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啟示   19825 

 

 

                                                             她已去了 New  Caledonia ﹖

 

第一次碰到 Linda Yin 是去年的初夏。我記得﹐因為當時在交談中她曾經提起 Rod Stewart 快要來港做 show 的事﹐所以那次我們見面肯定是在 Rod Stewart 來港之前。Anyway﹐我們是在朋友一個 party 中聊起來的。 

 

那個晚上﹐Linda Yin 穿著白色三個骨褲﹐就是瘋魔了去年整個夏天的那種。不過﹐白色三個骨褲穿在她身上﹐竟是十分合適﹐直覺上﹐她是屬於夏天大部份時間都在遊艇上渡過的女孩子﹐例如我就不可以想象她會穿上晚禮服參加慈善舞會﹐但即使是「在遊艇上渡過」﹐各人也會有各人不同的方式﹐而 Linda Yin 肯定不是穿著三點式泳衣﹐躺在男朋友的遊艇甲板上暴曬﹐看人滑水那種。從氣質上觀察﹐她的海上活動﹐應該是和兩三知己駕隻小艇出海潛水﹐玩風帆。你可明白箇中的分別嗎﹖ 

 

其實那晚我和 Linda Yin 談話的時間不多﹐可是這短短的交談卻令我感到十分舒服。她給我的印象是在友善中充滿著自信﹐而且她的友善一點也不虛偽﹐自信亦不是強裝出來嚇人﹐對著這般 relaxed 和完全不 self-conscious 的女孩子﹐也許就是令我也感到舒服的原因。 

 

而她是《號外》讀者﹐亦可能是令我產生親切感的另一原因。 

 

Rod Stewart 之後﹐我們談到了《號外》的音樂版﹐她有著不少意見。

 

然後我們又談到其他近期在香港舉行的外國歌星 / 樂隊演唱會﹐原來她以前在美國的時候﹐曾經替《明周》的音樂版寫過稿;相信我﹐寫文的年青人﹐特別是寫入口 pop culture﹐在今時今日的香港實在很難找到。對電影﹐她也是同樣的熟悉和喜愛﹐在 USC 的時候﹐她從與劉成漢、Brian Lai、余允抗他們的交住中﹐學懂了看電影﹐現在回到香港﹐自然是 Studio One 

 

跟著不知怎的﹐我們的話題又扯到去遊埠方面﹐和我同來的朋友馬上滔滔不絕﹐大講我已經聽過 n 次﹐差不多可以背出來的他在歐洲留學時的經歷。在他講完巴黎﹐正想聞始摩洛哥的時候﹐Linda Yin 在當中十幾秒的空檔告訴我她曾去過秘魯的山區看 Inca 人的 Machu Pichu 的古建築物。在她那次南美洲旅遊﹐她還去了巴西、阿根 …… 

 

 

南美﹗Jesus Christ﹗時至今日﹐當我仍未能將整個歐洲一一解決﹐她已去了南美﹗當時我的心情是興奮之中少不免攙了一絲妒忌﹐just what kind of a girl is she﹖然後她又告訴我﹐她最近和幾個朋友去了尼泊爾十多天行山﹐唉﹐要命的尼泊爾﹐加德滿都的魔力仍在﹐我一氣之下﹐便問 Linda Yin 究竟這個地球上有哪處她還未去過﹐她說中國和非洲。想落﹐其實像她那樣才真正是遨遊天下之士﹐而我自稱「周遊列國」﹐只不過是有假時坐飛機去別個大城市躲起來吧。 

 

自從那次見到 Linda Yin 之後﹐我就像找到個寶藏似的﹐到處向朋友宣揚有這樣一個女孩子存在。 

 

我仔細想﹐Linda Yin 吸引人之處﹐並不是由於她去過地球上很多較 obscure 的地方;只要有足夠的金錢和足夠的品味﹐任何人都可以做些令人羨慕的事情﹐將金錢 tastefully spent 絕非難事﹐但她叫人最欣賞的地方是她自然的態度﹐她完全沒有賣弄她的獨特﹐我覺得現在香港太多的人太想獨特﹐太想與別不同﹐太想高人一線了﹐但可惜這類人大部分都犯了一個頗嚴重、有時想起來也頗令人發噱的毛病﹐就是他們太渴望想別人知道他們是獨特﹐於是很多時候﹐他們都愛有意無意地宣揚他們的 uniqueness﹐慌死收視率低﹐浪費了他們的心機、努力。

 

另一方面﹐如果這些人不被 recognized﹐不被欣賞﹐他們就會覺得委屈﹐好像這個世界沒有人能了解他們﹐而漸漸更會變到敵視其他的人﹐憎恨這個世界。 

 

充滿恨、cynical 的人我們見得多了﹐現在我們最需要的一些獨特得來悠然自得、快快樂樂的無名氏﹐而 Linda 正是其中一個。 

 

自從那個 party 之後﹐我一直都沒有再見到 Linda Yinparty 主人告訴我她是一間螺絲廠的負責人﹐這是我唯一得到的資料。 

 

今年三月﹐那個主人又開了一個 party﹐然後我又見到 Linda 

 

我第一句問她﹐最近又找到什麼地方去玩。她很正經地告訴我﹐她下次想去的地方是New Caledonia。我從來都未聽說過這地方﹐後來才知道它是南太平洋一個小島﹐離紐西蘭不很遠。 

 

這次見面﹐我還問了 Linda 很多她個人的資料﹐對她總算有較深入的認識。 

 

正如意料之中﹐她從小熱愛體育﹐在聖保祿讀中學時已經是羽毛球好手﹐不過到了中四她就去了美國﹐在一間修女學校繼續她的中學課程。 

 

可能美國的教育制度的確有其可取的地方﹐又或者因為年紀小小就要一個人在外地自己照顧自己的關係﹐Linda 很年輕已經養成了她獨立、自信的性格﹐她在美國唸中學時隨著學校的 Sierra Club 遠足﹐到深山野嶺露營﹐開始熱愛起出門旅行。於是入了大學之後第一年暑假就去了歐洲。 

 

相信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比年輕時拿著個背囊在歐洲四處遊歷更快樂了﹐而且我覺得如果一個人具備足夠的知識和修養去看歐洲﹐他旅遊時的樂趣肯定會加倍﹐我想 Linda 完全明白我在說什麼。 

 

然後每年大學漫長的暑假﹐除了回香港幾個星期探父母之外﹐其餘的時間她就足跡遍天下﹐那些日子﹐的確是惹人羨慕的。 

 

Linda Yin 的性格﹐我覺得她比較適合住在美國﹐所以我很想知道她現時怎樣去適應香港的生活﹐尤其是她打理她家族的事業 —— 螺絲廠﹐相信也不會是她的第一選擇。但和 Linda 談話﹐我又發覺她完全沒有什麼抱怨、不滿或不快樂,她自己獨立生活了八年﹐現在和父母同住﹐也一樣開心﹐她說她的父親年紀已經很老﹐大家住在一起﹐就令到老人家不會那麼寂寞。 

 

在香港﹐她盡量找機會看好的電影﹐電影節那一陣子她就十分開心。

 

此外她又保持著她一貫好動的本色 —— 打網球﹐現時她唯一加入的會是一個好像叫做「赤柱監獄職員會」﹐因為那兒有場地可以打網球。

 

前些日子她說她曾經迷上賽車﹐自己買了一架﹐放假就在石崗飛﹐但後來她親眼見到一個第一次玩賽車的青年失事撞車﹐結果半身不遂﹐心裹慌了﹐從此就較少去。 

 

我開頭說過 Linda Yin 是屬於駕遊艇的女孩子﹐果然﹐在夏天她真的是經常出海﹐以前她跟朋友去﹐但她說不很慣那些人﹐男的個個都扮到靚靚﹐平時 Nautilus Club 做健身,女的走在一起就吱吱喳喳講買衫﹐每星期日大家在海上遇到﹐就鬥遊艇靚﹐鬥女朋友靚﹐晚上回來總是喜歡聯群去 Eagle''s Nest 跳舞﹐她覺得這種生活很悶﹐後來她買了一隻小小的快艇﹐自己駕駛﹐假日和幾個好友出海玩。 

 

Linda 說﹐要快樂地生活﹐最重要是自己要有一份 appreciation of life。我覺得香港很多有錢的人買東西﹐他們的主要目的是想給別人看﹐炫耀物質的價值﹐較高級的﹐則是炫耀自己的品味﹐他們未必真正喜歡或需要那些東西。但我可以肯定﹐Linda 從來沒有想過要在別人面前表現些什麼﹐她做每件事都是希望能令到自己的生活更充實。有人可能會說﹐遊埠、賽車、遊河、打網球﹐都是有錢人的玩意﹐但我想講的﹐我想藉這篇文章傳達的訊息﹐不是金錢上的問題。 

 

我的意思是﹐如果 Linda Yin 有更多的金錢﹐她很可能會做其他更多的一東西,如果她是較貧窮﹐她又可能會做另外一些事﹐但最重要的是﹐在她能力範圍之內﹐她的確盡她的力量和想像去豐富了生命。 

 

很多時候﹐我們都覺得很悶﹐特別是我們識得太多人的時候﹐我們就覺得﹐老天﹐怎麼辦﹖我們已經 exhaust 了所有的 list。但每次在這些困擾的時刻﹐總會有些像 Linda Yin 的人出現﹐替我們帶回一點信心和起了一股振奮﹐讓我們知道﹐那張 list 還未到盡頭﹐這個世界還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