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tha Survives

 
 
 
作為朋友,我們有沒有辦法替 Martha 解決她的問題?
 
她的問題,似乎亦是她唯一剩下的問題,就是找老公。
 
我和 Martha 已相識多年了,年輕的時候,一個拍拖,一個未找到,都不覺得怎樣,反正大家都仍有時間,怎不把眼角提高些,好好找個夠水準的,即使間中給家人或朋友催促,也有大條藉口 —— 寧缺無濫。但日子一天一天的飛逝,當我們還未察覺,已經過了一大把年紀,時到今日,仍沒有男友,就活像患了痳瘋病,旁人總是會帶不尋常的眼光來望你 —— 同情、嘲笑、憐憫、驚訝、難以明白、不可想像 …… 無論用什麼眼光,無論是出自善意或惡意,都會令人渾身不自然,覺得沒有對象,就好像欠了世界什麼似的。即使相熟如我,有時無意中在她面前說些嫁娶、愛情之事,也令她不知如何是好,而我亦會因而感到不好意思,總之這些日子和 Martha 在一起,真是要步步為營,不小心講錯一句說話,分分鐘會反面,多年的友誼,亦會毀於一旦。
 
當然 Martha 也不是未曾戀愛過,可惜她運氣不好,不是她揀人就是人揀她,到後期一急,加上她自尊心十分強,愈急之時就愈是裝到不在乎,結果等於自掘墳墓,一無所有。
 
 
有時我想,是不是我們害了她呢?
 
我們幾個好朋友,個個行出來有頭有面,都是屬於所謂高級行政人員或公司決策者一類,我們平日接觸的、認識的、交往的、拍拖的,有那一個不是一般女孩子夢寐以求的夢中情人?而 Martha,無論她職位升到怎樣高,拿怎樣的薪水,她始終只是一個秘書、老細的附屬,她周旋在我們這個水平的人的圈子裡,相信她是不好受的,如果她擇偶的條件受到我們影響,要和我們看齊,以她的樣貌 (她的樣貌絕對是 OK,但老實說,美麗可真談不上),她真是不自量力。但假如她沒有我們這群朋友給她「不良」的影響,到今時今日,她會不會早已上了岸,在黃埔、置富或某些同類的花園安心做個家庭主婦?
 
                                                        黃埔花園                                                                                                                置富花園
 
想到這裡我就有點內疚,到了如今這個田地,我們究竟還有沒有辦法幫她一把?環顧我和 Charles 的圈子,有那一個不是已結了婚的?而 Jan 又只識鬼佬 …… 對!我怎醒不起來,既然 Jan 可以要鬼佬,Martha 怎麼不可以?她本人又從來沒有講過不要外籍人士做老公,我怎麼不叫 Jan 介紹個好的給她?但我細心再想,Jan目前也自身難保,男朋友她不是沒有,但要 serious 一些的,她還不是繼續努力在找?要她益 Martha,怎可能?
 
於是,我又想到另外一個有「貨源」的朋友  一一 Candy,她不是專門識些所謂「鑽石王老五」嗎?Candy 已婚,她出來旨在尋歡作樂,絕對沒有找個長期男朋友的念頭,叫她 pass 一些「剩餘物資」過來,相信她不會拒絕,怎不順手替朋友做件好事?
 
於是我又把 Candy 約出來談這件事。
 
「你怎當正我是 marriage agency!上次叫我介紹鬼佬給 Jan,今回又輪到 Martha diamond bachelor ……Candy 打趣說。
 
 
「不一定要鑽石,足金、純銀都夠了,對你來說是舉手之勞,幫一個忙好嗎?」我真是說盡好話。
 
OK,下次有 party,又叫你來,看看可否碰到個適合的。」
 
唉,又是 party,似乎 Candy 真是 party 皇后。
 
To make this short story even shorter,我終於在某個週末晚上和 Martha 出現在 Candy 有份的 party 中,據 Candy 說當晚的客人大部分都單身,而且身家不俗,希望 Martha 可以分番一個。
 
那晚的客人大部分是不是單身我不清楚,但其中我所認識的幾個,據我所知,都是已婚的,只是不見他們攜眷出席 …… 不要浪費時間在這些無謂的觀察了,目前最重要是把握時機,趕快找一個目標,然後進攻。
 
但目標在何處找?環顧四周,想找個超過三十歲,可以襯 Martha 的,真是談何容易!Poor Martha,你是不是真的一早已 missed the boat,時至今日,我們仍要在這些場合和這些小女孩爭,真是犯賤!
 
 
當然,我來之前並沒有和 Martha 聲明今次參加 party 的目的,只說是 Charles 沒有空,叫她陪我來,而她,似乎在多年前已放棄了在這些場合找對象的傻念頭,所以她反而比我輕鬆,顯然不似我那末 depressed
 
也許沒有男朋友真的不是世界末日,也許 Martha 早已習慣了單身生活,可以自給自足,又或者她真的早已不在乎。作為朋友,我們衷心祝福她好運,不就已經足夠?硬要替她製造機會,會不會反而破壞了她內心的平和?緣份到時,她總會懂得替自己作主的,怎需要我們來粗心呢?
 
看到 Martha 欣然地和兩個小妹妹聊天,完全不知道我今晚的目的,我心裡有一陣釋然之感,亦有一份歉意。
 
Mary,快來替我幫一把口,我正游說她們兩個做我的 downline。」Martha 揮手叫我過去。
 
最近 Martha 工餘做了某新直銷護膚產品的 distributor,到處找馬仔,想不到,來這個 party,仍是那麼落力。
 
 
那兩個女孩子也不錯,挺 pleasant 的,找不到鑽石王老五似乎真的唔駛死,Martha can survive it all
 
只是我不大喜歡其中一個女孩子,三句說話起碼有兩句提到她在澳洲讀書的事實。
 
老實說,今晚這個 party 的客人,那一個不是從某些地方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