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lantis —— 電懋傳奇          197710

 

 

 

 

 《空中小姐》是電懋公司當年的七彩皇牌大製作﹐由鍾啟文監製﹐宋淇製片﹐蘇鳳、葉楓、葛蘭、雷震、喬宏領街主演。我之所以涉及這麼多瑣碎的枝節﹐是因為我覺得現在的青年人完全缺乏歷史惑﹐他們只知道有黃杏秀和周潤發﹐他們甚至連呂有慧、伍衛國也記不起﹐更不用說白露明和周聰了。我希望藉著這個專欄﹐灌輸些電影史給新的一代﹐好使文化瑰寶得以流傳後世。

                                                                                          —— 利冼柳媚 

 

想不到利冼柳媚竟會提起電懋。在五十年代末期﹐六十年代初期﹐國際電影懋業有限公司曾經有過一段燦爛輝煌的時光﹐在它的全盛時期﹐擁有明星之眾﹐導演之多﹐連邵氏也望塵莫及﹐但它終於被邵氏打垮﹐倒下去﹐消失得無影無踪﹐現在你根本沒有機會可以看到以前電懋出品的舊片﹐這間電影王國就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說來真慚愧﹐是好是壞﹐這二十多年香港也算出產了不少電影﹐但從來沒有一本像樣的學術性歷史書好好地討論研究這些電影 (我相信葉富強在《號外》第十一期對查奕思那本香港影史書的批評是正確的)﹐試想如果我們沒有一本書籍記錄本地的電影事業﹐到將來香港有什麼變動的時候﹐我們的電影豈不是會完全消失在歷史的洪流﹖

 

 

 

其實關心本港電影的人士不是沒有﹐如石琪﹐從《中國學生周報》、《大學生活》﹐到現時的《明報晚報》﹐他一直都捨不得放棄任何介紹香港電影的機會﹐他對本地電影感情之深﹐是不用懷疑的。但很可惜他的熱心﹐只局限於他自己心愛的某類電影﹐而沒有全面性地去探討整個香港影壇的發展。在我印象中﹐石琪絕少談及六十年代的國語片 (你可曾記得他研究過黃梅調﹖)﹐在粵語片方面﹐他也只是集中火力鼓吹五十年代中聯的寫實嚴肅片﹐繼承並發揚這傳統的楚原及後期的寶珠、芳芳青春工廠片﹐但粵語片豈止是這些﹖談粵語片我們怎能不提起芳艷芬、任劍輝的狀元審妻片﹔余麗珍、林家聲的東西宮法術片﹔鄧碧雲的鬼馬片﹐謝賢、南紅、嘉玲的愛情三角片﹔馮寶寶、周坤玲的人情味片﹔曹達華、于素秋的武俠片及探長片﹔林鳳、胡楓的都市喜劇 …… 

 

當然﹐作為一個影評人﹐石琪是絕對有權偏見﹐有權去吹捧他個人心愛的作品﹐但假若有些年輕的影迷﹐從石琪的文章去求取香港電影發展的知識﹐很可能會以為《家》、《春》、《秋》、《可憐天下父母心》﹐就是粵語片的傳統。好在﹐近來《大特寫》除了講中國電影之外﹐也開始介紹以前的粵語片導演和演員﹐這是一個可喜的現象﹐不過﹐在一本全面性探討本港電影發展史的書籍未面世之前﹐讓我也來偏見一下﹐談談被人遺忘了的電懋公司。 

 

當年電懋在已故的南洋大亨陸運濤支持下﹐擁有一所設備完善的片場﹐一流的編導 —— 陶秦、岳楓、唐煌、王天林、易文、張愛玲、汪榴照 …… 最紅的明星 —— 林黛、尤敏、李湄、葛蘭、葉楓、林翠、丁皓、陳厚、張揚、雷震 …… 在邵氏不斷訓練新人之際﹐電懋的製片人宋淇先生曾下過一句豪語﹐說他們根本不須要訓練新人﹐因為誰人當紅電懋就用重金把他請過來。 

 

 

如果我們細心留意一下電懋全盛時期的電影﹐就會發覺到它最賣座、最膾炙人口的出品都是些中產階級時裝片﹐如《曼波女郎》、《香港之夜》、《香港之星》、《空中小姐》、《長腿姐姐》、《二八佳人》、《情場如戰場》、《愛的教育》、《三星伴月》、《龍翔鳳舞》、《青春兒女》、《四千金》、《家有喜事》、《體育皇后》、《小情人》、《玉女私情》、《野玫瑰之戀》、《天長地久》、《情深似海》、《鐵臂金剛》、《姊妹花》、《香車美人》、《六月新娘》、《蘭閨風雲》…… 這些電影都是以當時的香港社會為背景﹐甚至一向擅長拍民初片的岳楓﹐在他跳槽邵氏之前的兩部作品《我們的子女》和《雨過天晴》﹐都是寫實的時裝片﹐這是一個很特別的現象﹐為什麼當年最受歡迎的都是時裝片﹖ 

 

要知道﹐六十年代初期的國語片絕大多數是沒有中文字幕的﹐而捧場的觀眾都多是四九年前後南來的外省人﹐他們大部分成為當年香港的中產階級﹐和看粵語片的婦孺、「普羅大眾」不同。這些時裝國語片未必能符合我們心目中對「寫實」的定義﹐但它們的而且確以香港為背景﹐我認為這一系列作品真實地反映了當年南來的外省人士對於認同香港的急切﹐以及他們對本地環境迅速的適應。電懋有一部賣座片《南北和》﹐以廣東人和外省人語言不通﹐產生種種誤會來製造笑料。

 

這種題材在現在看來是過時、老套、不可思議﹐連《歡樂今宵》也不要,但當時它有很大的真實性﹐很容易引起滬、粵觀眾的共鳴。如果我們從社會學的角度去看電懋﹐它的確是香港電影及香港本身發展的一個十分重要的階段。 

 

也許有人會將後來電懋的一蹶不振以至停業歸咎於它波士陸運濤的意外死亡﹐其實在陸氏去世之前﹐電懋已逐漸走下坡﹐被邵氏迎頭趕上。研究電懋失敗的原因﹐相信要下很多工夫去翻查它的財政、人事變動、製作方針及觀眾口味的轉變﹐非本文範圍所及﹐我只能在這裏作個 informed guess —— 電懋是被黃梅調打垮的。 

 

                          年青時期的陸運濤

 

在《貂嬋》、《江山美人》收得之後﹐邵氏不斷推出黃梅調﹐用七彩、闊銀幕、大場面、古裝、歌唱來戰勝語言上的隔膜﹐吸引到一大批以前不看國語片的新觀眾﹐做其基本擁躉。另一方面﹐「旅港」的外省人士在接受了以香港為家、被香港同化之後﹐就不再須要時時用電影來證明他們的適應能力﹐他們就棄電懋而一併進入了邵氏製造的豪華古代夢幻世界。 

 

在火箭速度的今天﹐電懋公司對年輕一代的觀眾來說﹐簡直和 Atlantis 沒有分別﹐都是遙遠古老的神話! 在短短十多年內﹐它可以消失得如此徹底﹐完全沒有留下任何遺跡。現在我們想找一部電懋的影片看看都沒有﹐連它出版的宣傳刊物《國際電影》﹐也無法找到﹐只剩下一個柏拉圖 —— 利冼柳媚﹐在她興之所至的時候﹐為我們扮演一下古代吟唱詩人的角色﹐一點一滴地將當年電懋的逸事告訴我們。 

 

而歷史﹐當變為神話的時候﹐就自然會美麗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