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三位好友黎堅惠﹐Grace Yu 及方盈出書寫的序      2007/2009 
 

黎堅惠《時裝時刻》2007    請點擊圖片觀看更多黎堅惠資訊

 

 

買名牌的人多﹐穿時裝的人少。

 

時裝與名牌本來是兩回事﹐但近年漸漸變成同一回事。

我是喜歡時裝而非名牌﹐我喜歡時裝整體的變身能力 (transformation power)有個別設計師將心靈傾注﹐令我透過物質而接收﹐從而得到個人的提昇。 

Transformation 是完全的改變﹐毛蟲變蝴蝶是 transformation …… 香港的魅力從來都是它的 transformation power﹐由無變有由有變無﹐由醜變靚由靚變醜 …… 可能性﹐是令人興奮的原因﹐追求新鮮感﹐是我們的更新本能。

 

真的很期待 Winifred (我一向如此稱呼黎堅惠﹐寫她的中文名我反而感到陌生) 的專集《時裝時刻19872007》的出版。 

 

在一段頗長久的時間﹐她曾是《號外》的編輯和作者﹐在《號外》後輩當中 (相對我來說) Winifred 是我的偏愛﹐欣賞她不單只是她生動、活潑、充滿著 passion、立場鮮明、見地獨特的文字﹐還有她的為人和她交往可以感受她智慧、幽默、聰穎﹐和至今仍是帶著火爆的性格﹐更難得的是﹐她從不吝嗇她的內心感情。永遠是那末毫無保留地把她的敢愛敢恨、愛憎分明﹐無須顧慮﹐不作妥協﹐盡情在文字、在生活上宣洩出來和我們分享﹐Winifred 絕對是忠於自己 

 

近年隨著各類潮流雜誌的蓬勃﹐撰寫時裝的作者也越來越多﹐而且大都具有相當專業知識。但一個「一般」的時裝寫作人和一個「一流」的時裝寫作人最大的分別﹐是在乎他的視野﹐是否夠高、夠深、夠遠。「一般」的作者也許能緊貼潮流﹐但「一流」的作者不單只要提示出時裝、潮流的趨勢、大方向﹐更重要的是他要有著一份充滿自信的判斷力﹐去分辨出那些時裝紅人是真命天子·那些是混水摸魚,靠包裝、靠宣傳、靠自我膨脹去製造形象的的 hacks﹐更不能在五光十色的時裝、天橋世界中被所謂的 glamour 沖昏了頭腦﹐忘了形失去平衡﹐迷失了自己的價值觀和 attitude 

 

毫無疑問﹐Winifred 經過二十年 (吓﹗原來已二十年﹗) 的努力、耕耘﹐早已是一流的時裝作者﹐《時裝時刻19872007》不只是寫過去二十年的時裝潮流起伏·更是她成長、成熟的的心路歷程﹐從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對時裝充滿著熱誠、熱愛的女孩怎樣從最初接觸時的一知半解﹐如何慢慢培養出她的個人品味﹐磨利她本身的觸角﹐調教她自己的角度﹐到最後終修成正果﹐是一次難忘的時裝旅程。 

 

如果有一天 Winifred 終成了世界級的時裝作者 (只要加上一點幸運﹐為甚麼不可以﹗)﹐我們再去讀這本有如她成名前的自傳可能就覺得更具意義和珍貴了。 

 

余嘉文《天橋之后》2009 

 

model的先要條件是甚麼﹖是美貌、高度、氣質、身形、膽識、智慧﹐以上各項排位不分先後但缺一不可﹗ 

 

美貌沒有標準﹐各花入各眼﹐因人而異。現今有位中國籍國際紅模醜得像農婦 you know who﹗說她似農婦﹐基於她在我腦海中活現了賽珍珠小說《大地》裹的阿蘭﹐印象太深刻﹗Model﹐可以醜﹐俗氣就不能有﹗我對這位農婦名模其實十分欣賞﹐有一次她來港行show、示範名牌鑽飾﹐當團體大合照﹐一眾同台表演自以為美艷性感嬌媚的本地名模站在她身旁﹐一併之下便瞬間失色﹐通通都變得俗不可耐﹗

 

余嘉文可以說是首位躋身國際級的本土模特兒。 

 

我第一次﹐也是 2006 年前唯一一次見過她是遠在 1977 年﹐那段時期我替《號外》寫文章﹐搞特輯﹐認識一些與時裝界扯上點關係的人物如攝影師、髮型師等等 (當時 Vidal Sassoon 剛在香港開設髮型學校﹐學生很多來自東南亞各地)﹐有次和他們一起去看貿易發展局主辦的香港時裝節其中一個時裝表演﹐在碧麗宮舉行。我還記得全場燈光熄滅﹐觀眾拭目以待的情境﹐Grace Jones “La Vie En Ross” 音樂率先傳來﹐天橋亮起時﹐差不多同樣身高六呎的劉娟娟和余嘉文首先出場﹐劉是一頭染成紫色的鬆散爆炸式長髮﹐余則保持她一貫的短髮 look﹐兩人不徐不疾﹐隨著音樂節奏在我眼前晃過﹐看來是那末的漫不經意卻又同時帶著一絲傲氣和酷﹐那是我初次在現場領略到 high fashion 的感覺。時裝表演在七十年代的香港找到了它應有的定位﹐不再是以往百貨公司或夜總會加插的一項娛樂節目。 

 

之後余嘉文平步青雲﹐成為模特兒界的天之驕女、一姐﹐其後更勇闖歐洲﹐在巴黎紮根﹐替好幾位大師級設計師簽長期合約做 house model …… 這一切都是我從媒體處得悉的。 

 

Grace Yu (余嘉文) 1987 年在號外的廣告,是否有著 Grace Jones feel?

 

然後在 2006 年底《號外》周年紀念的酒會裏竟然出其不意地碰上她﹐確是有點萬水千山的慨歎。那晚她穿了一套黑色男裝禮服﹐模特兒一貫有型的風範似乎從不曾在她身上溜走過 ;身段儀容保持得那麼無懈可擊﹐一眼就認出是 1977 年見過一次的那個她!更奇妙的是﹐傾談起來﹐竟然一點也不覺得陌生、拘謹﹐甚至有那種多年老友的感覺﹐像早已熟悉了對方的一切﹐很自然就成為了無所不談的好友﹐那是後話。 

 

酒會過了不到兩天﹐她就電郵了一篇文章給陳冠中和我過目﹐除了內容有關她模特兒生涯那些珍貴而又十分富趣味性的資料之外﹐她的文筆居然是如此的流暢生動﹐直可媲美專業作家﹐我們確是珍而重之﹐有如發掘到一個寶藏﹐然後過了不久﹐第二篇又傳來了!這就是這本《天橋之后》誕生的緣由。 

 

接著的日子﹐她一章又一章的故事飛快的電郵傳來﹐細讀之下﹐每次都帶來驚喜。她用獨特敏銳幽默的觸覺﹐記錄了香港模特兒行業的黃金時代﹐給我們留下至寶貴的第一手資料﹐更難得的是﹐我們從她的文字中看到一個像那個年代大部份人﹐出身自較貧困的階層﹐身形更不被一般人接受的女孩子﹐不斷努力、爭取、增值﹐闖出她的天地﹐這不正就是香港的神話

 

或許在很多人眼中﹐余嘉文的經歷、事業﹐可能衹是芝麻綠豆小事﹐也並不覺得模特兒行業有啥重要性﹐然而香港的成長、成功﹐它之所以蛻變成今天的璀燦﹐確是從像這樣一個又一個的小故事﹐謙遜地、一點一滴地燃亮起來的﹐一切皆得來不易。 

 

方盈《自在住》2009 

 

……………近年是中文文化水準低落﹖還是地產發展商突發奇想﹖幫豪宅取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名字。如果人家問﹕「你住在哪裹」你的回答是:「凱旋門! 」﹐是不是莫名其妙﹖君臨天下﹗﹖這是什麼遊戲﹖碧海藍天﹗﹖你到底住在哪裹﹖日出康城、影岸 . 紅是什麼鬼﹖比華利山﹗﹖不是在美國羅省荷里活嗎﹖Casa 880﹖是一本雜誌嗎﹖富豪海灣也太俗氣了吧﹗…………

 

亦舒曾經如是說﹕「方老盈在夏天像個護士﹐在冬天像個修女﹗」 

 

當然亦舒是半開玩笑﹐其實她是說方盈在夏天愛穿白色﹐到了冬天就變成愛穿黑色。熟悉亦舒的人都知道在言談時她是多麼愛誇大其詞﹐這也是我很懷念她移民前我倆不時相約吃飯、無所不談的歡樂時光。 

 

但亦舒極欣賞方盈也是事實。我在未認識方盈之前已經常在亦舒的專欄看到方盈這個名字﹐及她對方盈品味之盛讚﹐我又記得她說過方盈在美孚的家居是個奇蹟﹗ 

 

真的很慶幸當年能夠邀請到方盈替《號外》寫了一系列主要圍繞家居裝置的文章﹐絕對是在那個美學紛亂時代的一股清泉﹐即使今天讀來都一點不過時﹐依然值得每對準備組織小家庭的夫婦仔細參考。 

 

方盈的品味不獨是追求浮華的美﹐她早已超越了﹐雖然很多年前她穿的一件紅色西裝褸﹐給我那位時裝設計師朋友王志強對那恰到好處、鮮而不艷的紅讚不絕口﹐而這只不過是其中一例﹔我覺得她真正嚮往的反而是簡單、樸實、舒適、安寧、平和、基本的生活品質。而無論在物質上、行為上、視覺上、思想上、心靈上﹐我想方盈似乎都做到了﹐看完這本書﹐你們應該也會同意我的看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