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D. Lang 所帶來的震撼 …… 及其他有關人等﹐像五輪真弓、林一峰和潘迪華        20053    號外 

 

 

 

 

加拿大籍女歌手 K.D.Lang 首次 (也極可能是唯一一次) 來港演唱﹐在現場帶給我的震撼﹐要數類似的經驗﹐似乎要數到二十多年前五輪真弓也是初次來港演唱那難忘的一夜。 

 

二十年是漫長的歲月。難道這二十多年當中就真的遇不到其他的驚喜嗎﹖我只能說我聽現場 (live) 不很多﹐本地歌手對我來說完全沒有吸引力﹐外來﹐那些六十幾歲金曲老餅歌手﹐大都是跑慣碼頭﹐食老本﹐上台獻唱有如返工﹐行貨到極。新進的﹐一不就覺得太幼稚﹐一不就太 rock﹐太 rap﹐太吵耳﹐像 Norah Jones 這樣又新又合心意﹐真是萬中無一﹐所以來來去去都只有像 StingK.D.Lang 這些依然活躍的中堅份子才吸引到我老遠跑去會展中心逼一頓﹐即使如此﹐過去這些年我看過的 Paul SimonElton JohnDavid BowieRolling Stones PrinceSantana、玉置浩二、松任谷由實、Cesaria EvoraDiana KrallBuena Vista Social Club 等等﹐不是不好﹐只是感覺上﹐一切的美好﹐都早已是在意料之中﹐無法給我帶來耳目一新的驚喜。 

 

於是只有從 K.D.Lang 一回就回到二十多年前的五輪真弓,當中如果我真的走漏了一些極精采的﹐拍案叫絕的演出﹐就請原諒我的孤陋寡聞和我的偏見。 

 

當年五輪真弓在香港的知名度極低﹐所以票房的銷售相當慘淡﹐到了演出的那一晚﹐又不幸下著毛毛雨﹐但香港會球場內竟忽然奇蹟地佈滿觀眾。我相信當晚大部份在場的觀眾﹐和我一樣﹐對五輪真弓的認識不深﹐對她的作品所知不多﹐所以當我們在毫無心理準備的狀態下﹐聽到一首又一首優美動人﹐而又有點似曾相識的歌曲時 (多得廣東版的 cover version)﹐那種「驚艷」的感覺﹐絕對是震撼心絃。當晚現場氣氛之熱烈﹐觀眾情緒之高漲﹐是毫無先兆﹐完全是即興的﹐一觸即發的﹐我記得五輪真弓本人﹐亦被現場的熱情澎拜所吞噬﹐整個人進入了一種迷糊迷離的精神狀態﹐那確是歷史性的一夜。 

 

今次 K. D. Lang 來港﹐宣傳賣點是「穿西裝的女人」﹐是 crossover (﹖﹗) ,可能一開始已是捉錯用神﹐也可能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總之票房反應是十分差強人意﹐於是會展三號館亦因應改裝成一個相常細小的演出場地﹐和幾個星期前 Sting  在同一地方﹐卻是人山人海﹐一望無際﹐有著極大的對比﹐不過這個細小的場館也總算擠進了不少觀眾﹐場面不致太冷清。 

 

我算不上是 K. D. Lang 的忠實歌迷﹐但過去十多年我一直有聽她的歌﹐間中買她的CD﹐如果拿她的CD和她的現場比較﹐她可以說是屬於那一小撮極難能可貴的歌手:在現場演唱的水準﹐會比錄音版本來得更出色。她本身的聲線 powerful 得來不止優美﹐而且還有著一縷揮之不去的餘韻 (我們的肥媽只能說是極 powerfulperiod﹗杜麗莎 powerful 之餘﹐音質也許說得上優美﹐但 after taste 豈是一般歌手所能擁有﹗) ,她演繹每首歌﹐除了全情投入之外﹐更加重了曲中激情的一面﹐出來的效果固之然是富戲劇性﹐但又絕不是為激情而激情﹐而是內心真情的自然流露﹐所謂扣人心絃﹐大概就是這般。一首首 Leonard CohenNeil YoungRoy OrbisonPatsy Cline 的經典名作﹐由她重新唱出﹐竟有著新的精神面貌﹐有著不同的味道﹐不同的感受﹐我們還可以再要求些什麼﹖ 

 

 

K.D.Lang 極受女同性戀者愛戴絕不是新聞﹐那晚她一出場就馬上引起在座不少女性觀眾歇斯底里地尖叫﹐大家亦心中知道是什麼一回事﹐不過後來我聽一個女同性戀友人說﹐那晚有些女同性戀者看到 K.D. Lang 穿裙而不穿褲﹐感到相當失望和不滿﹐不過總算沒有搞出什麼退票風波。我不太暸解「褲」在女同性戀文化是一個怎樣的符號﹖是佔有一個怎樣重要的位置或象徵意義﹖她們的失望和不滿是基 sexual politics 或者純粹是 sexuality 因由﹖我的意思是﹕她們覺得 K. D. Lang 不穿裙﹐是她不夠 guts﹐是妥協﹐是退縮﹐出賣了女同性戀某些基本原則﹐是 sexual politically incorrect,抑或只是覺得她不穿褲不夠性感﹐是貨不對辦﹗真正的原因﹐也許我們永遠不會知道﹐但畢竟也是小趣味一則。 

 

其實我對 K. D. Lang 這次演出有著如此強烈、興奮的反應﹐真是來不易﹐因為她未出場之前﹐我是氣到滿肚火﹗我一直都不曉得她出場之前﹐還有一個差不多長達四十五分鐘的 opening act﹐之後又要中場休息二十分鐘才輪到主角﹐老天﹐這又算不算是浪費消費者的時間﹐我個人絕不介意演唱會時間不夠長﹐質素 / 水準才最要緊﹐如今找些無關人士來燃燒時間﹐怎不叫人無名火起﹗ 

 

Opening act 的演出者是本地歌手林一峰配上某個女子組合其中一名成員﹐他們是儘量配合當晚場合的性質﹐唱和講都全是英語。看他揀的歌和他企圖採用的唱法﹐我看得出林一峰對音樂是有著很多的熱誠和一定的修養及品味﹐他是很冀望製造出 jazz 的感覺﹐令人覺得他是非一般歌手﹐是高他的同類一線﹐他甚至找出我們早已遺忘了的〈Alone Again Naturally〉﹐當成極品般來翻唱﹐當中有幾多首是母毋容置疑出自他真心歡喜﹐但與此同時﹐又有幾多是他要向在他心目中認為是較高檔的聽眾 show off 他音樂知識和品味﹖ 

 

但我要指出﹐林一峰和他其中一個偶像潘迪華 (從最近的娛樂花絮所看到﹐K. D. Lang Roberta Flack 也是他的偶像﹐至於為什麼通常年華老去﹐或過氣的女藝人剩下的追隨者當中佔大多數總是 gay﹐恐怕要另寫一篇長文討論這個放諸四海皆準確的特殊現象) 兩人都有類同的遺憾、缺陷:他們對音樂都有著不可置疑的熱愛、誠意和品味﹐但熱愛、誠意、品味我也有﹐有了不等於「大晒」﹐如果缺乏實力﹐唱功沒有水準﹐單靠熱熾的心是贏不到﹐起碼我的讚賞和祝福﹐不客氣講一句﹐他和他的偶像兩個都唱得失準﹐perhaps for different reasons 。 潘迪華最近自資出了一張 big band 伴奏的CD﹐有目共睹是她的努力和心血﹐正因如此﹐一般的評論也是客客氣氣﹐張大姐在那隻《The Making of ……DVD 也唯有一再強調潘的「人生經驗」﹐但聽著這張 CD時﹐我在由衷的敬佩她的毅力﹐勇氣和熱誠之時﹐亦無法不感到一陣黯然神傷﹐如果能夠在十年前﹐甚至五年前製作這張 CD﹐效果肯定會截然不同﹐但如今她早已過了職業 / 專業歌手的人生階段﹐現時她的聲線只會引起別人有時不與我﹐有心無力的慨嘆﹐她不早些出版這張上海專輯﹐是潘迪華的遺憾﹐也是樂壇和知音人的損失。 

 

回頭說林一峰﹐我不清楚他唱中文歌是什麼模樣﹐但當晚看他企圖給我欣賞到他 jazz 的一面﹐我只能說完全不是那回事﹐我看不到一個再生的 Chet Baker﹐甚至不是 Harry Connick JrDiana KrallMichael Buble 的可能版﹐他幼嫩平淡似白開水﹐害人以為是自己味蕾失靈的聲線﹐實在令我難以理解當初他為什麼會有想當歌手的念頭﹐也許有人會認為假以時日﹐慢慢他的聲線會變得成熟﹐韻味會自然滲出來﹐但我自己總覺得有些東西是跟足你一世的﹐像陳美齡的歌聲﹐到了今時今日還不依然是〈Circle Game〉時代的陳美齡在原地踏步﹖ 

 

從宣傳資料顯示﹐林一峰的賣點是他的音樂才華,參與幕後工作﹐或把重心放在創作上真是那麼不可行嗎﹖掌聲真是那麼重要嗎﹖ 

 

當晚我看著林一峰 crossover (﹖﹗) 的演出﹐心情是有點矛盾﹐一方面客觀的我可以看出他的努力和希望被認同的心態﹐但另一方面﹐主觀的我只祈求他儘快唱完﹐儘快下台﹐不要阻住 K. D. Lang 出場。做 K. D. Lang 這個 powerhouse opening act﹐委實是一次自殺式的挑戰﹐而奇蹟也不是想要發生時就會發生的。 

 

 

 相關參考﹕KD Lang – Crying (优酷网)

                        K.D Lang sings Leonard Cohen's Hallelujah (优酷网)

                  Roy Orbison with K D Lang - Crying (1987) (优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