的品味﹐這些組合似乎可能是我們想象中的純商品化。
 
 

 

相關參考﹕ Elton John Too Low For Zero (Live 1984) (youtube)

                         Just Like Belgium (one of my favourite Elton John songs) (youtube)

                         Your Song (優酷網)

                         Philadelphia Freedom (優酷網)

                         Crocodile Rock  (優酷網)
                         Rocket Man (優酷網)
                         Tiny Dancer (Live 1971) (優酷網)
                         Levon (Live 1971) (優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