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總會」遇見

 
 
 
人為什麼可以老得那麼快?
 
我沒有見 Ken Tung 大概只有半年光景,最近碰到,竟嚇我一大跳,這位我心儀的「成熟男士」,怎麼會一下子變成這個長相?無可否認,從day one開始,他已經是胖,但那時我印象中他是胖得那麼健康,行動敏捷,十足 sports type,但擺在眼前的他怎會是那麼 —— 鬆!
 
要知道,胖和鬆完全是兩回事,worse come to worst,我們可以胖,只要胖得結實,胖得有彈力,也不是世界末日,仍不用愁沒有男人要,其實男人喜歡有肉的女人多於骨感美女,但鬆,又完全是另一回事了,肌肉鬆的男人,總令我聯想到 —— 太監!
 
我碰到 Ken Tung 是在上海總會,那天晚上有個老同學和她丈夫回港度假,她爸爸媽媽以前也和我很熟,便把我請出來,和他們一起吃晚飯,想不到坐在鄰桌的竟然是他,和一些朋友一起,最要命是在他身旁的,不是別人,是 Matha
 
上海總會位於中環雲咸街南華大厦,Jimmy's Kitchen 樓上
 
Martha Ken 碰過一次頭,我亦曾想過要撮合他們,但我心生一毒,故意不行這一步,好叫他們自生自滅,但想不到,他們兩個居然自己搭上了!對!那唯一一次的碰頭,記憶中,Ken 好像給了 Martha 一張咭片,而 Martha 應該沒有給 Ken 什麼,Ken 不可能聯絡到 Martha,除非他們有緣,在街上碰見,又或者 (而且應該說是十分有可能)Martha 把心一橫,厚著面皮主動打電話給 Kendesperate 的老女人有什麼做不出!看來那個什麼「和合二仙」也不是全無功效。
 
 
假若在平時,給我發覺 Ken Martha 背著我跑在一起,肯定會萬分生氣,但現在見到 Ken 吸引力一落千丈的這副模樣,什麼怒氣也消了,就讓他們好個夠吧,they deserve each other,我甚至連他們究竟是誰搭上誰,也費時再調查,況且我也決定要離開香港了,還管別人什麼,於是我寬容地和他們打個招呼,然後繼續若無其事地和我老同學一家人暢談去美國的事。
 
下個月我就要到美國去了,也不知會在那裡逗留多久,公司答應和我搞移民,我便決定去了,在這個亂世,香港還有什麼值得我留戀的?活到這把年紀,香港有什麼我未見過,未嘗過?離開一下到外面過另一種日子,無論心理、生理方面對我可能都有益處。
 
各位也許會問:我走了,我和我男朋友之間會怎樣?一直以來,大家都可能已經察覺到我在這專欄已很少提及我和男朋友之間的事,一方面固然是因為我覺得這是相當私人的問題,不想在這兒公開,反而我會有更多興趣去寫我周圍的人的遭遇,寫起來舒服些。
 
不過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和 Charles,無疑差不多已經注定今生今世都會在一起,然而我們的關係,經過這些年,已變到很淡,或者我要反問自己,究竟我們曾否熱烈過?實在沒有什麼值得大書特書的地方。
 
像我這次去美國,大家都作出承諾,一有空我會飛回來香港,他亦會去美國互相探望,但我對二人分隔兩地,到目前為止,仍沒有依依不捨的感覺,是不是年紀大了,感情就會愈來愈少,既不付出,又不期待他人給予,一個人自給自足,像行屍走肉,無無謂謂地過日子,有時真覺得自己這種生活態度實在要不得。
 
 
所以我決定離開香港,即使沒有抱著什麼夢想,也總希望改變環境會令我對生活重新熱烈起來。很可能我不會遇上一個比鄭祖蔭更出色的男友了,但不要緊,我沒有最好的,至少我也有 the second best,或者起碼都有 the third best,不過人生不應該只局限於尋找愛情,相信還有很多其他有趣的東西等著我們去發掘,雖然我未知道那些是什麼東西,那些東西會不會在美國等著我,我仍然願意去嘗試。當我終於找到的時候,我答應我一定會告訴你們一聲那是什麼。
 
你們若有機會碰到 Martha,代我祝福她一句:all the b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