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志怡 —— A Fairy Tale Comes True      1982 年11月     號外

 

 

                                                    攝影﹕陳道明

 

第一次見到 Bonnie Gokson Fung﹐不知怎的﹐就已經很直覺地喜歡她。 

 

首先﹐我認為﹐Bonnie Fung 實在是無可否認地美麗。我相信很多人都會覺得她很「艷」﹐正如我在「Joyce Ma 訪問」一文中說﹕ Bonnie 像一隻火鳳凰。她的化妝是濃的﹐熱的﹐她的衣服是鮮明的﹐強烈的﹐她表現出來的形象絕不低調﹐正因這樣﹐就更需要一個高手﹐才能令濃艷的裝扮不流於庸俗﹐而 Bonnie Fung 就是這樣一個高手﹔她的「艷」竟是那麼恰到好處﹐像一隻滿溢的酒杯﹐只要再加多一滴﹐就會漏出來一發不可收拾,前功盡廢﹐但假如少了一滴﹐又未免欠缺了一份險中求勝的光釆﹐所以只有像她這種涓滴不差的打扮﹐才使人真正領略到「艷」的魅力。 

 
而「艷」只不過是構或 Bonnie Fung 美麗的一部份﹐我們還可以談到她的風度﹕高貴得來親切可人﹐不會拒人千里﹐也不會 loud﹐又或者她的氣派﹕一片大家閨秀的典範﹐完全不需要用珠寶首飾去撐場面﹐注意力自然就會集中到她身上來﹐像今年她担任香港小姐評判﹐穿了一襲白色的晚禮服﹐簡直像神話裏頭的公主﹐看得人目眩。 
 
另外一個原因我喜歡 Bonnie Fung﹐是因為她至今仍未曝光過度﹐我除了認得她的樣子﹐知道她是馮慶炤的夫人﹐馮秉芬的媳歸、Joyce Ma 的妹妹之外﹐對於她其他一切﹐可以說是毫無認識﹐不像社交界 (a la 明週) 的阿姐級 (何莉莉、朱玲玲、張天愛) Bonnie Fung 尚未被「發掘」﹐還未不至於每個星期被媒介拿出來擺﹐大部份的市民仍未知道她是何方神聖。有一次明週登了一張她和丈夫馮慶炤出席某大型宴會的照片﹐旁邊的說明竟是﹕在風情萬種的女朋友身旁﹐丁馬卡度竟有點束手無措﹗據說 Tina Viola 把這張照片拿給 Bonnie 看﹐把她看到哈哈大笑。 
 
對了﹐Bonnie Fung 的美麗還有她那個可愛的笑容﹐在訪問 Joyce Ma 那天﹐Bonnie Fung 給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就是她經常笑﹔不是應酬式的陪笑﹐或保待儀態的淺笑﹐或者其他的假笑、奸笑、陰笑、傻笑、痴笑﹐而是由衷的甜笑﹐毫無機心的哈哈大笑。Bonnie Fung 應該是一個無憂無慮的樂天派﹐大笑姑婆﹐她一生人可能真是從來未經歷過什麼挫折和煩惱。像這樣一個美麗、快樂得來又如此可愛的女人﹐我就真是很想多認識她﹐分享一下她底和我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和人生經歷。 
 
                                                                       攝影﹕陳道明
 
Bonnie Fung 並沒有令我失望﹐訪問她是一次愉快的經驗﹐她的樂天、naivete、以及對生命的愛和熱﹐深深感染了我﹐和她聊天之後﹐我就覺得﹐why notLife can really be so rewarding 
 
我問 Bonnie 她究竟有沒有發脾氣的時刻﹐她笑着說現在很多時她都會很勞氣﹐但她年紀小的時候就真是從來不發惡﹐人人都叫她花名做「阿佛」。她還反問身旁的 Elizabeth 她以前是不是真的不發惡﹐Elizabeth 是她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今次陪她一起來接受訪問。 
 
講起童年我就再問多些 Bonnie 年幼時的生活﹐原來一上中學﹐她就去了澳洲唸書﹐她爸爸和哥哥都住在 Canberra﹐她一去就六年。 
 
然後有一年她返港渡假﹐而她的生命亦隨之改變。 
 
她在香港因為放假得閒﹐便由她家的世交余經緯引薦入 TVB 明珠台任報幕員﹐Bonnie 回憶起那段日子﹐依然是十分懷念﹐她說 TVB 的人工很少﹐連坐的士也不夠﹐有時她還跟人搭小巴﹐總之電視台的生活實在引人入勝﹐當時 Elizabeth 也是在 TVB 工作﹐那時候梁淑怡、孫郁標她們已留意到 Bonnie﹐開會時也提起她﹐更慫恿她參加香港小姐選舉﹐可惜 Bonnie 的家人反對﹐所以她始終沒有報名﹐不過 TVB 仍不甘心﹐結果還是提名她去澳洲參加太平洋皇后﹐Bonnie 說那個選舉和一般的選美會不同﹐她不需要參賽﹐直接由 TVB 提名﹐此外她的性質是親善大使多過「鬥靚」﹐那年在澳洲﹐她得到了第二名。 
 
Those were the days。」 Bonnie 說。 
 
後來她又是怎樣結識到她的丈夫馮慶炤呢﹖ Bonnie 說她丈夫年紀比她大很多﹐是她姊姊和表姐她們的朋友﹐至於他們第一次相見、竟是一個 blind date —— 參加舞會﹐Bonnie 以前很少和她姊姊那一輩的人去街﹐所以覺得有點新鮮。然後馮慶炤開始向她展開追求﹐而她回澳洲的日期又一延再延﹐結果拍拖一年多便結婚了。Bonnie 說馮慶炤心思浪漫﹐經常送花﹐所以打動了她的芳心﹐但她跟著又補充﹐可能他對每一個女孩子都是用這樣的手段﹐只不過自己「鈍」﹐結果便嫁了給他。距離今日已經有七年。 
 
馮慶炤是馮秉芬爵士的第四公子﹐一個年輕有為的實業家﹐婚後﹐Bonnie Fung 就要開始去適應他的生活﹐和他一起應酬生意上的朋友﹐Bonnie 說結婚初期﹐差不多每天晚上都要出去應酬﹐而且不單是見年紀相若的人﹐七老八十都有﹐在那段日子﹐她學會了很多﹐整個人也隨之而成熟﹐而她也慢慢開始向事業方面發展。 
 
起初她是在她的丈夫轄下一聞建築公司做些室內設計﹐配色等工作﹐又在她丈夫管理的 clubs (大概是 Nautilus Club 那些) 設計 menu 等等﹐直至四年前﹐她正式入 Joyce Boutique﹐幫她姐姐手。 
 
Bonnie 給我的印象是一個少奶奶﹐照計不應該怎樣熱中事業﹐就算出來工作也是玩票性質﹐但 Bonnie 對我的看法大呼冤枉﹐她說她經常都「做到死咗」﹐去 trip 的時候也是忙到不得了﹐就是沒有人信。她覺得她自己差不多是an extension of Joyce Ma」﹐Joyce 一個人做不到的﹐她就幫手做﹐打理幾間店鋪的業務﹐還有衣服的配搭﹐盡可能她都親力親為。 
 
今年年底 Joyce 又要在 Landmark 開一間 Krizia Shop﹐這是繼 Giorgio Armani 之後﹐她們特別為一個 designer 開一間 boutique。為什麼 Krizia Bonnie 解釋﹐Joyce Boutique 一貫的政策是集中經營﹐不想有太多分店﹐除非有些 label 她們是特別有信心﹐過去幾年﹐Krizia 在香港很成功 ——它很 sophisticated﹐很 commercial﹐款式又多﹐絕對可以自成一店。 
 
不過 Bonnie 她們最大的夢想是 branch out Joyce Boutique 成為 Joyce Living —— 有室內設計部份﹐有餐廳部份 …… 原來她們兩姊妹都很喜歡買杯碟﹐有時去日本買到發狂﹐又喜歡佈置餐桌﹐設計菜單﹐將餐廳的氣氛搞得很舒服、隨和﹐這就是她們心中的理想﹐可惜目前香港的租金實在太貴﹐這個計劃只好暫時擱置。 
 
我問 Bonnie 在外國她有那些心愛的餐廳﹖她說在紐約有一間叫做 Green Street Cafe﹐位於 Soho 區﹐天花有三十多呎高﹐裏面種了不少棕梠樹﹐奏爵士音樂﹐情調一流﹐整個環境十分「arty」。此外她也喜歡一間叫 Quilted Giraff﹐在城東﹐是 nouvelle cuisine﹐食物很 clean - cut﹐很清。她又提到在米蘭﹐有一問小小的海鮮餐廳﹐忘記了叫什麼﹐那兒連 menu 也沒有﹐每晚只 serve 六七道菜﹐你不用 order﹐店主自然會拿到你的桌上﹐好食到不得了﹐那個地方十分平民化﹐大夥兒坐在長凳﹐飲 homemade 紅酒﹐好不寫意。 
 
至於在香港 Bonnie 比較喜歡北苑﹐新開的意大利餐廳 Primavera 她也覺得不錯﹐她頗欣賞那兒清淡的佈置。不過 Bonnie 認為其實所謂什麼心愛餐廳﹐最主要還是視乎當時自己想吃什麼﹐如果她想吃粥﹐她會跑去灣仔昌記﹐她實際上是一個很隨便的人。 
 
問完吃﹐我就問穿﹐Bonnie 告訴我很多時她都是穿些「冷門嘢」﹐Joyce Boutique 有些賣唔出的衣服﹐她自己就穿﹐不過她喜歡的設計師也很多﹐有 Anne-Marie BerettaEnrica MasseiIssey MiyakeKenzoArmani Montana、還有美國的 Norma KamaliBonnie 說﹕「你看﹐我喜數的都不是太太型﹐elegant 那些。」我奇怪怎麼 Bonnie 不自己搞些自己的事業﹐她告訴我 Joyce 經常都游說她丈夫買下 Joyce Boutique 一半﹐但她覺得 Joyce 是她姊姊的心血﹐她很應該幫助打理生意﹐不一定要有股份﹐而且她現在是受薪水﹐年底又有分紅﹐她已經覺得相當滿意。 Bonnie 說她的丈夫其實教了她很多做生意的手腕﹔搞時裝店﹐光是懂得時裝潮流是不夠的﹐還要識得生意之道﹐在這方面﹐她從丈夫處得益不少。 
 
在香港﹐每天除了忙店裏的事務之外﹐Bonnie 還做些什麼﹖答案是 exercise。差不多每天她都去 Lotte Berk 處做運動﹐在家中她又買了全套 Jane Fonda Workout 錄影帶和盒帶﹐Bonnie 似乎緊追美國健美的潮流。「It's good to be strong﹗」她說。與其和其他女人飲茶﹐行街﹐八﹐她寧願去行山或去 Lotte Berk 做運動。 
 
怪不得她出門時如此有精力。她心愛的外國城市是紐約﹐我問 Bonnie 她喜歡紐約什麼﹐她滔滔不絕的講﹕「什麼都喜歡﹐cultureplaysmuseumsparkspeoplerestaurantsdisco sometimesdesigner's buildingsinterior design …… there's excitement all the time。」 
 
我覺得身在紐約這種大城市﹐如果朋友不多﹐就會倍感寂寞﹐但 Bonnie 不同意我這個講法﹐她認為自己可能跟 Joyce Ma 跟得久﹐個性也變得和她相似﹐習慣了一個人周圍去﹐利用每一個機會去體驗在香港得不到的東西﹐她說﹕「I'm a go-getter﹐就算睡不夠我都要一早起身﹐我是絕對不會留在酒店裏頭的。」 
 
郊野呢﹖Bonnie 可喜歡人跡少的荒野地方﹖她覺得她本身是一個 city personbut I love country side﹐是 country side country sidenothing in between﹐英國的country side 我好鍾意﹐有時去 buying trip 做得很辛苦﹐我就去英國 country side health spa 休養一輪。」 
 
我從來都不大清楚外國那些 health spahealth farm 是什麼一回事﹐便乘機請教 Bonnie﹐原來她去英國那間 health spa 是在深山﹐成個 estate﹐好像間酒店﹐那裏的「住客」個個都不化妝﹐不穿衣服﹐一早起身﹐就出外行山﹐另外當然還有吃天然食物﹐做 facialmassage 那些﹐聽起來又的確幾 relaxing 
 
                                                    攝影﹕陳道明
 
Bonnie談話﹐我覺得她是一個很 positive 的人﹐對於世界上每一樣事物﹐她都能看到好的一面﹐然後 thankful for it﹐她很喜歡她的奶奶﹐說 Lady Fung 是最「好人」的人﹐她感謝她的姊姊 Joyce Ma﹐多年來一直培養她的品味﹐「Joyce 喜歡的﹐我都喜歡﹐現在我們的喜惡已差不多完全相同。」她又感激她的丈夫Cyril Fung﹐給她在生意上的指導﹐以及給予她機會去學習招呼應酬各種不同的人。此外她覺得自己很幸運﹐有一班很死黨的朋友﹐從小玩到大﹐像今次陪她一起來的 Elizabeth﹐她說﹕「I can survive on my friendsthey are so much part of me。」其中她有些朋友已經定居外國﹐但偶然一個電話來問候幾句﹐令她開心到不得了﹐而且一有機會﹐大家就互相探望。 
 
Bonnie 除了樂天、健談、友善之外﹐為人也十分隨和﹐一點也不擺架子﹐不會令人難做﹐亦不會發什麼小姐脾氣﹐那天拍照片﹐張叔平叫她把頭髮全部撥去後面露出耳朵﹐這個提議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可能她一生人也從未試過將頭髮全部梳在耳後﹐當時她望望 Elizabeth﹐望望我﹐望望攝影師陳道明﹐一副可憐無助的樣子﹐我知道她心中是一百個不願意﹐如果換上另一個有Bonnie Fung 這樣身份的人﹐很可能老早就發其小姐脾氣、反面、罷拍了﹐然而 Bonnie 即使心中不願﹐仍能尊重 art director 的意念﹐把頭髮撥往耳後﹐不再說什麼﹐真是大家閨秀的器量﹐我不禁又再加多她幾分。 
 
Bonnie Fung 說她不是一個容易滿足現狀的人﹐她覺得她目前所 achieve 到的實在算不了什麼﹐她覺得她仍有很多事物要去學﹐她還要去嘗遍更豐富的人生經歷。 
顯然她是一個浪漫﹐充滿憧憬的人。 
 
我有一個最後的問題想問 Bonnie Fung。我覺得她實在是 fairy tale comes true﹐她已經得到了每一個女孩子夢想的東西 —— 美麗的面孔、良好的出身、豐裕的家境、嫁入名門望族﹐而丈夫又是那樣英俊有為﹐當她擁有這一切一切之後﹐她快樂嗎﹖ 
如果她快樂﹐從現實的角度來看﹐Bonnie Fung 實在是完美不過了。 
 
但另一方面﹐從美學、浪漫的角度來看﹐假如當她擁有了美麗的面孔、良好的出身、豐裕的家境﹐英俊有為的丈夫之後﹐依然不快樂﹐那麼她的存在不就更傳奇﹐更引人人勝﹖ 
 
不過這個問題我沒有問﹐Bonnie Fung 的快樂是無可懷疑的﹐神話上的缺陷﹐換來現實的完美﹐我們還再求什麼﹖
 
請點擊這裡閱讀 (A.G vs B.G. 當葛蘭遇上郭志怡) (人物篇) 一文 
 

 

 

相關參考﹕ Bonnie Gokson
                        Bonnie Gokson (circa 1997)
                        郭志怡享受時尚人生 (搜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