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家驤與吳家麗       19934     亞視週刊

 

吳家驤 

   

  

 

吳家驤的死訊如果不是那天和葛蘭吃飯時她提起﹐我也不知道。她提到吳家驤的晚景相當拮据﹐遺下一個寡婦和仍在澳洲唸書的兒子﹐殮葬可能也成問題﹐於是葛蘭想到託人找導演會﹐看看他們會不會接濟一下。

 

到目前為止﹐導演會似乎沒有作出反應。無疑吳家驤只是一個很平凡的人﹐不過他的而且確曾經是一個導演,替國泰和邵氏都拍過戲﹐像「都市狂想曲」、「不是冤家不聚頭」等等﹐即使這都是一些被人遺忘的平庸作品﹐但我們總不能抹煞他曾經是一個導演這個事實。

 

我不大清楚導演會成立的目的是甚麼﹐不過我硬是覺得除了表揚一些大導演的顯赫成就﹐作錦上添花之外﹐也應該把一部分的精力和基金去幫補那些年老的、過氣的或失業的同業吧﹐那怕他們從來都只是些站在三四線的小人物。

 

現時潮流興做善事﹐特別是北上做善事﹐在這方面﹐導演會也不甘後人﹐扶貧、救災﹐層出不窮﹐對比之下﹐吳家驤的死訊也許真的是太瑣碎﹐太微不足道了。

 

(導演會的回應請參閱《陳欣健繼繼浪漫》一文)

 

 

 

 

吳家麗

   

 

 

上期寫吳家驤﹐本想順帶提及另一吳家 —— 麗﹐但篇幅有限﹐唯有今期補寫。

 

吳家麗是我十分 enjoy 的女演員。“Enjoy”在這個理解下應該怎樣翻譯﹖「欣賞」過於嚴肅﹐「喜愛」又似乎流於普通﹐不夠色彩。如果直譯「享受」﹐文法又好像不通﹐原諒我只好就寫 enjoy算了。

 

我最 enjoy 吳家麗﹐是她的「落力」﹐無論是在譚家明拍的林敏怡作品卡拉 OK﹐抑或由她擔正的「第一繭」﹐又或者在一連串例牌有女同性戀場面的 B 級片﹐她永遠是那麼落力演出﹐悉力以赴﹐去到盡。於是她笑是笑到最大聲﹐哭是哭到最悲凄﹐痛是痛到最劇烈﹐性飢渴也必然七情上面﹐當然也少不了把舌頭放在唇上蠕動。

 

那次在紅館看艾頓莊﹐他有兩個作六十年代打扮的黑女人做背後和音﹐在整個演唱會中﹐她們沒有一分鐘停下來﹐絕對對是百分之百投入﹐即使不和唱時﹐仍不斷扭動身軀﹐作出狂野奔放的阿哥哥舞姿﹐當時我想如果吳家麗梳條馬尾﹐加入她們一起扭動﹐一定好到不得了。

 

相關參考﹕都市狂想曲 (1964) - 夷光跳扭腰舞出盡渾身解數

                       都市狂想曲 (1964) - 夷光束腰 Maria Yi‘s Extreme Corset

                       第一繭 (优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