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韻詩訪問      19834

 

 

                                           攝影﹕孫淑興

 

 
打電話約黃韻詩做訪問﹐她很爽快地一口就應承了﹐她問我喜歡在哪兒見面﹐起初我說喜來登咖啡座﹐後來我們又恐怕那邊可能有太多圈內人﹐結果還是她提議不如去 Patio﹐我贊成。 
 
我在約定時間遲了一分鐘到 Patio﹐已看見黃韻詩坐在一張最正中最惹人囑日的枱子﹐還是在一盞 spotlight 之下﹐不過請勿誤會﹐不是她愛出風頭﹐只不過那地方實在太擠迫﹐找不到別的枱子﹐我們都不知道原來那是一個吃自助餐的晚上。 
 
我們兩個在 spotlight 下面面相覷﹐被四周的人望著﹐由此可見﹐黃韻詩的知名度並不是低到如你想像。當時我真不知應該如何在眾目睽睽之下開口訪問﹐好在剛剛有一張靠邊、較暗的枱子空出來﹐我們便馬上要求搬過去﹐跟著我才把我的 walkman 錄音機拿出來 (訪問黃韻詩﹐我不能單靠我的「速記」)﹐開始了以下的談話﹕ 
 
我覺得你起初的時候並不被一般觀眾接受﹐但近來卻有愈來愈受歡迎的趨勢﹐似乎「喜歡黃韻詩」已經成為一個 best kept secret﹐是品味和鑑賞力的象徵﹐你自己認為你是在你事業哪一個階段開始被觀眾受落﹖ 
 
你覺得這樣﹖我自己卻不覺得現在有很多觀眾喜歡我﹐也不覺得以前觀眾不喜歡我﹐我完全不渴望別人的喜歡﹐我做電視是沒有目的的﹐我很清楚自己是不應該食這行飯﹐所謂知己知彼﹐我與生俱來就最貪錢﹐而做電視根本就賺不到錢﹐而且我又唔靚﹔我們那們年代﹐也許現在也是﹐樣子靚﹐如果沒有演技﹐OK﹐還可以原諒﹔但如果又醜樣﹐演技又不好﹐就冇得原諒﹗冇得傾﹗ 
 
那你為什麼又拍電視﹖ 
 
甘國亮叫我拍的﹐我很喜歡他寫的劇本、對白 …… 
 
你第一部電視劇是甘國亮的﹖ 
 
不﹐我第一部電視劇是譚家明拍的《群星譜》﹐和白鷹合作﹐第二部才是甘國亮的﹐《少年十五二十時》其中一集﹐我演一個圖書館管理員。 
 
聽說你起初是做配音的﹐我想很多人都有興趣要知道你是怎樣入這一行﹖ 
 
我最初是做播音﹐一九六六年﹐麗的呼聲﹐那時我十幾歲入去做「播音小姐」﹐賺二百元一個月﹐由朝做到晚。當時我聽到有樣東西叫做「配音」﹐月入一千四百元﹐嘩﹗你說我想不想做﹖但叫人教﹖冇人肯教你﹐怎辦呢﹖然後我知道電視訓練班中有一項課程﹐叫做「配音」﹐為了一千四百元﹐我便考入麗的訓練斑﹐汪明荃、盧國雄、森森他們是第一期﹐我是第二期﹐同學中有黃淑儀、褟素霞、梁小玲、李司棋﹐還有文麗賢 …… 
 
當時你有沒有想過做明星﹖ 
 
到最後我都沒有想過做明星﹐後來我從麗的轉去 TVB 配音 …… 
 
然後你識到甘國亮﹐因而改變你一生 …… 你喜歡做電視嗎﹖ 
 
一點不﹐在錢方面﹐電視完全滿足不到我。為什麼還要做﹖我喜歡那些劇本﹐真是好劇本﹐很多人一生一世都遇不到這樣好的劇本﹐起碼我不用身不由己﹐在 (歡樂今宵) 笑笑口拿住罐花生油推銷。我很幸運﹐我有得選擇做自己喜歡做的東西。 
 
那些對白﹐究竟是甘國亮寫的﹐還是很多是你爆肚﹖ 
 
我沒有爆肚﹐完全是甘國亮他寫的﹐我不過照讀。 
 
 
但我總覺得有很多東西是你自己的東西﹐例如《執到寶》﹐你們幾個主角不是自己度﹖劇中你們的性格個個都那麼鮮明﹗ 
 
似爆肚﹐但其實唔係﹐是劇本很完整地交到我手上。拍那個戲就辛苦了﹐趕到死﹐夜以繼日﹐足足廿一晚通宵直落﹐不過那真是一個好劇本﹐雖然不是全部甘國亮寫的。 
 
撇開電視不談﹐其他的表演事業﹐如舞台、播音等等、你有興趣嗎﹖ 
 
絕冇﹗我只是做來賺錢﹐我是一個不喜歡工作的人﹐我做事賺一大筆錢﹐然後就休息﹐等到把錢花光了﹐我又做過。你給我五元﹐我就做相等於五元的工作﹐我一定不會放盡﹐不會做夠十元給你﹐要不然你將來給我十元時﹐是不是會覺得不值﹖ 
 
如果你勤力些﹐觀眾豈不更有福﹖ 
 
你認為嗎﹖我覺得觀眾不會期望我做些什麼。他們對﹐譬如汪明荃﹐會有很多要求﹐要她再來一次突破、再做一個古裝 …… 但我的觀眾沒有期望我唱歌或跳羽扇舞。 
 
你認為你是一個很獨特的喜劇演員嗎﹖譬如你和 (歡樂今宵) 的藝員就很不同。 
 
我其實和其他人沒有什麼分別﹐像《歡樂今宵》的藝員﹐他們實在沒有辦法﹐派到什麼就要做什麼﹐如果我是他們﹐也會和他們一樣﹐當然我自己是有我自己的笑料﹐但又值不值得我去思考﹐去改他們的劇本﹖為什麼我要免費去替他們度橋﹖ 
 
你有沒有心愛的喜劇演員﹖ 
 
冇。我不會佩服人﹐我只佩服劇本﹐如果有好的劇本﹐你做我做都會一樣好。 
 
我不同意你的說法﹐一個演員怎樣去講那些對白﹐也大有學問。 
 
你太睇高人了﹐其實個個都一樣;我蠢﹐別人讀一次﹐我可以讀五次﹐也會同樣讀得好。 
 
不談喜劇演員﹐一般呢﹖你有沒有特別心愛的明星﹖ 
 
 
以前舊粵語片的明星﹐有時我半夜看到那些粵語片﹐真是好興奮﹐他們每一句對白、每一個姿勢﹐我都記住﹐見到羅艷卿﹐穿著低胸晚禮服、拿住結他、戴住朵大玫瑰花﹐多開心﹔江一帆又夠好哪﹐那些對白﹕「打我啦﹐點解唔打我 ……」真是好到 …… 還有他們在銀幕上講講吓對白﹐突然唱起歌來﹐好好睇。。 
 
 
我常常感覺到甘國亮寫劇本時﹐有很多你的影子﹐你們有沒有一起度劇本﹖ 
 
完全沒有﹐他從來沒有和我們提劇本的事﹐不過可能我們見得多﹐講說話的語氣互相影響﹐加上他平時知道我的為人﹐寫劇本時自然就寫了很多我的東西進去﹐好像《不是冤家不聚頭》中 Bobo 和黃曼梨鬥嘴那段戲﹐Bobo 就感到她的角色其實就是我。 
 
你演過那麼多電視劇﹐你自己喜歡哪個角色﹖ 
 
…… 我不是做過很多角色﹐有人說《執到寶》好﹐其實那個角色根本不用演﹐只要用很快的速度將對白唸出來就成了。唔 …… 我還是喜歡《山水有相逢》的梅劍仙;雖然不是我演﹐我也很喜歡梅妹和陳嘉儀飾演那個角色。 
 
 
其實「山水」三個女角部塑造得很成功。 
 
唉﹐「山水」的劇本真是好到不得了﹐十集﹐有幾何未開拍之前﹐有成個劇本完完整整擺到你面前﹐等你知道前因後果﹐而不是一張一張紙飛過來給你﹖我們真是很有福﹐可惜只拍出了劇本的五成﹐幾浪費﹗其實能演到劇本的八成已經心滿意足﹐導演不是你﹐拍出來自不然又減幾分 …… 老實說「山水」大家都可以再好。你看看 (播音人)﹐我嘔﹐我死呀﹐懷舊﹗作嘔﹐一的都唔尊重﹐好似人唔尊重婚姻一樣﹐美好的東西攪成咁﹗ 
 
《輪流轉》呢﹖停播前最後幾集拍得真好。 
 
唉﹐其實已經拍了很多﹐好到我都晤敢講﹐特別是幾個女人老了之後﹐發展得很好。我們幾個主角都好鍾意﹐裡面那些角色好似我哋﹐我們好入心﹐你明不明﹖拍這套劇﹐結果我們五個女人成了好朋友﹐到現在還有聚會﹐一個月大家都起碼會見一兩次。 
 
《輪流轉》的製作的確很嚴謹。 
 
就是嘛﹐連最細微的小節 —— 一支筆塔筒都是那末嚴謹﹐你可以看得出甘國亮對「呢樣嘢」是多麼尊重﹐所有的對白、道具部是一絲不苟;屋﹐所有人的屋都是那麼貼切﹐就像以前澳門的舊屋一樣。 
 
我很不服氣別人彈你們老。 
 
說我們老真是太不公平了﹐我們幾時夠吳楚帆、白燕以前老﹖況且﹐在劇中我們會轉變、成長﹐不是永遠都做十幾歲﹐是有過程的﹐怎能硬說我們老﹖ 
 
又講講你的電台經驗﹐你做《笑口早》做了多少日子﹖ 
 
一年。 
 
嘩﹐好像不覺你做了那末長久。 
 
那個節目不是人人可以做的﹐辛苦到死﹐朝四點鐘起身﹐不停地做到晚上八點半﹐一回家已累到馬上倒上床﹐連幫朋友見面談話的時間都沒有。 
 
既然這般辛苦﹐為什麼當初你又應承做﹖ 
 
為錢嘛﹐當初我以為節目六點至九點﹐我最多做到中午十二點便可以收工﹐怎知越做越大﹐簡直沒有辦法再頂落去。就說訪問吧﹐沒有人會坐住等你來訪問的﹐做完訪問之後還要自己剪帶呢。 
 
怎不叫你的助手剪帶﹖ 
 
不可以的﹐別人不是你﹐不知道你想要什麼﹐你喜歡一三五七九﹐他偏偏就剪掉你的一三五七九﹐留下二四六八十﹐到時你就望住嚟喊﹐我好後悔應承做《笑口早》﹐本來是做兩年的﹐結果只做了一年﹐做一年真是仁至義盡。 
 
你做的訪問十分惹人注目﹐很多人都說你很尖銳。 
 
為什麼現在每個人都跟著這方針走﹖我不知道所謂「尖銳」究竟是讚抑或彈﹐但無論怎樣﹐我是第一個﹐為什麼現在又每一個節目都一定有訪問﹖ 
 
除了訪問之外﹐《笑口早》其他的小環節都很有特色。 
 
其實裹面好多「舊嘢」我都好喜歡﹐特別是「露絲與瑪莉」﹐兩個中環麗人﹐識的嘢﹐但又八卦﹐又睇公仔報那種﹐不太高不太低﹐有時還識得講政治﹐很適合一般人聽。 
 
你有沒有保存《笑口早》的錄音﹖ 
 
其他沒有﹐但所有訪問我都有收藏。《笑口早》雖然做得辛苦﹐但我可以說我們每一日的節目都見得人。 
 
你現在為什麼又拍戲﹖ 
 
還人情囉﹐我很久以前已經應承了吳思遠替他拍一部戲﹐現在這部戲的角色也寫好﹐冇脫衣冇破壞我形象﹐而且故事很有人情味、有人性﹐我幾喜歡。 
 
聽說你是演差婆﹐是不是做男人婆﹖ 
 
不是﹐我的角色不是男人婆。 
 
你以後會不會在電影方面發展﹖ 
 
我想不會﹐最近許冠文找我去菲律賓拍他的新片﹐我也抽不出時間。 
 
假如﹐我是說假如﹐你有大量金錢可以自資拍片﹐你會做一個什麼角色﹖ 
 
假如我有好多錢﹐肯定不會投資拍片。不過如果你問我﹐我想我喜歡演自己﹐就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年紀和我差不多﹐好在不是完全沒有知識。如果要我演十幾歲的角色﹐我覺得沒有什麼可以發揮﹐年紀輕﹐只有聽的份兒﹐但我現在夠資格講﹐因為我夠老﹐講政治我又得﹐講粵語片我又得﹐無他﹐我經歷夠多。 
 
 
我知道你快要舉行一次個人的演出﹐而近這半年來﹐你都有上舞台的經驗。 
 
「星塵閃閃今晚夜」那次﹐陳欣健說有錢拿﹐你們來不來﹐於是成班女人便扑到去﹐在舞台上講吓嘢就有錢收﹐唔錯呀。 
 
那次你的表現十分出眾﹐那些阿哥哥衣飾看得人十分過癮﹐還有那些獨白﹐是不是你自己作的﹖ 
 
對白是我自己想的﹐陳欣健說這十分十五分鐘是你的﹐你搞惦。至於服裝也是我自己的珍藏﹐不過那對金靴不是我的﹐是問 TVB 借的﹐我沒有金靴。 
 
葉德嫻那次你也是搶盡鏡頭。 
 
那次除了錢之外﹐還有和 Deanie 一份友情﹐看看我可以幫到她幾多就幾多。 
 
 
今次你的個人演出是俞琤搞的﹐我以前聽人說商台請你主持《笑口早》﹐就是想借你來打垮俞琤﹐有沒有這回事﹖ 
 
很多人都這樣說﹐我不知道究竟有冇這回事﹐我是在商台做《笑口早》的時候才認識俞琤的。以前我時常聽到人說俞琤的壞話﹐說她霸道、臭脾氣﹐但我又唔覺得佢咁衰﹔事實上她的為人幾好﹐我們沒有什麼不和之處。 
 
現在你們一起籌備演出﹐合作得怎樣﹖ 
 
合作得很好﹐她尊重別人的意見﹐很多嘢都好易話為。我們開會﹐商量做些什麼﹐然後就大家回去做功課。 
 
聽說你今次的嘉賓是李司棋和曾志偉﹐還有沒有其他人﹖ 
 
沒有了﹐人一多就變成群星拱照。 
 
可否大約告訴我們演出的內容﹖會不會和李司棋做些《山水有相逢》的片段。 
 
內容方面﹐大約 70% 講嘢﹐有些少歌舞﹐至於「山水」﹐我自己其實不想做﹐但觀眾一見到我和司棋﹐他們會不會馬上就聯想到「山水」﹐我想我們會做些舊嘢﹐做些經典的場面。 
 
你自己大概會有很多獨白。 
 
如果我唔講嘢﹐觀眾會唔會滿足先﹖我會講很多嘢﹐扮很多身分不同的人﹐由她們講出對一些事物的看法。 
 
今次甘國亮會不會幫你手度橋﹖ 
 
自己的 show 都是我自己的﹐怎可以叫別人想﹖今次的東西都是我自己的。 
 
我很多朋友都等住看你的表演﹐今次你們的票價如何﹖ 
 
好像是一百、百五、二百。 
 
嘩﹐重貴過葉德嫻和徐小鳳。 
 
唔抵咩﹖ 
 
我是說俞琤豈不大賺一筆﹖ 
 
她也不會賺很多﹐她要給我很多錢。我早已和你講過我做這些不是為了什麼表演欲﹐我只是貪錢﹐只不過是兩個鐘頭的節目﹐世界上還有什麼東西可以在這麼少的時間內﹐賺到一大筆錢。 
 
講到這裡﹐突然有兩個人走過來﹐看清楚才知道是兩個女人﹐一個是蘇絲黃﹐一個是陳潔靈﹐陳潔靈是我心愛的本地歌星﹐一見到她我就問她的新唱片什麼時候出版﹐而蘇絲黃則和黃韻詩喋喋不休地談那個表演的事﹐印海報呀、印戲票呀﹐我看到那張海報的一部分﹐真是笑死人﹐也虧她想得出﹐遲些你們看到那張海報就會明白我的意思。 
 
如果我們會有我們香港的 Bette MidlerLily Tomlin﹐那人就是黃韻詩。經過《山水有相逢》、《執到寶》、《笑口早》﹐以至最近兩次音樂會客串,黃韻詩已經是光芒四射﹐她的喜劇細胞日趨成熟﹐一派大將風度。 
 
黃韻詩在訪問時不止一次說她貪錢﹐如果她說的話屬實﹐我倒希望她會變得更貪婪﹐接多些 show﹐到時有福的就是我們觀眾。
 
※ 請點擊這裡閱讀演藝評論欄內〈黃韻詩--尷尬的笑口Show〉一文
 
相關參考﹕黃韻詩「山水有相逢」之『香城妖姬』
                        澳門女神童 - 鄭碧影(細碧姐):《時代寵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