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 30 - 男人我只要一類

 
 
 
我決定一個男人適合不適合做我對象,很簡單,首先我會將世界上的男人分成兩大類:頭一類是鼻毛外露,第二類是見不到鼻毛。
 
我覺得天下間沒有什麼比鼻毛給人見到的男人更令人嘔心了,這些人絕非我族類,除了在公事上非不得已,否則我一定不會考慮和他們來往,更不用說拍拖了,對於這一點我是百分之一百執著的。其實我並非一個很挑剔的人,男人身上很多缺點我都可以勉強原諒,例如滿佈頭皮,參差不齊的隔夜鬍子,藏滿污垢的指甲,甚至尖長的尾指甲,還有多餘的飾物,如玉墜、金、玉戒指、頸鍊等,這一切無疑都很可怕,但始終不至令我作嘔,唯獨鼻毛,我真的無法與其共存。
 
 
不幸,現時社會上,鼻毛外露的男人佔了極大的比數,在選擇對象時一下子將這一大堆人淘汰出局,剩下可供考慮的簡直寥寥可數,所以時至今日,我的愛情命運依然是一句「可遇不可求」,鼻毛肯定是一項決定性的因素。
 
也許有人會認為我誇張,或者說我為自己兜兜轉轉的愛情路途找藉口,他們會認為即使這類男人為數真的不少,他們所處的階層必然是低到你和我都永遠無機會接觸到。如果你是這樣想,就大錯特錯了。鼻毛,絕對不是最低層人士的專利品,忽略鼻毛整潔的男人不但充斥於現時社會由下至上的每一階層,而且還是不分種族、不分國界的一種世界性的現象。
 
無論是公或是私,我出門的機會都很多,可以放膽講句,在我所到過的每一個國家,我幾乎都曾經碰到不修剪鼻毛的男人,從大陸、台灣到美國、加拿大,從東南亞落後地區到歐洲文化大都會,他們簡直無處不在,無時無刻不嚇個你半死。
 
而我們的香港,在這方面更絕不比其他國家遜色,各位環顧四周,不難察覺到我們的至愛親朋、同事、上司、或我們的醫生、律師、議員,以及其他高尚「專業人士」,還有明星、電視藝員 (請注意那位金牌司儀),當中不少都任由他們的鼻毛恣意地生長,我奇怪怎麼他們會「頂得順」自己那副模樣?怎麼他們的親友不好言相勸或直斥其非?
 
特別是那位金牌司儀,每次他出現在週刊上的封面,我都不期然留意到他甚為充實的鼻毛,有人說那是睇相先生、風水專家叫他留的,像崔苔菁小姐面痣上那條長毛,據說在相學上是脫不得的,我不敢想像假若算命先生要我非留鼻毛不可,我會怎樣辦?我只慶幸我不需要為此間題憂心,但從近期這位司儀主持的節目的收視率和口碑來看,鼻毛對他的運程似乎毫無幫助。
 
                                                                                            崔苔菁
 
我認為修理鼻毛是人類文明進步的表現,我不明白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連花些少時間去整理自己都不肯,尤其一些本來已做到足的男人:他們有梳剪整齊的頭髮、清潔神氣的面孔、穿上畢挺的西裝和光亮的皮鞋,完全是一個有型有款的成功人士模樣,但行近一看,不多不少,竟會有一條毛從鼻孔裡鑽出來!於是,辛苦經營出來的形象,就被這一條毛毀於一旦。
 
相信我,鼻毛,不管是零零丁丁一條,抑或是一撮,一旦從鼻孔露出來,同樣驚心動魄。
 
最近我在東京看到一些形狀如唇膏的小電器.名為 Etiquette Shaver,起初看來看去都不明白是什麼,搞了一大輪才知道原來是塞入鼻孔內剃鼻毛專用的,當時真想買幾支回來,送給不顧儀容的上司和下屬,當半開玩笑,半警惕都好。不過日本人在這方面又似乎有點矯枉過正,其實只要每隔三數天拿小剪刀稍微做修理,我擔保鼻毛這個問題絕對不會再存在,實毋須出動到電器。
 
 
現時全世界都正視環保,而我本身是個徹頭徹尾貪靚之人,我認為環境除了要保護之外,還要美化;美麗和諧的環境,不但使人心曠神怡,更會陶冶性情,剷除鼻毛絕對是美化環境其中一項重大工程,各位讀者,你和我都應負起阻止鼻毛繁殖這個使命。首先我們可以從我們的丈夫,男友身上著手,一旦發覺他們鼻孔周遭有間題,千萬不要默許、姑息或縱容,讓這問題繼續存在和擴散,我們威逼又好,教育又好,誘導又好,一定要將他們這個壞習慣徹底剷除。
 
但假如有鼻毛的不是你的男朋友或丈夫,而是你自己!那就真真正正是一個惡夢,我也不知應該再說些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