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tha 的問題

 

 

今期再來談 Martha 的問題,可會令大家厭倦不已,畢竟她的婚姻大事已佔據了不少篇幅,而至今仍沒有著落,究竟真正的原因在哪?就算我們姊妹未盡全力撮合,她自己也應該自救,怎會拖到現在這個 it's now or never 的境地,是不是有些什麼重要的因素我一直避而不談?又或者她有一些問題?我下意識不敢或不好意思去正視?
 
 
對,Martha 的確還有問題,一個可以說是相當嚴重的生理問題。
 
有時很多生活上的小事情小說或散文都從沒有提及,更何況去探討。例如我在上文談論過的鼻毛,一般人可能覺得太 unappetizing,太唔開胃,所以都不會拿出來討論,然而不少人的鼻毛的確是長到難以忍受,不斷在污染我們的視覺,所以我明知嘔心,亦不得不去正視它、面對它。
 
 
現在 Martha 這個問題也是。其實她這個「問題」我已察覺了多年,礙於禮貌我一直當它不存在,只是近年來她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不斷擴張,更有變本加厲之勢,實在已到了一個我們不得不和她提出來研究,以求找出一個解決辦法的地步!
 
Martha 的問題,就是她有口臭。
 
Good grief,男人有口臭已經令人討厭,女人有口臭,叫人點頂!
 
以前我公司有個做了三十多年的伙記叫盧伯,他是那種典型口水多過茶的老香港,成把豆沙喉,一開聲就講個不停,最攞命是他有口臭,有時行過來在你耳邊和你數那個不是時,我簡直不敢呼吸,搞到差不多要窒息!後來他退休,很多同事都似鬆了一口氣,大家談起,才知道原來人人都最怕他的口臭,簡直猶有餘悸,不過這種阿伯有口臭想落又好像天公地道,口臭和他的外形頗為吻合,他口有異味,你一點也不會詫異,但有些人,斯文靚仔,西裝筆挺,身上找不到一絲差錯﹐可惜一開口 …… 什麼辛苦經營出來的形象也沒有了。我以前有個男朋友,認識不久,覺得他的人品還可以,直至有一晚他吻我,然後我就知道,我沒有可能和他親熱 …… 這樣的故事真是講極都講不完。有些人說吸煙的人口氣最難頂,我卻不以為然,我經驗所得,吸煙的人起碼有煙草味去蓋過口臭,比起毫不設防的人多了另一股味道去擾亂他人的嗅覺,有時反而會負負得正!
 
至於 Martha,以前和她談話,有時會感到一陣異味從她那邊傳來,又不完全是臭,但嗅到總覺得有些不對勁,quite unpleasant,我愛替她找藉口 —— 可能是她節食、空肚、胃氣上漲,又或者她心情欠佳,影響體內排洩的正常運作,又或者 …… 但最近每次和她見面都被她的口氣感染,我知道我不可能再替她編藉口了,如果我不直斥她的毛病恐怕嚇跑的不單是我們這群好朋友,而是一個個她的 potential 老公!
 
於是我先和阿 Jan 商量。
 
Oh Yeah,你講到出口我亦都唔怕講,she's definitely got it。」Jan 似乎完全同意:「男人有 bad breath 尚算情有可原,女人有,想落又幾核突。」
 
 
「那麼我們應該怎樣去幫她呢?我意思是,世界上除了李斯德林之外,還有什麼可以消除口氣的方法?」
 
Wish I knew,」Jan 自言自語地說:「我早晚都刷牙,然後再 Listerine,我手袋裡還經常有一細支噴霧裝的 Listerine,一有 date,我就拿出來先往口裡噴,香口膠亦是不可缺的一環 ……
 
 
看來 Jan 真是做足所有預防措施,或許我也應該向她學習,先送一瓶 Listerine Martha
 
「啊,還有,」Jan 突然大聲叫起來:「我怎麼想不起龜苓膏,這些東西據說能幫你清除體內一切污垢,是治本,比治標更好,人家說旺角有一間舖頭賣的龜苓膏,一百九十元一盅,如果沒有功效,不可能賣到這個價錢,你可以和 Martha 去試試。」
 
當沒有辦法的時候,中藥就成為所有問題的救星,於是我就拉住 Martha 坐地鐵,去到旺角千辛萬苦找這間龜苓膏店,我的藉口是有朋友介紹我去試一些很補的中藥。
 
「怎麼原來是一個食龜苓膏的地方!」我故作驚奇:「也好,聽人說這一回事,也不妨一試。」
 
 
Martha 沒有異議,我就陪她吃,然後盤算怎樣把我的原意講得清楚些。
 
「我聽人說,吃龜苓膏還可以清除口氣,我間中都有用李斯德林漱口水,都相當有功效,如果加上龜苓膏,相信我以後再也不用擔心有口氣這個問題,你知喇,Martha,我們都要做預防工夫,這些錢,間中是要花的,等陣我們去屈臣氏再買 ListerineMake sure 我們呵氣如蘭,怎樣?」我儘量輕描淡寫,不想傷她的自尊心。
 
 
Martha 把她那盅龜苓膏吃得一乾二淨,然後正經地和我說:「其實你早就應該這樣做,我都唔怕講,有時我的確覺得你有些口氣,如果龜苓膏真的能夠闢到,對你很有幫助。」
 
簡直是 …… 聽完 Martha 這番說話,我真是詫異到無言以對,我原來是想幫她面對有口氣這個問題,怎料到她反而來 accuse 我有!豈有此理!
 
但細心一想,我是不是真的也有口氣呢?想到這事我就十分擔心,如果我有的話,以前和我交往的人豈不個個都早已察覺到這個問題?他們在背後會怎樣講我,笑我?為什麼老友鬼鬼如阿 JanCandy 都不曾向我提出警告?是不是他們明知而不提,故意害我?
 
一回到家上電梯時,趁空無一人,我用手掩住口,出力呼吸,企圖嗅自己噴出來的口氣,Oh my GodSeems I definitely got this problem
 
電梯一路上升,而我的心就不斷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