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降頭       19778      利冼柳媚        

The Bittersweet Sins of the Luminous Roberta 

 

 

 
不用說﹐「家燕洋行」在我底悉心裁培下﹐現在已經開始散葉開花﹐業務蒸蒸日上﹐由我們獨家代理的印尼降頭牌胸圍、底褲及衛生巾在目前的銷路雖然仍不及黛安芬和美頓芳﹐但它已來勢洶洶﹐我們的廣告口號是:「用左降頭牌出品﹐老公重點會出去滾﹖﹗」所以本港大部份歸女都樂意採用我們的出品去御夫。 
 
真想不到我 Roberta 會從一個養尊處優的貴婦開始﹐經過一連串悽慘窮困的考驗﹐而結果竟變成為工商界的名女人、中環的奇葩、鄧連如的勁敵。至於丁瑩是誰﹐我早已拋諸腦後。現在我以全新姿態出現 —— 作為一個事業成功的女強人﹐我必須有威嚴、夠潑辣、夠派頭、野心勃勃、幹勁十足﹐才能與其他強人一爭朝夕﹐在經過慎密的考慮和考據之後﹐我終於決定把梁素琴和高寶樹 (特別是她在「萬花迎春」後半部的造型) 的優點混合﹐溶化在我一人身上﹐煙視媚行、威風凜凜、對人對物﹐皆毫不留情﹐實行鐵腕政策。 
 
於是一切又回復 Victor 未過身前的絢爛﹐當然我目前的收入比起以前的財富只不過是小巫見大巫﹐但也總算夠我恣意揮霍﹐我甚至在干德道買了層小洋樓 (千七呎)﹐至於我的寶貝 Tommy﹐因為患了傷風﹐沒有參加中學會考﹐不過也不打緊﹐反正我要供他出國深造髮型及時裝設計﹐所以多一張少一張文憑﹐對他絕無影響。 
 
既然一切都進行得那末順利﹐我 Roberta 又怎會就此住手﹖很自然地﹐我又蠢蠢欲動﹐硬想攪風攪雨﹐決定在我的新居來一個派對﹐邀請一大堆賓客來給我擺佈、玩弄。 
 
愚昧的讀者們﹐你們可知道客人名單是派對最重要的一環﹖The right combination 已是派對成功的一半﹐另外的一半則在乎主人家的手碗。
 
當然﹐有我本人做 hostess﹐後面的一半絕對不成問題﹐所以我將火力集中在人選方面。最可惜以我目前的社會身價﹐仍未夠資格請到Brenda ChauAntoinette 那些社交界重量級人馬﹐幸好今次我也邀請到不少在工商界、銀行界、金融界、地產界的知名人士﹐還有那班衣著光鮮、又中看又中玩、出入拿著個人造皮公事包的 young executives﹐更少不了那群來自時裝界、新聞界、藝術界 …… 是每個派對必備的設計師、模特兒、攝影師、畫家 …… 利用這撮社會上的寄生蟲來點綴場面﹐增加色彩﹐實在是適合不過﹐當然我客人的名單上不可能漏了他 —— Williamson Mok …… 
 
各位愛管閒事的讀者﹐如果你們將「女強人」的「強」字刪去﹐剩下的就是「女人」。對﹐無論我是個甚麼「女x人」﹐基本上﹐我是一個女人﹐有著全世界千千萬萬女人的共同需要 —— 就是一個折磨我們的男人﹗回頭說這位 Willianson Mok,他只不過是一位廣告公司月入數千元的 account executive﹐但不知為甚麼這個多月來我一直被他深深吸引住﹐他究竟有甚麼魅力﹖我應該怎樣去形容他﹖現時年輕一輩的女孩子﹐完全缺乏描繪能力﹐所以每當她們要形容她們的男友之時﹐除了用「英俊」、「高大」等毫無意義的字眼之外﹐最多只會說「佢好似鄧光榮」或者「好似 Al Pacino」﹐視乎那位女孩子是個工廠妹抑或女文員﹐天資高的也許會用較複雜的形容﹐如「他簡直是周潤發和黃允財的混合」﹐現在我也要省時省力﹐就對你們說Williamson 很像花利格蘭加﹐至於你知不知道他是誰﹐則貴客自理。 
 
派對如期舉行了﹐賓客也陸續到齊了﹐我的 Williamson 在今晚特別顯得瀟灑﹐我本人雖然不停在人叢中穿插﹐與所有的人打成一片﹐高聲談話﹐大聲嬉笑﹐但我的視線一直都沒有離開過他﹐而他也表現得令我放心 —— 只同其他的客人作有限度、不深入的應酬﹐討論些簡單而無謂的問題﹐直至他發現了她 —— 
 
—— 然後我的噩夢宣告開始﹗    
 
這位她是我的波士張經理在未經我同意之下擅自帶來的客人﹐一個聽說剛從美國回來不久﹐現職芳芳酒店的 Reservation Manageress —— Veronica Wong ﹐在我一杯酒落肚﹐神智混亂了數秒鐘之後再亮睛一探﹐天﹗他們兩個不知從何時起已退縮到派對的一角﹐細聲說﹐細聲笑。 
 
五分鐘、十分鐘、半小時過去了﹐I他倆仍絮絮不休﹐簡直忘記了派對其他人的存在﹐完全沉醉在那些永無止境的談話中﹐相信現在就算天跌下來﹐他們也渾然不覺。在無計可施之下﹐我只好故意走去和他倆附近的人客應酬﹐乘機偷聽他們的談話﹐原來他們是談以前留美時的生活﹐哼﹗難道我 Roberta 沒有去過美國﹖於是我充滿信心地跑過去﹐擾亂在談話中的他們﹐大聲說:「哈哈﹐我也去過美國﹐參觀過自由神像、摩天大廈、白宮、還有狄士尼樂園 ……shit﹗我的吸引力只能維持半分鐘﹐他倆好像完全不知道我在說甚麼似的﹐用詫異的眼光望我一下﹐然後又繼續他們的談話。 
 
好不容易才等到派對完結﹐我正準備找張經理把這位名叫 Veronica Wong 的女人速速帶走之際﹐他們兩個冤鬼已走到我身旁﹐Veronica 更得意忘形地說:Roberta 姐﹐不用勞煩你了﹐Williamson 會護送我回家﹐今晚的派對太好玩了﹐下次再見﹐拜拜﹗」她風情地同我的他瞟了一眼﹐然後兩人就大搖大擺、儷影雙雙地步出我的大門。 
 
客廳裹只剩下我一個﹐對著一大堆空酒杯、一碟碟吃剩的食物﹐滿地廢紙﹐以及幾十個擠滿香煙屁股的煙灰碟﹐我拿起 Williamson Veronica 用過的那個﹐凝視著裏面的萬寶路和雲斯頓﹐在那一息間﹐我心裡起了一陣無名的怒火﹐突然我大力將那個無辜的煙灰碟擲得粉碎。 
 
真想不到我 Roberta 竟然會開一個派對來為她人做嫁衣﹗現在他們大概正在避風塘吃宵夜﹐而我卻要獨自一人在家裡收拾、替他們執手尾 …… 不﹐我不能就此罷休﹐我要報復﹐我要害人﹐我要令他二人痛苦﹐我要人知道我 Roberta 不是個任人欺凌的芳艷芬;鳳凰女才是我的真面目。 
 
要怎樣去報復﹖當然我可以打電話去芳芳酒店亂訂房間﹐但這樣做太小兒科﹐不能洩我心頭之憤﹐我想啊想啊﹐想了一個晚上﹐終於給找想到一個完美的方法﹐我現在不是代理印尼出品的女性用品嗎﹖ 
 
對﹐毒降頭﹗ 
 
 
(欲知劇情是怎樣發展下去﹐請在下期繼續看「毒降頭」下集大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