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欣健繼續浪漫       19934       亞視週刊

 

 

 

 

                                      攝影﹕梁家泰

 

 

繼續浪漫

上次寫老導演吳家驤身後蕭條一文刊登後的當日下午﹐收到陳欣健來電﹐說導演會想盡點棉力﹐詢問如何可聯絡到有關人士。

 

這個電話令我有一絲感動﹐我絕不會懷疑陳欣健的誠意﹐不過更叫我慶幸的是自己真的沒有看錯人。雖然陳欣健和我的生活方式是那麼的不同﹐簡直像活在兩個世界﹐但一直以來我對他都十分有好感﹐我特別欣賞他﹐時至今日﹐在早已步入中年之際﹐依然拒絕交出年輕人那份浪漫﹐不承認已不年輕。

 

一般人隨着年齡增長﹐金錢與地位變得越加重要﹐差不多成為生活的全部﹐認定世界上的一切 (包括愛情)﹐都可以用錢換到﹐而陳欣健他是絕對花得起這些錢﹐但當他的同輩一個個都用這最省時、方便、快捷﹐直接了當的方法去包女人﹐換「愛情」的時候﹐陳欣健﹐作為一個在愛情路上不曾停頓過的人﹐竟仍舊在用那些最基本、最原始﹐只有在年輕時代才用的方式 —— 靠自己的 charm 去追、去哄﹐想盡種種辦法去溶化對方。就這一點﹐我已覺得他很可愛﹐也屬於罕有品種。

 

人到中年﹐不單靠用錢去追女仔﹐總是吃力不討好﹐但陳欣健至今對年輕人的浪漫心境﹐仍不離不棄﹐繼續追求﹐我實在是由衷的欣賞。

 

 

浪漫不再

浪漫是否真的只有年青時才能擁有﹖

 

看見一些中學同學現時兒女成群﹐躊躇滿志﹐再回想以前唸書時他們那份玉樹臨風的瀟洒不羈﹐追求隔鄰女校校花的勁道﹐運動場上的風姿﹐真是不得不叫人傷感。

 

從乍驚乍喜的初戀﹐到認真的戀愛﹐到步入教堂﹐到創業﹐到生兒育女﹐現實不是輕而易舉就把我們一個個弄得心力交瘁?無論以前的愛情是怎麼激烈﹐最終是否只剩下對教養兒女的一份共同責任感﹖無論開始時是多麼的甜蜜溫馨﹐結果似乎都變成僵化的感情。描寫愛情的解體﹐電影「儷人行」 (Two For the Road) 刻劃而深。

 

以前我們同學中的情聖﹐女朋友一個個送上門﹐現在他似乎甘於上 club﹐或包個女人來調劑枯燥的婚姻生活﹐他真的是滿足於用金錢交換得來的情慾﹖當然他日理萬機﹐事業的壓力逼到他沒有時間﹐亦沒有興緻去追求浪漫﹐即使在他眼前出現了一個令他怦然心動的女孩。他的 charm﹐似乎只能活在當年那批痴戀他的女孩們的回憶中﹐他怎樣的迷人﹐是他現時「包」 的女人無法想像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