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潔貞——毒婦心 

 

 

  

 
當我把水晶杯裏面最後的一滴薑汁撞奶都飲光之後﹐我把手往嘴邊輕輕一抹﹐不期然發出一個奸獰的微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勝利了﹗
 
經過三年的辛苦佈局﹐我終於達到了我的目的 —— 把我以前的女主人利冼柳媚女士神不知鬼不覺清除掉﹐如今我獨自吞佔了利冼柳媚的一切財產﹐任我揮霍。想不到像我這樣一個平凡的女秘書﹐也會有飛上枝頭的一日﹐但想不到的事情還有更多呢﹗
 
當然我首先要感謝我那個十八吋黑白電視﹐記得我初來利家上工﹐做利冼柳媚女士的私人助理時﹐我不介意她把我調去住下人宿舍﹐更不介意她把我安排住在花王高大威的隔鄰﹐我唯一的要求是要利女士配給我一個黑白電視機﹐繼續我的研究工作﹐我要利用我工餘時間不斷去看電視上的粵語長片﹐將我的心得詳細紀錄在我那本將會轟動香港整個學術界的著作﹕《春梅與秋菊:論盡 (1955-1965) 粵語片的第二女主角》。現在大概你們都已明白為什麼我不需要彩色電視機了﹐我的世界是黑白的﹐是方銀幕的﹐雖然也有例外﹐像余麗珍擔綱主演那三十部局部七彩古裝宮闈法術片﹐但這些電影如果用黑白電視機去觀察﹐我硬是覺得我會得到更多的啟示﹐總之﹐從 I955 年光藝公司成立那一天開始﹐至到 I965 年陳寶珠蕭芳芳主演的《彩色青春》為止﹐當中十年內那幾千部粵語片就是我的全部思想、哲學、道德、品味、習慣、口才、化妝、衣著、髮型、裝飾靈感的來源﹗我永遠都不會忘記方華那件旗袍上釘著的每一粒珠﹐每一塊膠片。它們才是美的靈魂。
 
 
但各位讀者﹐你們不要以為我真的是那麼全心全意去做學術上的功夫﹐我每天坐在電視機前苦心鑽研﹐還有另外一個出人意表的目的﹐我就是想向銀幕上那些偉大的粵語片第二女主角學習﹐她們的種種陰險、歹毒、黑心、奸詐、狡猾、猙獰、潑辣、刁蠻、任性 …… 像柳青、譚倩紅、玫瑰女、李香琴、陳好逑、楊茜、梁素琴、陳綺華、容玉意、容小意、鄭碧影、梅蘭、梅珍、林丹、李鳳聲、綠珠 …… 試想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人會比這群可敬的女配角具備更多人類的劣根性﹖她們銀幕上施展的每一個毒計﹐安排的每一項陰謀﹐我都刻骨銘心地記在腦袋裏﹐每一次她們嫁禍於人的計劃得逞後﹐我見到她們面上發出那陣幸災樂禍的陰笑﹐正好是我內心深處的真面目、真本性。
 
和我鬥﹖利冼柳媚是註定要失敗的﹐無疑她也算是鑽研過粵語片的權威﹐但她玩票性質的研究又怎比得上我苦心考究的專業水準﹖況且她的虛榮心太重。一向都只嚮往模仿那些大牌女星﹐揣摩她們的淒楚表情﹐分析她們每一滴眼淚的社會意識﹐又那裏還有時間和心機去向那些連一個特寫鏡頭也分配不到的女配角學習種種殘害人之道﹖但我就不同﹐當利冼柳媚做林鳳的時候﹐我安於做林艷﹐她要做丁瑩的時候﹐我只要做丁櫻﹐她扮演白燕時﹐我一心一意去扮任燕﹐當她把自己當做紫羅蓮時﹐我知道我頂多只可能做到金影憐的地步。
 
但做配角有什麼不妥﹖只有精明如我才留意到那群女配角在銀幕上不為人留意的角落進行她們各項不可告人的勾當﹐日積月累﹐我怎可能不洞悉她們的一言一行﹐一招一式﹐剩下的問題是﹕在芸芸的毒計當中﹐我選哪一條去害利冼柳媚﹖
 
結果﹐在經過數年來的深思熟慮之後﹐我決定用一套不留痕跡的方法 —— 慢性毒藥﹗
 
對﹐我每天都悄悄地把一些慢性毒藥放在利冼柳媚的鮮奶燕窩裏﹐過了大約半年﹐她的身軀愈來愈衰弱﹐神智也變得不清﹐脾氣比起她更年期那幾年來得還要暴躁﹐而我又乘機火上加油﹐挑撥離間﹐遣走了所有工人。(完全仿照羅蘭在《冷月驚魂》裏的經典場面﹐連每句對白﹐每個小動作我都做到足﹐最奇怪的﹐利家那些女傭的反應竟然和銀幕上的黎雯一模一樣﹐你說奇不奇﹖)
 
之後我就更放肆﹐索性把利冼軟禁在地牢一間黑房裏﹐逼她簽字將她旗下所有的物業財產通通轉到我的名下。(梁素琴﹐你還記得你在《鐵證如山》裏頭對付麥老太李月清時所用的同一手段嗎﹖) 毫無疑問﹐現在我已經是全港數一數二的富婆。
 
我要將利宅大事裝修﹐把它煥然一新。我對室內設計雖然沒有受過什麼專業訓練﹐但卻有足夠的知識去美化每一個宏大的客廳、睡房和弧形樓梯﹐不是嗎﹖粵語片裏面每一個富有人家的佈景﹐都是我心目中的香格里拉。
 
啊﹗還有花園﹐我差點忘記花園也是這些不朽電影中十分重要的一環﹐所以我也要好好將這個花園整頓一下。於是我吩咐園丁高大威大量發塑膠花去些木屋區﹐讓那些家境貧苦﹐營養不良的孩子穿塑膠花﹐幫補家庭的收入﹐不要讓那個做私校教員兼患了肺病的爸爸黃楚山獨力支撐。當高大威收集所有發出去穿的塑膠花之後﹐我這個花園就會變得彩色繽紛﹐成為全港獨一無二的長春園。
 
最後還有服裝這一環﹐老實說穿衣之道我是比不上利冼柳媚﹐但愛美是人之天性﹐我又怎會例外﹖問題是﹐要怎樣去穿才能達到林艷在《能言鳥》中那套宮廷晚禮服的效果﹖這種種的細節﹐我要先和薛家燕商量﹐徵求她的意見﹐再從長計議。
 
寫到這裏剛好又是時候送飯落地牢給利冼柳媚﹐到時再逼她簽多幾張支票﹐對了﹐還要逼她供出薛家燕的電話呢﹗
 
至於我以後怎樣在家燕的悉心指導下美化自己﹐有機會再告訴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