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結篇 ()

 
 
 
……  接上文

 

最意外的反而是 Martha,一直以來我們都睇死她冇得救,必然是做死一世老姑婆,只會是性格愈來愈古怪、脾氣愈來愈暴躁的份兒,想不到近年來她反而心平氣和得多;首先,她的「事業」總算發展得不錯,說實在,她真的是一個「實力派」,她本身學歷不算高,但她勝在夠勤力,捱得,反正公餘有的是時間,所以最愛去那些什麼 Management Association 之類讀完一個 course 又一個 course,還拿了一張張不知有何作用的文憑,終於升到去 senior executive secretary,「直接向最高層負責」,可見她是有一定的實力。

 
Management Association 的講座活動
 
世界上有些女人無男不歡,但有些,據說,是可以自給自足的,不一定要有男人,不一定要嫁人,如果世界上真有這種女人存在,目前的 Martha 肯定是其中的表表者,看她現在的生活是多麼寫意,她把公司和她獨居的那層五六百呎的太古城小單位,都打理得井井有條,得閒讀多幾個 course 進修,有空買些唱片,添置些女行政人員應有的衣服,上菜館吃頓美食,放假遍遊東南亞各大名城,日子不是過得優哉游哉?婚姻是急不來的,以前 Martha 慌死嫁唔出,專做貼身膏藥,結果又怎樣?還不是嚇走一個又一個有可能做丈夫的人?近期她放鬆了,整個人不但詳和得多,樣子還靚了一點! Martha 從來未試過是個美人,現在她年紀大些,反而愈看愈順眼,添多了一份三十歲未嫁女人才有的憔悴美!如果她不急,我深信,有一天,她終於會嫁得出的。
 
太古城
 
至於我自己,也算得上很好運,得蒙公司上頭看得起,年年升職,責任亦相繼加重,工作愈來愈吃力,再沒可能像以前般可以抽出如此多空間時間和朋友「八」。同時我覺得近年來我本身亦低調了很多,過往我恃住自己牙尖嘴利,從不放過他人,現在已減少了那份意氣風發和霸道。以前除了愛情,其他方面,我逢仗必勝,一直贏至今日也委實嬴到有點倦,好應該趁機鳴金收兵了。
 
當然最重要是現在我已有一個待我很好的男朋友 Charles。相信很多讀者都很想知道他是一個怎樣的人,不過,在再三考慮下,我還是不在這裡講他了,無謂再拖些新人落水,況且 Charles 完全不知道我以前曾經寫文章。不過我肯定他不會喜歡我把他公開,將來如果被他知道我寫他,我真不敢想像他會有什麼反應。說實話,假若現在我仍像以前那麼活躍和 bitchy,我相信他絕對不會看上我。至於講到結婚的問題,我反而不怎樣著緊,一切聽其自然好了,也許當一個人穩操勝券的時候,就不會再心急了。
 
最後,相信讀者最關注的問題,比我的婚姻更重要的問題,就是鄭祖蔭。其實我不時都有想起鄭祖蔭,奇怪怎一直都沒有碰到他,照計我們出入的地方應該大致相同,如 Marina ClubCountry Club、馬會以及各大酒店的 lobby、餐廳,但為什麼這幾年竟從未碰上過一次?難道他已離開了香港?還有他幾個可惡的姐姐,特別是那肥婆三家姐,也沒有撞過,他們一家人好像從空氣中消失一樣,無影無蹤。本來我有他的電話,可以隨時打去 check,但我又似乎沒有  urge 要去撥他的號碼,難道我真的已 get over 鄭祖蔭?
 
照計應該還未,不知多少次,我仍在發我的白日夢,希望再見到他 ……
 
直至今年復活節期間,我們終於碰上了。
 
那天我在三越買了點東西,從地庫乘扶手電梯上地面,忽然見到鄭祖蔭在對面那邊電梯徐徐下降。
 
位於銅鑼灣的三越百貨涀址為希慎廣場
 
這個情形曾經在我的幻想中出現過多少次?我曾經想像過多少個可能性  —— 我一個人見到他和另外一個女人、我和我男友見到他一個、我們各人有自己的伴侶或我們雙方都是一個人,或他和他姐姐、我和我的女友 …… 但幻想始終是幻想,幻想中我怎估到我們再遇上的地方會是在三越的電梯,而他拖著的,竟是一個十一二歲左右的小女孩!
 
這個女孩大概就是當年 Mimi 在紐約見到鄭祖蔭拖著的那個吧,她是一個長得相當趣致的小天使,我對孩子沒有經驗,沒法看出她究竟是八九歲,抑或十一二歲,但既然在紐約又拖住,現在在香港又拖住,相信必然是他的親生女兒吧。那麼他的媽媽呢?
 
鄭祖蔭也見到我。
 
他似乎感到很意外和詫異,有點不知所措,又有點尷尬,甚至好像有點恐懼和孤立無援,看見他這副樣子,我心裡反覺得好笑,究竟我有什麼令到他如此害怕?
 
兩道扶手電梯繼續升降,我們碰上,跟著又分開了。
 
                                                     三越百貨公司的扶手電梯
 
我回頭望他一眼,他也轉身望過來,好像想和我笑,打個招呼,但又好像在未知我的反應之前不敢輕舉妄動,看見他呆呆的可憐相,我有點茫然,腦子裡一片空白,其實我怎會恨他惱他?無論他以前是怎樣,將來是怎樣,我心裡不早就原諒了他?我和他笑了一下,剛好扶手電梯已把我升至盡頭,我沒有再回頭,繼續步入人群中。
 
為什麼這世界一點也沒有變?幾年沒有見他了,以為他不知會變成怎樣,現在碰到,竟發覺他仍是那麼懾人,我已無法記得當時他穿的是什麼衣服,但他給人的感覺依然是那麼不凡,那股難以言喻的高貴氣質依然在他身上發散過來,本來 Andy 已算是一等人才,但只要你見到鄭祖蔭,Andy 就馬上給比下去了。世界上的確是有神話這回事。
 
我不是騙自己,雖然我們在扶手電梯面對面碰到只是短短的一剎那,但我很清楚感覺到他眼中不經意流露出的憐愛和歉意,在那一刻,我知道我在他心目中是永遠不會磨滅了。
 
我行出三越,心中湧起一陣莫名的惆悵,下次再碰到他會是何年何月?或許以後我們再也不會遇上了,但我沒有後悔。沒錯,我始終不明白鄭祖蔭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相信,以後亦沒有機會去明白了,但我知道,在他奇怪的方式下,他是盡過力,他是愛過我,很多,很多。光是這一點,即使以後不再遇上,我也應該感到很滿足了。
 
 

 
 
 
 ………    全文完    ………
 
 

 

   下期開始上傳錢瑪莉「永遠三十」系列
 (原刋於《Mary》雜誌)