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回來了﹗

 
 

「阿 Jan,你做咩咁黑呀!」
 
 
當我兩年多來第一次見 Jan,禁不住的驚叫起來。移民去了冰天雪地的多倫多,皮膚怎會仍然黑得像大溪地土人?
 
 
Jan 幾年前移民去加拿大時,我們都替她高興,她一向喜歡和鬼佬拍拖,移民去鬼地方不就是求仁得仁!而她臨走時又確是對她的「未來」充滿了憧憬。在香港,經過了這些年頭 (if not decades)  expat 圈子打滾﹐她已成了一張老面孔﹐拍吥散拖﹐也許她仍有一定的市場,但要嫁人,就真是要等第二世了。所以移民對她來說很重要,她可以從此過「新」的生活,以「新」面孔面對一批新鬼佬,天知道也許她真的可以從中覓到如意郎君呢!當時我們成班老友目睹她毫無離愁別緒地跨上飛機時,真有點啼笑皆非,如此目的的移民,相信真是少之又少。
 
兩年多飛快般過去了,Jan似乎一直都婚訊全無,間中和她通電話,放大膽子問她的愛情生活,她總是支吾以對,好像完全都唔知道我講緊乜,我已心知不妙,現在她孑然一身回港「度假」,我們這班天性就是幸災樂禍的好友,肯定要來個大逼供。
 
Confess!你手頭上有幾多件貨?係唔係好到你都唔敢講?」自己手上仍然乜都冇的 Martha,知道有人陪她冇,成個人都生猛哂。我近年已很少見這個女人,老姑婆是不好惹的。我記得以前試過有幾晚在她家聊天,愈夜她就變得愈焦燥,差不多掹到要下令逐客,嚇到我以後不敢再找她,今次老友回來,才不得不叫她出來一聚,可能是時間距離夜晚尚早,她的心情似乎還可以。
 
「噢!唔係你哋想像中咁易搵架,」在 Marriott 遠眺整個維多利亞港,Jan 一面把 Campari 當水飲,一面又大吐苦水:「個 market 都唔知幾 competitive,多倫多 these days 周街都是黃皮膚,啲鬼佬見到都怕怕。」
 
位於金鐘的 Marriott Hotel 大堂
 
「所以為了迎合市場需求,你就要將黃皮層變黑,日日用太陽燈照幾個鐘做 Whoopi Goldberg!」我實在唔抵得她幾十歲人還要繼績古銅下去,看來簡直荒謬。
 
                           演《人鬼情未了》時期的 Whoopi Goldberg
 
「冇呀,我冇咁多時間呀,我在那邊工作好忙架。」Jan 的表情有點「得戚」,大有愛情唔掂,用事業補救的嫌疑。
 
據稱 Jan 現時是多倫多一間跨國銀行的高級行政人員,負責私人銀行部門,「唔過百萬加幣都唔會搵我做架。」她如是說。
 
我知道其實 Martha 也有搞移民,所以她特別愛從 Jan 身上打探彼方的一切,不知秘書這個 category 現時值幾多分,可能她已獲批准了,這個年頭誰不在秘密進行移民?可惜 Jan 講來講去都離不開她的感情血淚史,令 Martha大失所望。
 
「啪鬼同你玩吓,有佢著數倒冇所謂,但一察覺到你有意圖和他作進一步的發展就雞咁腳撇,仲有呀,唔怕失禮講句,對我們這些東方人有興趣的加拿大人,質素大都有問題,他們似乎都是因為找不到白種女友才迫於無奈找黃種人,有時和他們出街我都好 ashamed 架。」
 
照看,Jan 這幾年在愛情方面差不多是交白卷,比起她和 Martha,我頓然又替自己慶幸,我不能肯定 Charles 愛我愛到幾深,人到了一定的年紀,很難再提起心機、興致和精力去搞轟烈戀愛,但起碼 Charles 很需要身邊有我這個人,這一點是無可置疑的,不過,他又是否我心中真正的白馬王子呢?這個問題我從不敢多想,現時我似乎已知道我下半生大約是怎樣的一個模式,我不想再節外生枝了,況且良心講句,他行出來,起碼中環一半以上的女性都爭著要嫁他。
 
但這世界最怕是貨比貨,我以往交的男朋友 Jan 她們見到個個都會尖叫,反應熱烈,問我在哪兒找到這些人才,和以前的一比較,難怪 Jan  Charles 的觀後感,只是一句:「佢真係幾好吖﹐又咁successful,你仲想要乜呀?」便再找不到更入耳的稱讚。其實只要他愛我不就足夠了,為什麼活到這把年紀,仍那麼要面?Martha 缺少男友多年,她所受的社會壓力不比我大得多?但她除了不時焦燥之外,還不是一樣活下去,從其他方面去豐富生活?聽說她最近在獨居的寓所添置了一部卡拉 OK 機。
 
 
AnywayJan 今次回來,我們又要忙為她安排節目,總之這兩三年新開的消費場所少不免都要逛逛,不過從她點名要去 J.J's,就知道原來 Jan 已一早做足功課,打聽到 J.J's 是最多外國人流連的 disco。想不到回到香港,她仍不放過任何機會。
 
曾位於 Grand Hyatt Hotel 的 JJs
 
不過最驚心是她一句:「香港的老外仲好,個個起碼都叫做見過世面,唔似加拿大人那麼大鄉里。」加上她一直都沒有提到她什麼時候放完假返加拿大,令我不禁懷疑她如今已護照到手,有意圖把基地搬回香港。她以為失蹤幾年,就可以重新當自己是張「新面孔」?
 
可是,這是一張又老了幾年的面孔。
 
她知不知道近年鬼佬在香港多吃香?現在好像再已沒有什麼人 mind 鬼佬一一有那個女孩子不想拿本外國護照 —— the easy way?我們公司有幾個從美國派來的 trainees 就引死公司班女仔,說他們似 Tom CruiseRichard Gere,他們學識講些簡單的廣東話,班女仔又覺得他們 cute 到死,我敢包,這些鬼仔要 date 公司任何一個女孩子,她們都會仆到去。問題是這群女孩子個個都只得廿多歲,又捨得在扮靚方面作重點投資,而我們的 good old Jan,我真的看不到她仍有什麼 selling points except that ridiculous tan of hers 
 
                                                            Tom Cruise                                                                                                          Richard Gere 
 
然後我想起 CandyCandy 嫁的是外國人,她的圈子應該很適合 Jan,不知她有沒有辦法安排些人選給 Jan,她們兩個並不相識,不知見面後,又會有些什麼化學作用呢﹖
 
我相信假若 Jan 真的賴死不走,她尋覓對象的頻撲法,定會帶給我無限的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