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減價

 

 

 
每當在中飯之後,見到我公司的女孩子一個個攜著些名牌袋魚貫返回辦公室時,就知道減價季節又到了。
 
當然,我相熟的 boutiques 通常都預先打電話或寄信來通知 pre-sale,但我很少會把這些瑣事放在心上,不是說我不屑買減價貨,只不過到了減價時,很多自己想要的東西都已給別人搶去,剩下的儘是些不合身的 size,只有激氣的份兒,既然自己也算做負擔得起,我的作風是每季新貨一到就去選購,寧願價錢貴些,買少些來相就。到了減價期間,如有空閒,我亦會和 Candy 聯袂到處逛逛,碰巧有適合自己的,不妨添多一兩件,找不到也沒有損失。
 
但我知道很多價錢昂貴的名店,對一般打工的女孩子來說,只有在大減價期間才勉強可以負擔得起。所以我認為利用這段期間去搜羅一些平時難得擁有的物品絕對沒錯,也不需要尷尬,或不好意思。
 
 
話雖如此,「平日唔去﹐到減價時才去」那份誠惶誠恐的心情,「不知售貨員用什麼的態度來看待」的擔心,我是完全理解。我自己亦記得我剛出來打工,第一次入 Giorgio Armani 也是在減價的時候,已記不得當時是 further reductions 抑或 final clearance,總之在我鼓起勇氣,來個深呼吸,推門進入當年位於文華酒店的 Armani 之前,也不知經過了多少內心鬥爭:我不敢想像那些素未謀面的店員會用什麼眼光看我這塊「新面孔」;我不知要穿什麼衣服才不會失禮自己,我不 …… 然而人生總有很多的第一次,包括入 Armani。那次我自以為很聰明,趁人多時渾水摸魚般入了去,然後發覺一切都不是想像中那末恐怖,畢竟 Armani 也只不過是另一間店而已。從那次開始,隨著我的事業順境,入穩步上升﹐我亦踏入了我出入名店的人生階段。漸漸那些 sales girls 開始認得我,錢小姐前錢小姐後,然後我拿到熟客折扣,每逢有新貨到她們就來電通知,知道有我喜歡的款式會留住等我來試,每到減價前會先行通知 …… 我並非生於富貴之家,從生客變成熟客,是一條漫長的路,是經年累月,憑自己一點一滴積聚得來的。
 
                                          文華酒店的舊 Logo
 
所以今天要等減價才入名店,不等於成世人都要等減價,問題是當我們仍要靠減價去購買名牌時,即使明知自己也是去消費,替那堆近年搶生意搶到很 desperate 的名牌店帶來一定的利潤,而那些店員,老實說﹐也 couldn't care less who the hell we are,可是只要我們一醒起自己是張減價時才出現的面孔,總會感到有點不自然,「怯」是必然的心理障礙,所以我很明白為什麼那麼多女孩子要再三打扮自己才敢在 Landmark 鑽,或要互助互勉三五成群,才敢結伴闖入 Versace,這一切一切我都不介意,只要令到自己舒服和心安,有什麼方法是不可以的?
 
不過很多時候有些人或許過份神經緊張,又或許那些 damned shops 的氣勢真的太過 overpowering,一行入去就不期然令人無所適從,方寸大亂,甚至做出些無意識、無厘頭、事後會後悔不已的奇怪舉動,譬如我見過一對 trembling couple 互相依傍,作探險式進入 Armani 時,那男的竟無端端 self murmur 一聲:「Giorgio!」或另一個戰兢女人,一面翻衣架一面不以為然地和身旁的同伴大聲作些如:「Max Mara 仲靚過佢」之類的無謂 comment。我們要緊記中國一句古語「言多必失」,自己心有屎,就少說話多購物好了。
 
 
總之我覺得我們一方面不要被名店嚇倒,make a fool of ourselves,但另一方面又無謂給店員增添不必要的麻煩,after all 我們講的是減價時刻,價錢已經夠便宜,試啱就快買,不要改東改西,試完又試,才做你幾千元生意﹐怎好將人家成間舖翻轉來。
 
講完女人就講男人,我本人最怕見到男人在大減價時期購物,陪太太或女友去已經要扣分,自己去或幾個男人聯袂出動,那個景象就更可怕,完全不是我心目中的瀟灑形象。
 
 
我心目中的男人應該是很忙碌的,他們的時間精力完全放在工作、投資、耍樂及情婦上 (我已到了一個年紀,或程度,是完全接受男人,特別是成功的男人都必然起碼有一個情婦這個殘酷現實,唯有這樣接受我們才可以 live with it) ,他們是 suppose 完全不會留意到減價這些小事,領帶通常是太太、情婦、女友的責任,至於衣服,相熟的舖頭應該每季新貨一到就通知他們的秘書,然後他們會抽出幾小時的空檔去試衫,一次過買下整個 season wardrobe,減價去執平嘢﹐太小家子氣了。
 
小朋友三五成群以壯聲勢,去名店開眼界,看著他們的年紀份上,我也無話好說,但當我見到幾個廿幾三十歲歲的男人,個個為這個重要的 occasion 執到正,扮到像 designer 似的,拿著一大揪名牌 shopping bags,一組一組的像朝聖般飄入 Issey Miyake,然後買件T恤出來!我怎會不嗤之以鼻?
 
 
立法局究竟可不可以立條例禁止這類人在減價期間出入 Jean-Paul Gaultier 以及 Joyce 旗下的所有 boutiqu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