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友誼小姐致敬    19858 

 

 

 

 

生存在世﹐有幸有不幸是我們必須接受的事實。 

 

對有些女孩子來說﹐快樂從來就在她們的手中不曾離開過﹐和這一小撮幸運人士比較﹐我們一般人只有羨慕的份兒﹐但經常有快樂來供應的人正如我所說真的只有一小撮﹐而世界上其他大部分的人都不能夠長期有快樂緊隨左右﹐我們這一大部分較不幸的人﹐要怎樣去掌握我們的命運﹖怎樣去﹐像國內愛說﹐「創造條件」﹖就要看我們 (《號外》曾經不止一次提過) 的生命力、求生意志和適應能力了。 

 

我約略可以猜想到﹐要去爭取、要去找尋才能夠有機會得到快樂的人﹐大概都會採用以下其中一種人生態度﹐她們可以做﹕ 

 

() 悲劇人物這類人有太多的自尊和傲氣﹐認為主動去找快樂是很丟臉的﹐所以實行自我壓抑、自我封鎖﹐將自己的不快樂形成一種 glamour﹐她們可能會得到一些知音人的欣賞﹐但始終都是要自己獨力去承擔心中的抑鬱。 

 

() 宗教人物這類人把自己的精力和愛心獻給主或社會﹐為主或人類服務﹐因而獲得心靈上的安慰和寄託﹐這類人如果有偉大的胸襟、高尚的品德﹐可能會成為史懷特醫生﹐或 Mother Teresa﹐或林志明﹐但一旦不慎走火入魔﹐就分分鐘變成一個心理不平衡的社會工作者﹐為害人類。 

 

 

() 浪漫人物這類人採用鴕鳥政策﹐躲在家中編織毛衣﹐無言地等﹐期待有一天快樂會從天而降﹐送到上門。 

 

 

() 消費人物 — The Big Spenderess﹗她們希望在消費時連同快樂也一併買回來。 

 

 

() 放浪人物即是 The Unfortunate Ones》裏頭的 Cyndi Lauper these girls have nothing to lose 「撲」是她們的座右銘﹐她們不管早晚晨昏﹐終日撲來撲去﹐找尋刺激、享受﹐一味放任自己﹐無須顧慮﹐吃喝玩樂﹐什麼都來﹐她們做人的原則是﹕今朝冇酒都要醉。

 

 

 

() 理智人物這類人能夠很客觀地去看自己的處境。很明白自己不及人的地方﹐然後她們用一種很客觀的態度﹐替自己選擇一種適當的途徑去找尋快樂﹐本文要提及的友誼小姐就是這類理智人物中的 sub-species 

 

什麼是友誼小姐﹖ 

 

各位讀者﹐每逢星期日或公眾假期﹐你們有沒有在新界的公路上看到一輛又一輛不知從何來又不知往何去但總是載滿青年男女的旅遊巴士﹖有沒有在海灘留意到那群燒烤人士﹖你們又有沒有察覺到那些深圳、珠海、中山一日二日三日遊﹖或者離島那些一批又一批的遠足、宿營人士﹖在海上那些租回來載成一百幾十人的遊艇﹖又或者集體上 disco﹐十幾二十人去吃自助餐、耍雀局﹖當然還有那些 party …… 

 

以上的活動﹐你們有沒有想過是些什麼人搞出來的﹖那些東南亞旅行團回港後的聚餐、交換照片又是什麼人搞的﹖那些工廠聯歡的餘興節目又是什麼人策劃的﹖ 

 

搞這些活動的人﹐當然有男有女﹐女的我通通稱之為「友誼小姐」。這些友誼小姐通常都是姿色比較普通的一群﹐在工廠、寫字樓或社團中﹐她們聰明地選擇了用「活躍」去突出自己。也許我說得不準確﹐她們不是用活躍去突出﹐而只不過是想用活躍去消滅她們的空餘時間﹐堵塞生命中的空隙;與其坐在家中﹐她們不如站出來組織活動﹐益己益人。 

 

其實友誼小姐的性格有很多可愛的地方 —— 她們熱心、友善、主動、積極、投入、不怕辛苦、不嫌麻煩﹐試想沒有她們辛苦籌備﹐搞簽名、報名、計預算、收錢、買嘢、編排行程、安排節目﹐那些遊船河、那些燒嘢食又怎樣搞得出來﹖而我們的海面、郊野又怎會如此擠逼﹖ 

 

況且這類康樂活動造福了不少青年男女﹐它們除了有益身心之外﹐還替不少單身人士提供了相識、交往、談情、結婚的好機會。儘管得益的人通常都不會是友誼小姐﹐但可敬的是她們絕不會因而放棄這份義務差事﹐她們不介意為他人作嫁衣。 

 

友誼小姐﹐以及你們的生命力、求生意志和適應能力﹐是值得我們致敬的。

 

(可對比《吃羅宋餐的日子》內《銅幣的另一面》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