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降頭 大結局       1997年9月      利冼柳媚 

 

 

 
清晨五點鐘﹐天還未開始亮﹐加上微絲細雨﹐大地更顯得陰暗﹐半山區一帶的居民﹐除了一個﹐其他還在夢鄉。在干德道某幢洋房突然無聲無息地閃出一個女人﹐她面上掛上一副深黑大太陽眼鏡﹐頭上戴了個金色假髮﹐另外又加上一頂粉紅色的雨帽﹐身上穿的是淺紫色雨衣﹐配上一個紛綠色的鱷魚皮手袋 …… 顯然這個女人是不想別人識破她的身份﹐但見她將手中的金雨傘向迎面駛來的紅牌車一揚﹐那輛紅牌當堂應命而停﹐Lady X 迅速跳入車內﹐機密地吩咐司機一聲﹕去黃大仙。那知她話口未完﹐那輛紅牌巳經風馳電掣﹐向著她要求的方向﹐揚長而去。 
 
各位親愛的擁躉﹐如果你現在仍不知道上述那位神秘女人就是我的話﹐我勸你不必再讀下去了﹐過去一年來﹐我一直利用這園地來訓練各位的文學欣賞力﹐上面那個小小的測驗是考一下你們的想像力﹐如果你不幸被淘汰的話﹐我只好說一聲 sorry ﹐再見。合格的﹐讓我們繼續。 
 
還記得上期嗎﹖(嗱﹐現在是你們表現記憶力的時候了。) 我不是說過要用毒降頭來對付負我的 Williamson Mok 和奪我所愛的 Veronica Wong﹖那絕不是空下的諾言﹐我在第二天下午和周大姐在文華喝下午茶的時候﹐就問起她下降頭的門路。 
 
Victor 不是已經過身了嗎﹖你還要下甚麼降頭﹖」周大姐不解地問。
「怎麼不下﹐降頭未必一定用來對付『合法』丈夫的呀﹖」我俏皮地反轉頭問她。 
 
Roberta …… …… 我明白喇﹐原來你…… 哈哈哈哈 ……」周大姐反應之遲鈍﹐足以比美各位讀者。 
 
「可不是嗎﹖周大姐﹐念在一場老友﹐你就幫我一個忙﹐怎樣﹖」我循例哀求她一下。 
 
誰知她連循例考盧一下也省回﹐就立刻在我耳邊一五一十起來。 
 
我的目的地﹐是黃大仙一間無牌木屋﹐最奇怪的是我居然可以找到﹐我分秒必爭按照原定指示﹐拍門三下﹐沒有反應﹐於是再來三下﹐突然門背後傳來一把聲音﹕「時時妖—— 
 
—— 妖時時。」我不慌不忙地用暗語回答。 
 
「時時妖 ——」「——妖時時」、「時時妖 ——」「—— 妖時時」 
 
「妖時時﹐時時要。」最後我和那把聲音一齊講﹐門就開了﹐裹面的老嫗將張藥方交給我﹐我將一張冥通銀行的五百萬支票交給她﹐交易就宣告完或﹐我立即把太陽眼鏡戴上﹐冒著雨﹐頭也不回趕去截的士。 
 
藥方裹面﹐除了各種山草怪藥之外﹐還有燕窩、利賓納、中將湯、力保健和公仔麵的湯粉﹐但最主要的原料是一碗生雞血﹐而且規定必須來自我親手殺的雞﹐以前我曾聽人說很多女人都有殺雞的習慣﹐但我本人可沒有這種見不得人的經驗﹐從出世到現在﹐我從來沒有傷害過任何生靈﹐現在一下子要我殺雞﹐真有無從下手之感﹐究竟我應該怎樣殺﹖用牛刀還是斧頭﹖我以前看電影﹐總見不到女主角殺雞的場面﹐所以我無法模仿明星殺雞時的表情、姿勢、方式、位置﹐想下想下我真想放棄落降頭的念頭﹐但就在那時﹐電話響了。 
 
Hi﹗我是 Veronica﹐我和 Williamson 要問候你呢 ……」她在電話那邊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你們有心了。」我在強顏歡笑。 
 
Roberta 姐﹐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不知你…… 
 
「你有甚麼事即管開聲﹐不用客氣。」有時我母愛的天性真是一發不可收拾。 
 
「過兩天是我和他相識一星期紀念﹐因為我倆是在你家裏結識﹐所以我想到你家飲酒慶祝﹐你不介意吧﹖」 
 
我的天﹗ 
 
「噢﹐不會 …… 歡迎你們光臨﹐我還要為你倆的幸福乾杯呢﹗」 
 
不用再考慮了﹐雞﹐今次一定要殺。 
 
Veronica 放浪形駭的笑聲在門外巳傳入來﹐所以他們不用按鈴我就把門開了。 
 
「哈哈﹐Berta 姐﹐你真本事﹐未卜先知。」她一進來就老實不客氣﹐一屁股坐在沙發上﹐而 Williamson 竟然像隻哈巴狗一樣﹐貼貼服服的跟著她。 
 
A brandy coke please。」Heavens﹐我未問她飲甚麼﹐她就 order﹐簡直當我是工人。 
 
我行到酒吧搞幾搞﹐然後作一個詫異狀﹐跟著說﹕「哎呀﹐真不好意思﹐白蘭地喝光了﹐讓我親手給你弄杯血腥瑪麗怎樣﹖」 
 
Williamson 趕忙回答﹕「不要緊﹐我們很隨便﹐甚麼都喝。」他望著 Veronica 笑一下﹐然後緊握住她的手。 
 
我將兩杯落了生雞血及其他配料的血腥瑪麗拿到他們跟前﹐開始我的大報復。
 
 
 
「來來來﹐我們乾這一杯。cheers。」 
 
Cheers。」他們一飲而盡。從他們的表情﹐我就知道這兩杯「血腥瑪麗」一定是十分血腥﹐可憐他們為了保持禮貌﹐忍住不敢作聲。 
 
我見目的已經達到﹐便費事繼續應酬他們﹐立刻下個逐客令﹐讓自己清靜一下。 
 
So sweet of you﹐令到我們的 anniversary 更有意義﹐真多謝你。」 Veronica 臨走時再三謝我。 
 
「慢慢多謝我都未遲。」我笑住回答﹐然後有恃無恐地把他倆送出門外。 
 
Good luck BASTARDS 
 
第二天﹐我在廚房吃早餐時﹐看到報紙上一則新聞﹕ 
 
昨晚一對身份不明的男女往九龍塘 XX 別墅闢室尋歡﹐突然房內發出怪聲﹐管房撞門進入﹐發覺那對男女已變成兩隻雞﹐警方將此事當作「怪案」處理﹐兩隻雞已被送往香港大學接受檢驗。 
 
這對男女﹐不﹐這兩隻雞會不會就是 Williamson Veronica﹖我不敢肯定。 
 
不過無論他們變成甚麼東西﹐我都會默默祝福他們幸福、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