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夢是太空褸

 
 
 
我熱衷旅行。相信我,有機會和好友結伴遊埠確實是一樂事,不過,可能的話,最好不要參加旅行團。
 
最近我們的一位同事參加完一個東歐蘇聯團回來,向我大吐苦水,發誓從此不再參加任何團。他說,那些香港團友的行為簡直太可怕了。
 
 
香港人,平時在香港已碰得太多,所以有機會到外面去,我總是抱著可避則避的宗旨,盡量不與其他香港旅客接觸,更遑論同他們朝夕相對十數天!不是歧視,我只是覺得香港人的劣根性實在太多,令我難以忍受,在香港時還不怎察覺,一旦出外和其他外國人相比,我們的醜態就一一暴露出來。
 
譬如就說聲浪吧,我真不明白香港人的中氣怎會如此充沛!他們發出的聲音真是大得驚人,當他們一個二個拿著手提行李爭先恐後像蝗蟲般殺入機艙時,你一句我一句,嘈到我差不多要掩耳。在外國的旅遊勝地,香港人也是不嘈吵別人誓不罷休,加上他們極具特色的打扮 (這點稍後再說),往往比那些名勝更觸目。
 
有一次我在歐洲一間五星級酒店的大堂,突然見到一大群不知憑什麼機緣巧合會 up-grade 到來住的香港團友,他們一入門就立即把原本十分寧靜典雅的酒店大堂變成一個市集,恣意高談闊論,評頭品足,一個大聲讚這間酒店好正,另一個穿運動套裝的阿太則不以為然,又大聲說廣州的花園酒店仲靚。我轉身看到酒店的接待員面面相覷,搖頭嘆息時,真是羞愧得無地自容,怎麼我們香港人會如此沒有教養?
 
提起這位穿運動套裝的太太,我又不禁想起香港人出外旅遊時「極具特色的打扮」。不知為什麼,同是亞洲人,來自日本、台灣、韓國、東南亞,甚至大陸的遊客,都沒有這個奇怪的習慣,唯獨是香港人,一去旅遊就不分年齡、性別、身形和身份,一律穿上運動套裝,然後纏個腰包;天氣冷些時,外面又一律再披一件太空褸。本來穿運動套裝、太空褸沒有什麼不妥,很多去滑雪的日本人都穿上太空褸,但穿在他們身上就十分神氣,穿在香港人身上就十分寒酸,原因很簡單,日本人的太空褸乾淨、顏色鮮艷,加上他們本身大都精神奕奕,所以看到會令人精神為之一振,「醒神」大概就是這個意思,而我們香港人,也不理會是否適合自己就盲目去穿運動裝、太空褸,於是滿頭枯髮的師奶又穿,面色蒼白、戴個金絲眼鏡、滿口哨牙,替老婆拿住個假 LV 袋的男人又穿,見到他們的模樣,你就會明白什麼叫做「恐怖」了。
 
 
還有,作這種打扮的香港人除了完全欠缺運動氣息之外,又完全忽略穿任何衣服時都要留意的整齊和乾淨,他們身上的運動裝大都有相當的歷史,除了有一塊一塊漬之外,布料已開始褪色、washed out、起上一粒粒毛頭。至於那件太空褸就算看落去新淨,它的形狀或尺碼總有點不對勁,總是多了份小家子氣,講得坦白些就是 cheap
 
除了視覺上污染之外,香港團友是出了名麻煩,他們對什麼都不滿意,有時我見到一些外國老公公老婆婆在旅行時觀看些九流表演,都是那麼興致勃勃,那麼投入和開心,我絕不會笑他們傻或大鄉里,我只會覺得他們很幸福,能夠得到這樣大的滿足。香港人則恰好相反,無論看什麼、吃什麼,他們都愛比較,永遠認為他們見過吃過更好的,也許香港人的毛病是他們太精明了,於是什麼都算到足,什麼都不要蝕底。他們是出得起錢,但永遠要收回十倍以上的享受才算著數,整日算著住的酒店怎樣,食用又怎樣,上飛機要爭窗口位,坐旅遊車時又要霸住個前頭位,一於唔執輸。他們又經常核對旅遊行程表,好像漏去一處地方就馬上要去消費者委員會告那間旅行社似的。我們平時工作已夠緊張了,放假時仍不肯放鬆自己,我覺得最笨不過。
 
還有,我曾不止一次聽過人說很多參加旅行團的香港人千方百計去為難領隊,務求把人玩死,他們這樣做的目的,除了可能有虐待他人的心理之外,主要都是為找藉口可以堂而皇之扣領隊的小費!其實我們出外旅遊,不外是求開心,何必太斤斤計較,如果我們能好好 take care 領隊,不流於刻薄,他們肯定會做得更落力,或者會帶給我們額外節目,最終受惠的不又是我們?我經常都說:我們賺錢一定要精明,花錢時,間中難得糊塗,也是一件好事,我們無需要永遠都是贏家,有時給別人一個機會賺我們的錢,佔些便宜,大家開心,何樂而不為?看那些日本遊客,我們經常嘲笑日本遊客笨,趕鴨仔,導遊點他們買什麼就買什麼,於是就以為自己比他們聰明百倍,其實日本人是不是真的那麼笨?他們的國家如此先進、富裕,難道由一班蠢人就可以建立得到?不,只不過正如我所說,他們懂得賺錢時精明,花錢時不介意糊塗一下罷了,想深一層,他們出門時「蝕」去的錢,給人「搵笨」的錢,比起他們的汽車、電器在世界市場所賺取的外匯,才不過是九牛一毛,香港人什麼時候才會明白箇中道理。
 
講了那麼多旅行團的種種恐怖處,大家可能會問:你究竟建議我們應怎樣去旅遊?如果不參加旅行團,自己去,要有什麼準備,用怎樣的心情,以何種姿態,帶那些裝備去才適當?在這方面,我的確有很多可能相當主觀,但我認為頗具參考價值的意見提供給各位,限於篇幅,將來有機會再談吧。
 
最後我要補充:對香港人文化水準之低,我不感到驚奇,也不責怪,我們的教育確是如此,實在無話可說,但不知道、不認識不等於說要去嘲弄、去踐踏。我覺得最可怕的是我們對待文化藝術這一份最起碼、最基本的禮貌和尊重也缺乏。我曾經在外國的博物館看到香港遊客見到一幅抽象畫時,大聲說:「唓,我都識畫啦。」
 
唉,香港人,請放過藝術吧。
 
唔出聲,無人會話你啞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