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辦法

 
 
世界經濟不景氣似乎已 hit 到香港,Jan 就首當其衝,她任職的跨國證券公司上星期把她裁了出來,而她的男朋友上個月又被公司調回老家,在這個情況下,Jan 究竟要不要返回加拿大好好做個加國公民﹐抑或繼續留在香港搏?她在此十字路口徘徊,拿不定主意。
 

 

「唉,我都唔知自己點解黑成咁,人又冇,錢又冇 ……」她叫苦連天。

 
她那位所謂男朋友,走之前完全沒有作出任何承諾,只叫 Jan 有空去澳洲探他,然後就溜之則吉,而 Jan,好話唔好聽,一向都是自食其力,不用她倒貼那些鬼佬已是她的福氣,又怎還會有人反過來「照顧」她?加上她平時毫無保留的揮霍,一旦沒有收入,就真是「手停口停」,難怪她如此懊惱心煩了。
 
當然,作為朋友,我們幫到就盡量去幫,但亦只限於有限度的經濟支持。試問叫我怎樣去幫她提高她那份低無可低的情緒?想落有時做單身女人真是相當淒涼,有什麼事情發生,有個伴侶互相照應,起碼感覺上是踏實得多,無論怎樣老友,朋友始終是朋友,是不能取代伴侶的。
 
想到無嘢想之時,Martha 提議Jan去黃大仙求支籤:「反正你現在拿不定主意應否留在香港,不如去問問黃大仙,做個參考,有時一支籤會給你很多靈感的。」
 
 
Martha 突然變得好像一個求籤的過來人,可能她周不時都會去求黃大仙,不知她是不是次次都去求姻緣,我真想知道黃大仙究竟怎樣指點她的婚姻。
 
也許一個人在沒有其他辦法之際,自然就迷信起來,像 Martha 在現實中她無法找到丈夫,便去求籤,如果她「好運」求到支上上籤,成年她就會充滿希望,生命亦會變得有意義,實在比心理醫生更加有效,所以當 Jan 一旦遭遇到不如意的事,Martha 率先提議她去求籤。
 
 
我沒有這個興致和她們一道去,聽她們回來說Jan 求到的籤叫她留在香港發展,她們找了個解籤人,又作了福,許了願,如無意外﹐過了新年好運就會接踵而來云云。
 
黃大仙果然是十分神奇,雖然 Jan 仍舊是人又冇,工又冇,但求籤後她整個人變得積極許多﹐她甚至報了名去中大校外課程學普通話。
 
「I may go into China trade﹐you never know。」她充滿著希望地說。
 
她又說她前些日子買的那隻股票升了很多。
 
「I think my luck is definitely changing for the better,前兩天我落 Asahi 兜兜,又給我認識了一個法國仔,做成衣的,我預感他一定會約我。」
 
難得她對自己回復信心,我也替她高興,但人總是貪得無厭的,求完黃大仙之後,Jan 又來嚷著要替她的房子看風水:「我都唔志在花多些錢叫人執執間屋,你有沒有好的風水先生介紹個來?」
 
 
我從來沒有看風水的習慣,不過我知道 Candy 倒認識不少這方面的人。他丈夫雖然是外國人,但卻迷信中國的玄學,家裡和寫字樓又養魚又擺鐵樹,好不熱鬧,我便叫 Candy 介紹個好的師傅給 Jan。
 
今次我和 Jan Martha 她們一道去,看看是什麼一回事。
 
Candy 介紹來的那位是個女士,四十多歲,樣子打扮都很有些唱粵曲女人的風格,我姑且稱她為X女士。
 
她在 Jan 的房子行了兩個圈就正式和 Jan 說:「你這間屋冇事﹐你會搵到錢,你出年仲會好好添,你目前的問題只有一個,就係你的婚姻問題。」
 
Jan 聽到這裡忍不住驚叫起來,Martha 也面色一變,她們覺得這位X女士一針見血,靈驗到不得了。Oh dear,其實只要見到 Jan 單身一人住間千幾呎的房子,她的問題當然是婚姻問題,我也識得講,有什麼大不了。
 
那位X女士繼續說:「你住在這裡想找老公都幾難,你這間屋的格局,我們稱之為孤獨屋!」
 
Jan 和 Martha 更加震驚,馬上問X女士有沒有解救的辦法。
 
「唔使驚,有得救,你照我的方法做實會掂。」那個女人運籌帷幄充滿信心地說。
 
她真的教了 Jan 很多方法,我也記不得那麼多,包括放些銅錢在床下底,吊隻木龜、木蕭在某些窗口,還要準備一個披藍衣 (一定要藍衣﹐不能青衣) 的如來佛, 一個養六條錦鯉 (愈紅愈好) 的魚缸,白瓷觀音、金元寶、葫蘆、大金錢 …… 林林種種。
 
 
我真不知道這些東西都安放好之後Jan 的房子會變成什麼模樣,但每當那位X女士叫 Jan 擺多一樣東西,Jan 就覺得她找丈夫又多了一分希望,Martha 也愈來愈興奮,她們也真是。
 
還有,那位X女士叫 Jan 在床前放個「和合二仙」。
 
「是什麼東西?」我們真的從來沒有聽過什麼是和合二仙,當然不知在什麼地方買。
 
「擺了和合二仙,你的男朋友就會對你很好,明未?你擺唔擺?」X女士打了個眼色。
 
 
「擺、擺、擺!」Jan 不斷點頭。
 
X女士寫下地址,叫 Jan 去旺角某街找某一個拜神婆就能買齊這些「道具」,Martha 自告奮勇和她一道去,我敢擔保,Martha 自己也一定會買番個和合二仙放在床頭。
 

These desperate women,re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